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已完结小说《渣爹每天都在向妈咪求婚》最新章节

强推热门小说渣爹每天都在向妈咪求婚,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凝纪寒时,主要讲述了:米宝抽噎了下,看着她。“没有人惹我,我、我就是自己感到难过。”江凝心里“咯噔”一下。她对孩子的情绪很敏感。这么多年,她知道米宝和寒宝跟别的孩子不一样,无论是生活经历还是从小的成长环境,都导致他们被迫成…

已完结小说《渣爹每天都在向妈咪求婚》最新章节

《渣爹每天都在向妈咪求婚》免费试读第52章 我们谈谈

米宝抽噎了下,看着她。

“没有人惹我,我、我就是自己感到难过。”

江凝心里“咯噔”一下。

她对孩子的情绪很敏感。

这么多年,她知道米宝和寒宝跟别的孩子不一样,无论是生活经历还是从小的成长环境,都导致他们被迫成长,无论哪方面都要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几分。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一直都很关注孩子们的心理健康。

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影响到他们太多。

但现在,显然已经不是她想不想的事情了。

而是已经影响到,或多或少,都没办法改变。

意识到这一点,江凝不由自责。

“对不起,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可以告诉妈咪,你为什么感到难过吗?”

她耐心的轻哄道。

米宝犹豫了一会儿,忐忑的说:“妈咪,你说如果有一天,寒宝的病真的被治好了,我们真的要离开吗?”

江凝一愣。

一颗心几乎是在刹那间就被攥紧了。

这是她一直很担心的事情。

只是这么长的时间,都将它压在心底,不愿意去触及。

可现在,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就是米宝或者寒宝尝到了有父亲的滋味以后,就舍不得离开了。

到那时,无论是对她,还是对孩子们,都是一种折磨。

江凝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放进油锅里煎滚,无比难熬。

她勉强笑了笑,问:“怎么,你不想走?”

米宝咬唇,半响,还是点了点头。

“我觉得,他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坏。”

当初江凝是不肯把她和纪寒时的事告诉两个孩子的。

那时候,孩子们才刚学会说话,就已经开始追问爸爸的下落,她只告诉他们,他们的爸爸死了,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他们没有爸爸。

刚开始,孩子们还信以为真。

可后来,他们无意中偷听到了江凝和姜老爷子的对话,才知道他们的爸爸没有死。

不仅没有死,连妈咪当时那样丑陋不堪的样子,也是被爸爸给害的。

所以这五年来,孩子们是憎恨纪寒时的。

尽管江凝已经一再避免,不想让孩子们的心里充满恨意了,可还是阻挡不住。

却没想到,现在才回来半个多月的时间,米宝的心理就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她不由自嘲,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难过。

高兴的是米宝的心里不仅仅是只有恨,她没有权利剥夺孩子们对父爱的渴求,如果她真的更喜欢跟着纪寒时,她也不会勉强。

难过的是,也许等治好了寒宝的病,她就要和自己的儿女分开了。

心中千回百转,江凝却将这一切情绪都掩盖了下去。

她微微笑着,抚摸着米宝的头。

“是啊,他的确没有想象中那么坏,至少对你是真心好的不是吗?米宝,你是妈咪的女儿,将来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我在哪里,你在哪里,这一点都不会改变,所以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用顾及妈咪的感受……”

“不,妈咪……”

江凝的话还没有说完,米宝就已经哭着抱住了她。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没有要离开你的意思……”

江凝忍不住鼻酸,却尽力忍住了,安抚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两母女抱着,说了许久的话。

一直到夜深了,眼看着米宝困得睡倒在她怀里,江凝这才轻轻的将她放下,又给她盖好被子,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才离开。

出来时,正好碰到从书房里出来的纪寒时。

看到她的眼圈儿有些发红,纪寒时的眸色深了深,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江凝连忙道:“就是和米宝聊了会儿天,她心情有些不好。”

纪寒时皱眉。

“我去看看她。”

说着,就要伸手去开门。

江凝却立马将他拦住了。

“诶,别。”她顿了顿,解释:“她已经睡了,你现在进去,会吵醒她的。”

纪寒时见状,便不再勉强了。

“为什么心情不好?”

江凝轻嘲的扯了扯唇。

“能心情好吗?自己的亲生母亲被人害死,不得善终,如今自己的父亲倒是和小三打得火热,还准备一起出去旅游,这样的事,放在哪个孩子身上,都不会让她心情太好吧?”

纪寒时的脸色蓦然沉了下来。

“什么意思?你是在指责我?”

江凝道:“不敢,我还没那个资格。”

“你知道就好。”纪寒时脸色阴沉:“我知道米宝很依赖你,我也承认这几年你照顾米宝的功劳,不会亏待你,可你是成年人了,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有些外面乱传的谣言,不知道的人说说也就罢了,你若是敢当着米宝的面乱说,让我知道了,我绝不会轻饶!”

江凝一怔,下一秒,就嘲讽的笑了。

“谣言?我倒是不知道,外面传的都是谣言,不如纪总先向我证明一下,哪些是编造的,哪些是事实,这样我才知道该怎么对米宝说啊,是不是?”

纪寒时的眉心皱得更紧。

“姜宁,你这是在故意跟我抬杠!”

“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那就当是吧。”

江凝懒得再跟他掰扯。

左右,他是不会承认当初他犯下的恶。

她迈步想要离开,却在这时,纪寒时拦住了她的去路。

“慢着!”

江凝拧紧眉心,回头看着他。

“还有事?”

纪寒时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压下心底的怒气。

片刻,才说道:“姜宁,我们谈谈。”

江凝一愣。

想了想,同意了。

“好。”

谈谈就谈谈,刚好,她也有很多话想问他。

于是,两人回到纪寒时的书房。

这个地方,纪寒时平常是不允许人进来的,毕竟放着许多重要文件。

可今天,他却堂而皇之的让江凝进来了,坐下后,才说道:“你对我有意见。”

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江凝微微垂眸,倒也没有反驳。

纪寒时问:“为什么?”

江凝讽刺的扯起唇角:“你不知道吗?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纪寒时露出不解的神情:“我装什么糊涂?姜宁,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自认为没有得罪过你,你将米宝带回来,想要什么,我也都满足你了,你实在不清楚我到底是哪里还对不起你,让你非得用这种态度来对我,甚至不惜在米宝面前编排我。”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