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求偷到休书后,咸鱼王妃掉马了小说免费资源

一定不要错过目前火热好书《偷到休书后,咸鱼王妃掉马了》,这本小说男女主角是沐清瑜楚昕元,主要讲述了:沐清瑜还没说话,宁嬷嬷突然反应地道:“啊,换锅?好的好的!老身这就叫人去换!张嬷嬷,快去,拿口新锅来。”沐清瑜:“……”反射弧这么长也就算了,换个锅你这么热情做什么?沐清瑜试探道:“那个,油盐酱醋………

求偷到休书后,咸鱼王妃掉马了小说免费资源

《偷到休书后,咸鱼王妃掉马了》免费试读第51章 这么热情做什么

沐清瑜还没说话,宁嬷嬷突然反应地道:“啊,换锅?好的好的!老身这就叫人去换!张嬷嬷,快去,拿口新锅来。”

沐清瑜:“……”

反射弧这么长也就算了,换个锅你这么热情做什么?

沐清瑜试探道:“那个,油盐酱醋……”

不等她说完,宁嬷嬷又急忙道:“李嬷嬷,去厨房找主事,把那油盐酱醋什么的调料多拿些来给王妃挑!”

沐清瑜:“……”

这嬷嬷不对劲啊,这是相信她院子里闹鬼了?行吧,如果闹鬼还有这好处,那她就沾沾鬼邻居的光吧!

宁嬷嬷吩咐完,两个婆子各去办了,她又对沐清瑜露出一个笑脸:“王妃呀,这里可还住得习惯?”

沐清瑜:“……”

她打量宁嬷嬷一眼,这没话找话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明显,她似笑非笑地道:“嬷嬷觉得呢?”

宁嬷嬷尴尬地一笑,再次看了一眼那件外衣,脑子里快速地转着,昨天王爷的态度和他所做的事好像完全不一样,王爷还说了什么来着?

院门不用锁了。

当时她竟然没有想到这句话还带着别的意思,她毕竟是老了,脑子愚钝了呀!

这是不是表示,王爷不希望别人管这件事?

那她只遵照王爷的吩咐吧!

宁嬷嬷想到这里,道:“按王妃的吩咐,每天早上,老身会派人送来吃食。”

沐清瑜挑挑眉:这么好说话?不过那也好,她就可以安心当咸鱼了。她道:“行吧,拿过来之后放桌上就行,我会收!”

那两婆子腿脚麻利,不一会儿,新锅来了,油盐酱醋等调料也来了。

厨房主事林许知听说是王妃要的东西,新锅洗得干干净净,调料选得都是顶好的,而且很齐全。宁嬷嬷好事做到底,竟然还让张婆子李婆子帮忙把那小厨房给打扫干净了。

沐清瑜很满意,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宁嬷嬷都看见男人的外衣了,竟然不去告密,楚昕元没来,没能要到休书。

不开森!

既然不开森,那就出去转转。

极快地易了个简单的容,然后换上男装,在后院处一个侧身,脚下一点,人已经轻松攀上墙头,再一纵一掠,就到了墙外。

沐清瑜纯为散心,所以走得漫无目的。

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处破落的府邸外。

但那府邸实在太破了,外面的院墙都坏了好几处,顺着破败的院墙往里看去,里面一派荒凉凋敝。

她的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悲凉的悲伤的难受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却感觉这里很熟悉。

这是原身残存的意识吗?

原身从小受到限制,十几年来出府门的次数连一只手都数不满,她怎么会对这里有熟悉的感觉?

正疑惑间,就见那边有几个穿着锦衣的少年蹑手蹑脚,带着满满的恶意,笑嘻嘻的,熟门熟路的从前面那片破落的院墙翻了进去。

看他们的样子,来了不止一次,那熟悉的模样,那带着恶意的笑容,满满的期待和恶趣味,那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没想什么好事!

沐清瑜站的地方在一片矮树后,加上她不经意之间的遮掩,那几个少年根本就没有发现她,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别人。

他们在兴奋的说着悄悄话。

“上次让沐雍赢了,今天小爷肯定赢!”

“小爷早就想到更好玩的了,你们都别想赢!”

“你们就等着今天请小爷吃四海楼吧!”

“想得美,上次你最怂了,就你没动手!”

“这次我肯定不会,我问过我爹了,那破老头怎么欺负都没关系,反正他家没人了。”

“对,我也问过我爹了。破老头绝后啦,他要死了,这府还能空出来呢?这么大个位置,这凭什么便宜一个糟老头子啊?”

……

随着他们边说边走,便走进了内院,一个仆人打扮的老者看见这群人,顿时吓得脸色煞白,急忙道:“快,那些人又来了!”

于是内院几个人一阵混乱,似乎是准备躲起来。

但是这几个锦衣少年又岂容他们躲起来?他们像猫戏老鼠一样,笑嘻嘻的扑打着这几个都已四五十岁的老仆,打他们耳光,掐他们,拧他们,用脚踹他们……

沐清瑜看的怒火中烧。

这几个锦衣少年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把别人当成玩物之上,跑到别人的家里来欺负人。今天非好好教训一下这些兔崽子不可。

这时,那群锦衣少年又像赶鸭子一样把他们赶到院子中间。

几个老仆之所以任由他们打骂踹拧踢,是因为他们要护着中间一个老人,那个老人下半截腿空荡荡的,坐在椅上,眼中满是怒色,他怒骂:“你们这群王八蛋,老夫与你们无怨无仇,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进我府中欺压,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两个字实在是太虚无,引得那群锦衣少年像直脖子的鸡一样咯咯咯直笑。

其中一个走上前去,一巴掌抽在他身侧一个老仆的脸上,嚣张而恶劣地道:“知道你小爷我是谁吗?我姓沐,听说你这个老不死的以前跟我沐家有些过节,小爷是来报仇的,怎么能叫无怨无仇欺负你呢?分明是有怨有仇才欺负你啊。”

他的话引来其他锦衣少年的笑声,立刻有人附和:“对对对,我们都是沐雍的朋友。”

“我们都是来帮他报仇的,这是有怨有仇,不是无缘无故。”

“所以臭老头儿你就认命吧!”

“臭老头你都已经绝后了,还不死,活在这世上糟蹋粮食吗?”

……

这群人最大的十五六岁,最小的十三四岁,每人身边跟着一个小厮,十几人闹闹哄哄。

那五个老仆四五十岁,要是真打起来,未必就怕了这些少年,可是,这些少年每一个身后都有他们的家世,是京城的官员或勋贵之后,老仆们不敢动手,怕给自家主子带来更大的灾祸。

这就造成那群少年越发肆无忌惮,把来这里欺负人当成最好玩的乐子。

沐雍道:“今天咱们玩个新鲜的,裴老头,你要是能冲小爷们每人磕三个响头,小爷们马上就走。要不然,小爷就打死你们!”

“对,磕头!这个不错!”

“光只磕头怎么够呢?还得叫咱们一声爷爷才对呀!”

“要不叫他们围成一圈,小爷们用尿给他们洗冼澡!”

“互抽耳光吧,那响声肯定很动听。”

“这算什么,那边有些米田共。我弄些过来,让他们一人吃一口!”

……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都在说着恶整这几个老人的话,一个比一个恶毒。

沐雍道:“别急别急,一个一个来。反正咱们这些都给他们来一遍,今儿个小爷们的乐子可大了!你们两个,快点去弄米田共!”他指着两个小厮吩咐。

众人果然决定一个一个来,七嘴八舌地道:“对,裴老头,赶紧的跪下给小爷们磕头叫爷爷,不然,小爷们揍你!”

他们一个个逼过来,把那些老仆打开去,把裴老头拉下椅子,要逼他磕头。

姓裴的老者不良于行,被拖到地上,此时气得脸色青黑,骂道:“沐明远那肠穿肚烂的狗东西,生的兔崽子也一样恶毒。我跟你们拼了!”

沐清瑜在听到裴字的时候,心中突然一动,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没想到刚在记忆里搜寻,竟然就看见他们对裴老头动手。

沐清瑜弯下腰,捡起几颗小石子。

就在他们嘻嘻哈哈又恶毒无比地准备把裴老头按在地上磕头时,那个出力最大,笑得最欢的,突然膝盖一弯,重重地跪在裴老头面前,膝盖磕下去,发出咯地一声,听着都疼。

接着,又是两个锦衣少年跪在他面前。

剩下的三个吓了一跳,接着又笑起来,嘲笑道:“咱们不是说让裴老头磕头吗,你们怎么先跪下了?”

话音才落,他们三个也不受控制地跪在地上。

几个小厮急忙去扶自家主子,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没站稳就扑了过来,不但没有把自家少爷扶起,反倒一头撞在他们身上,把几人撞成了滚地葫芦。

众锦衣少年口中叫着晦气,连滚带爬地起来,还想把这摔倒的气撒在老人和老仆们身上,但是他们抬起的脚,无一不突然麻痹,然后站立不稳,又重重地摔下去。

这么一来,众锦衣少年们眼里有了惊惧之色。

听说这个屋子里的主子们都死光了,只剩下这么一个糟老头了,不会是闹鬼了吧?

他们目光滴溜溜地转,从同伴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惊惧。

这时候,两个小厮已经端着一盆臭哄哄的东西来了,其中一个还兴奋地道:“少爷,你们要的米田共到了!”

众锦衣少年眼睛一亮,沐雍召了那几人低声商量,那什么鬼怪之类的最怕污秽之物,有这米田共,鬼怪们便不敢动了,他们打不了这臭老头,塞他几口米田共,也是出了一口大气。

几个锦衣少年也大喜,他们吩咐那两小厮:“把这些米田共喂给裴老头,你们喂进去一口,小爷赏你们一两银子!”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