上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付阮蒋承霖小说无删减-书格格

上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付阮蒋承霖小说无删减

小说名:上钩

主角名:付阮蒋承霖

简介:付阮上楼前后不到十五分钟,而后一个人跨步下来,面色如常,通程在注视下上车离开。保镖在楼下站了半小时,后知后觉,不对劲儿,楼上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不敢贸然上楼,保镖大着胆子叫了声:“欢哥?”楼上鸦雀无声,没人回应。

上钩全文第26章

保镖们这才蹬蹬蹬冲上楼,抬眼一看,不由地钉在原地,倒吸一口凉气。

数米开外,陈欢被扒个精光,用衣服裤子绑在客厅中间的钢管上,嘴里塞了一大团东西,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人是清醒的,跟四五个保镖目光相对,保镖足足看了六七秒,这才在他杀人的目光下快步跑上前。

有人解上面,有人解下面,有人接连从陈欢嘴里掏出两只袜子和两条内 裤,其中一条还是女士的。

嘴里一空,陈欢当即干呕,呕得眼睛发红,保镖从桌上拎了杯酒过来,陈欢抓起酒杯,二话不说,狠狠地朝一人脸上砸去,犹不解气,他紧接着抬脚踹向另外一人,所有保镖都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陈欢发癫地骂道:“都他妈死人啊?养你们干嘛吃的?!”

见保镖们站成一排,一动不动,陈欢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掉头去拿桌上酒瓶,嘴里念着:“还他么不去抓人,一个个站这儿看我看上瘾了是吗?”

等他再一转身,保镖们已经跑到楼梯口。

陈欢像只刚从热水里捞上来的鸡,浑身上下光秃秃,赤脚站在地上,满脑子都是付阮一边不痛不痒地拍打他的脸,一边不咸不淡地口吻道:“你倒真会选人比,蒋承霖好歹有张脸,你呢?你不会真以为那些女公关是觉得你脸好看,才大口大口亲你的脸吧?”

陈欢从未受过这种羞辱,这种程度简直就是屈辱,身心俱损,他满脑子就一个念头,搞死付阮。

陈欢派人去追付阮,在他的地盘儿,他还能叫个外人,还是个女人给欺负了?

然而当晚派出去的人,犹如肉包子打狼,一去不回头,要说抓不到,回来报个信儿也行,可去的人音信全无,凭空消失,一如许筝萦。

在哪都没有绝对的秘密,更何况陈欢本就是个张扬的主,连付阮的头发丝儿都没摸到,圈儿内就传开了,陈欢和付阮结仇,夜城有他没她,谁跟付阮走得近,就是跟他陈欢过不去。

……

‘禁城’,夜城消费最高的娱乐场所。

蒋承霖在顶层私人休息室,对面坐着这里的老板,黑衬衫黑西裤黑皮鞋,一身黑的乔治笙。

乔治笙冷白脸,说话也没什么情绪波动:“南岭到底怎么搞,搞什么,上面人来人走,争了五年才定下来,现在消息灵通的,都已经到了夜城,但很多人还不知道,这次的项目不会公开招标,上面打算走邀请招标,五选一。”

蒋承霖:“名额内定了吗?”

乔治笙:“你,我,渝城陆家,还有两个名额在规划局自己手里,不到最后,他们不会放出来。”

蒋承霖笑笑:“都说岄州人会赚钱,在夜城墙根底下,我都不自信了,先放出风声,让一帮人以为自己有机会,割一波韭菜,割完了再说邀请招标有五个名额,从涨势好的里再猛割一波,最后五选一,五颗大韭菜疯狂厮杀,上面赚得盆满钵满,然后选个最经济适用的大韭菜。”

“最后一颗大韭菜还得笑中带泪的接过来。”蒋承霖在笑,满眼是嘲。

乔治笙习以为常:“乔家在夜城已经有了长宁医院,这次内定邀请不过是表面客套,如果我真争,就是我不懂事儿,无论规划局藏着掖着的那两个名额最后给谁,你都不需要慌,最近常在夜城走动,别得罪人,有什么事儿跟我说。”

蒋承霖勾起唇角,“我能有什么事,日常与人为善,偶尔吃斋念佛。”

乔治笙闲话家常:“你抓了温家人。”

他口吻很淡,尾音连疑问都听不出来。

蒋承霖也丝毫意外都没有,云淡风轻地应了声:“嗯。”

乔治笙:“温家都不行了,抓他干什么?”

蒋承霖拿起杯子喝了口酒,镜片后的眸子明亮坦诚:“他挖我墙角。”

乔治笙:“你前妻?”

蒋承霖眼皮一掀:“想哪去了,我说他背地里帮人牵南岭项目的线。”

乔治笙:“不是帮你前妻牵吗?”

蒋承霖当即一噎,乔治笙看他的眼神,分明在说:你想哪去了?

短暂停顿,蒋承霖道:“我最烦自作聪明的人。”

乔治笙:“温家人应该还不知道内定邀请招标,他们在第一步,你在最后一步,他们再怎么折腾,也不会改变结局。”

蒋承霖:“温家走到今天,就是当初眼神不好选错人,现在小辈还是犯这个毛病。”

他口吻三分嘲,眼底两分讽,乔治笙见状,“你到底是讨厌温家人,还是讨厌你前妻?”

蒋承霖抬眼,化被动为主动:“笙哥还挺关注我前妻的。”

乔治笙:“她那么‘显眼’,想不关注都难。”

蒋承霖似笑非笑,不评价。

乔治笙难得八卦别人,“听说她最近跟规划局一把的外甥搅合到一起了。”

有些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蒋承霖知道乔治笙是什么意思,可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她跟谁翻脸都不稀奇。”蒋承霖杯中酒喝光,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乔治笙说:“这是夜城。”

蒋承霖眼中笑意明显:“如果你当她面说这四个字,她一定会回你,所以呢?”

乔治笙:“你还挺了解她,我以为你们单纯的‘合作伙伴’而已。”

蒋承霖:“对‘合作伙伴’了解,也是敬业的一种。”

乔治笙:“除了敬业,一点儿私人感情都没有?”

蒋承霖正眼看乔治笙,“笙哥什么意思?”

乔治笙:“如果是前者,那就放任她努力,反正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如果是后者,你不好出面,我私下叫人去敲打一下陈欢。”

蒋承霖像是听到什么大笑话,边笑边道:“你可千万别,本来我俩什么都没有,万一让她发现是你叫人敲打的陈欢,回头她再以为我对她假戏真做余情未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