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血剑恩仇林红雪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小说血剑恩仇主角是林红雪,主要讲述了:秋风夹着这个季节最后的那么一点气息,狠狠地,带点儿寒风般的犀利,正在这个小镇肆无忌惮地,刮着。  傍晚的风让外面游闲的人们叟地打起一阵冷战。赶紧回到房屋,关上了门窗。  而此时牛阳…

血剑恩仇林红雪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血剑恩仇》免费试读第十章 江湖传说

秋风夹着这个季节最后的那么一点气息,狠狠地,带点儿寒风般的犀利,正在这个小镇肆无忌惮地,刮着。
  

  

  傍晚的风让外面游闲的人们叟地打起一阵冷战。赶紧回到房屋,关上了门窗。
  

  

  而此时牛阳衙门内却是灯火通明。
  

  

  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阿保都已经在“醉花楼”了。事实上他此时还在衙门大门口守着,双手拢在袖子里面,一把枪就斜斜地、无精打采地从他腋下穿过。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写在脸上的和身旁秦刚脸上一样的紧张。到目前为止,两人居然还没说过一句话。
  

  

  按以往的经验,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有大事正在发生。
  

  

  的确是一件大事。对楷爷来说。
  

  

  透过明亮的灯光,会客厅的窗户上就投射出一个影子,急急地在左右晃来晃去。
  

  

  大厅里面三个人。
  

  

  楷爷正在茶几前面来回走动,紧锁愁眉。
  

  

  而茶几两侧端坐两人。一个正是“银燕梅刀”,可怕的“冷血十三肖”指挥使屠风城,此时脸上那道刀疤正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而另外的却是一个老者,六十上下,灰衫灰袍,八寸白须五寸白眉,面目矍铄,双眼偶尔精光一闪即逝。奇特的却是那双手,血红的一双手,十指留有二寸长的指甲,同样血红的指甲!正是江湖上五奇之一的“白山老祖”。江湖上没人不知道“白山老祖”。三十前就凭借“血魔*”跻身当世五大高手之列,与天山“明晦大师”、少林“明镜法师”、武当张真人、传说中的“逍遥仙翁”以及慕容世家的“慕容云飞”并称“江湖五奇人”。“白山老祖”武功高深而且极杂,几乎通晓各派武功精华,为人却是亦正亦邪,性格尤其古怪。一生却收了三个徒弟,就是“桃梅竹三友”。
  

  

  五人中“明镜法师”早已传承衣钵携“洗髓经”云游四海,张真人一直潜心闭关修道,少有下山;慕容世家更是与江湖少相往来;而“逍遥仙翁”却是在江湖上极少有人见过;“明晦大师”自天山一役后就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而江湖早已盛传“白山老祖”十年前天山一役后便淡出江湖,再无人见其行踪。
  

  

  不曾想“白山老祖”此时出现在牛阳衙门。
  

  

  楷爷再又行至窗户边,却见窗户下面的地板上赫然摆放着五具尸体!每具尸体从百会穴到气海整整齐齐扎进六支“追魂箭”,正是“闽南八杰”陈氏五兄弟!
  

  

  楷爷皱了皱眉头,转过身来,满怀狐疑地望着“白山老祖”。
  

  

  “师父,您说…这真的就是‘流云飞袖’?”
  

  

  居然称“白山老祖”为师父?看来是事实。不然是没有人能把“白山老祖”轻易地请来。楷爷感情就是“白山老祖”的大徒弟“桃花扇”南宫城!
  

  

  “嗯…”“白山老祖”一捋白须,“为师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流云飞袖’,但是从这手法上来看,能够同时均匀地打出六支箭而且打在同一个位置,穴位之准,力道之劲,普天下之下也只有‘流云飞袖’才能做到。”
  

  

  “但是据为师所知道的,‘流云飞袖’却是蓬莱‘逍遥仙翁’的绝技,为师此生却是没能见过此人,二十年前却有人亲眼见过他用此手法灭了‘黑山六怪’。而且,据说‘流云飞袖’只是‘混元真经’里的一小部分……”
  

  

  听到‘混元真经’,楷爷眼里顿时大放光彩,“师父,您说‘混元真经’真的存在?那把‘子母血环刀’也存在?!”
  

  

  “嗯,‘混元真经’就是隐藏在刀经里面,要得到‘混元真经’就必须先得其刀……”
  

  

  “想来这江湖传说感情还是真的?!”
  

  

  “白山老祖”呷了口茶,却不再回话。
  

  

  “这么说来,‘逍遥仙翁’也来了开封?这就奇了……”
  

  

  “嗯……这种机会不大。”“白山老祖”一摆手,“毕竟是江湖传闻,我想会‘流云飞袖’的另有其人也不一定……”
  

  

  “开封有如此高手?我们却不知道?”楷爷走近几步,简直就不相信。
  

  

  “嗯哼!…你啊……不知道的多着呢……”“白山老祖”右手袖子一抖,就又端起茶杯,再不说话。果然有点儿脾气。
  

  

  “咦?…”楷爷转向屠风城,“你带兄弟查查最近开封城及牛阳镇有没可疑之人……”
  

  

  “哎,大哥”,屠风城抬起头来,“我今天专门着‘潜龙’彻底排查了整个开封城和牛阳镇……”
  

  

  “有没什么异常?”
  

  

  “嗯,倒有一个情况,据牛阳城的百姓说,‘五锋书院’的楚老头子五日前携其孙子离开牛阳镇,至今还未回来……”
  

  

  “嗯?”楷爷斜斜地转过头来。
  

  

  “而且,我还查到一个情况。这老头儿不是本地人,是八年前从外地来的,听说当时是上少林寺求医……”
  

  

  “少林寺?”“求医?”“找谁?”
  

  

  “……今天打探少林寺时,据在寺里做了三十年饭的好吃和尚回忆说,他依稀记得八年前的一个晚上,当他抬水途经塔林边上时,看见有一外地人带一小孩找过枯禅大师……”
  

  

  锦衣卫果然非同一般,什么事情都会考虑得滴水不漏。
  

  

  “少-林-寺-?”
  

  

  “枯-禅-大-师-?……”楷爷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牛阳镇西南方向十里即是少林寺。
  

  

  少林寺最近两年来可谓是香火旺盛,而且深得皇帝恩宠。
  

  

  此时正值子时。虽然有些凉,却是月朗星稀。月影婆娑,四周一片静谧。
  

  

  通往少室山的山梁上,一道黑影犹如黑烟般地向山上掠去。
  

  

  绕过大雄宝殿,沿着左边的石板路一百五十步左右就是少林寺塔林,塔林右上就是钟楼。
  

  

  钟楼背后就是少林镇宝之地,“藏经阁”!
  

  

  一个江湖人做梦都想来的地方。
  

  

  却又是一个常人来不了的地方。
  

  

  别说进到,就是能到达“藏经阁”楼下正门,都已经非常了得了。
  

  

  因为,在“藏经阁”必经的路上,有三关。
  

  

  第一关就是塔林的“十八罗汉阵”,只要知道“武功”两个字的人也懂得少林“十八罗汉阵”的威力。
  

  

  第二关就在钟楼。三个石碑,分别是“玄空”“玄镜”“玄月”三位大师,已在此坐禅二十年。
  

  

  第三关就是“藏经阁”楼底正门处。
  

  

  枯瘦如柴的一个老者。已经在此坐禅三十年。
  

  

  盘膝而坐。袈裟舒展。长眉低垂,左手合什,右手稔珠。
  

  

  正是“枯禅大师”。
  

  

  神入定。气如松。万物虚空。
  

  

  此时,却长眉轻动。似有异物打扰到他的清修。
  

  

  “请-施-主-现-身-吧……”字字如铁槌击钟,声声震耳。旁边的罗汉树兀自晃了晃。
  

  

  “哈哈哈哈……”果然是名不虚传。一个人就落在面前丈余处。一点儿声息也没有。
  

  

  一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人。黑布蒙面,黑布裹头。唯有一双眼睛夜色里闪闪发光。
  

  

  “阿弥陀佛…施主如此武功,还请教施主如何称呼,何以不以真面目示人……”依旧长眉低垂,祥目紧闭。手里珠声入耳。
  

  

  却也见黑衣人抱拳一礼,“晚辈深夜打扰大师清静,还望大师海涵。只是晚辈的确有一紧要事情请求大师能指点迷津……”一双眼睛就死死盯着“枯禅大师”。
  

  

  “既然施主不愿示真面目,想来必有苦衷,老衲也不勉强。施主有什么需要老衲相助的,敬请直说吧,老衲知道的一定如实相告……”
  

  

  “那就多谢大师!”
  

  

  “大师可否记得八年前,曾经有一外地人带一两岁小孩来宝刹向大师求医,不知确有此事?……”
  

  

  却见“枯禅大师”一直紧闭的双眼此时突然微睁,一道精光一闪即逝,随即又闭上双眼。这一切却让黑衣人关注得清清楚楚。
  

  

  “阿弥陀佛,救人济贫乃佛门宗旨,这八年中来找老衲求医的可不下数十人哪,而如施主所说带小孩的外地人,也不在少数。还待施主说得明了些才是……而世隔多年很多事情老衲都已经忘记了。”
  

  

  “死秃驴”黑衣人心里暗骂。却又怔怔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想必那人是施主的朋友还是?……”倒是“枯禅大师”开口了。
  

  

  “对,对对……正是晚辈的朋友……”黑衣人双拳一抱还礼道。吁了一口气。
  

  

  “那请施主告知老衲一下你朋友的名字,也许老衲会想起一些粗枝大叶来……”
  

  

  “呃…嗯……这…这个朋友……”黑衣人万没想到老和尚会问到这个问题,一时支吾半天,心里却是恨得咬牙。“嗯……这朋友因为时间太长,所以…晚辈…忘记了他的名字……这不,就上大师这儿来了嘛……”支吾半天终于吐出几个字来。
  

  

  “阿弥陀佛,朋友的名字都忘记了,施主认为老衲就记得了?……老衲实在是没印象啊……看来今晚让施主失望了……”
  

  

  “大师再仔细回想一下,当年一定问过他的名字,从哪里来这些细节,也许能想起点什么来……”看来黑衣人是一心想知道那个人的一些情况,居然有些急了。
  

  

  “阿弥陀佛,佛门救人不问来路,不分正邪,不问你打哪里来也不过问你打哪儿去……正如今晚施主一样……看来施主还是请回吧,假若老衲他日有想起有关细节,再行告知施主……”
  

  

  黑衣人一看这样子,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今晚定是无功而返。眼里顿时一阵寒光闪过。
  

  

  在这个地头上,还没有人敢这么对我!
  

  

  “那就打扰大师,晚辈这就告辞……”黑衣人一抱拳,感情准备走了。
  

  

  “阿弥陀佛,施主走好,恕老衲不相远送…”
  

  

  黑衣转过身,头稍微一顿,却见他突然右脚一点身旁树杆,人就飞起一丈,半空中但见右手半握,当空一划,左手同样半握,当空一划,立即两拳掌根相靠,如莲花开状。人就如箭般射向“枯禅大师”。
  

  

  “久闻少林功夫独步天下,晚辈斗胆向大师讨教一二”,说话的同时人离“枯禅大师”仅仅三步之遥,而黑衣人此时双拳相交,瞬间已经互搏二十拳,然后双脚空中一摆,双拳合一,便直直朝“枯禅大师”面部击去,拳距“枯禅大师”还有两尺时,突然由拳变掌,便看见“枯禅大师”长眉被拳风向后吹拂。
  

  

  眼看黑衣人的掌还有六寸左右就要击上“枯禅大师”的正面。“枯禅大师”紧闭的双眼此时却陡然睁开,眼中精光暴射,而人连同身下蒲团一起也突然退后一尺,然后合什的左手举掌半挽,就迎着黑衣的双拳遥遥拍出。
  

  

  “蓬”——却看见旁边树下枝叶翻飞!
  

  

  掌掌相交,黑衣人只觉一股大力如排山倒海沿自己双掌向手臂传来,而且绵绵不绝,霎时只觉气血翻滚,当下大惊,如不撤招势必身受重伤,立即一借传来之力,左脚向左一旋,人就倒飞出去,眼看就撞上刚才的树杆,右掌在树上轻拍,斜身一个侧旋,双脚就落到地面,却是蹬蹬连退五步,方自立稳身形,兀自左手放在胸口上,眼睛里面尽是惊异之色。
  

  

  而“枯禅大师”在一掌相接后,却也是人连蒲团连转三圈。而眼里更是惊讶之色。
  

  

  “波罗密掌?!请问施主师承何处?”
  

  

  “哈哈……哈哈哈哈……”大师果然果然功力了得。晚辈告辞。说罢身形一展,便冲天而起,瞬间就没了踪影。“我还会回来的!哈哈哈哈……”一个声音远远传来。
  

  

  “罪过罪过……一切皆有定数……看来江湖又将一场劫难……阿弥陀佛……”
  

  

  “枯禅大师”对着黑衣人的方向摇了摇头。
  

  

  秋风正劲,树林摇曳。“噹……”第一声钟就响了……
  

  

  (P.S.希望大家喜欢~别忘记帮投票哦^_^)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