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总裁的旷世保镖沈弈韩绮灵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的旷世保镖

主角:沈弈韩绮灵

简介:蹁跹少年,青袍遗世;一匕绝尘,国士无双。
兵皇沈弈回都市寻初恋,怎奈不惹红颜,红颜却频惹他。
特么的,女神太下流了,说好不要强吻,喂,你亲哪里!

总裁的旷世保镖免费阅读

第0001章 龙主下山

  秦川省,华山之巅。

  华山北峰,一小破观旁,无根老树下。

  除了蓝天,远远近近的山都在华山脚下,太阳显得那么近,山腰间飘着朵朵白云。

  一老一少正双双席地打禅而坐,只是其中一少愣是东张西望,模样说不出的猥琐,片刻少年便再也坐不住了。

  ‘嗖……’的一声腾空而飞,眨眼站在远处裸岩,呈45度角仰望天空,样子说不出的哀伤…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少年不禁诗兴大发,眨巴下嘴,双手做捋须状,样子说不出的装13!

  “娃儿,过来继续打坐!”那一老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这声音是从哪来的?

  隔空传音!武者领悟武阶人心初阶,就能隔空传音,武阶愈高传音距离和传音效果愈好。

  “三水老头,昨晚不是跟老子说,今天让我下山去化斋么,都几点了,你想饿死老子呀!”少年说完,还不忘翻了翻白眼,然后甩了甩长发,模样风骚无比。

  “老子晓得,你娃娃急个锤子,陪老子过来打最后一次坐!”坐字都还没说完,老头就径直飞走了,还不忘瞄了一眼沈弈,真的,就一眼。

  沈弈不禁缩了缩脖子,脑海快速浮现出这些年来受虐场景,冷不丁打了个寒颤,随着耷拉着脑袋,默默的朝着无根树走去,因为他不想再被虐了!

  “师傅,其实我不想下山!”沈弈道,这货又要表演45度哀伤状,明显的言不由衷!

  “给老子装,你难道没感觉螭吻昨夜发出微弱的龙吟!”三水老头微微张开了眼,说道。

  “有是有,不过和老子下山有一毛钱关系?”沈弈不禁纳闷的望向三水老头。

  “螭吻龙吟,栖鸾凰鸣!”三水老头故作高深道。

  “那还不是没半毛……等等!三水老头你刚说栖鸾?”沈弈脸色瞬间变得无比凝重。

  “对头,那丫头近期内有难,弈儿你速速下山去找小韩子!”三水老头说完朝小破观里走去。

  沈弈一脸黑线,特么的全世界只有三水老头敢这么叫韩重国为小韩子了。

  堂堂重义集团董事长,还是老子媳妇的爷爷,老头喊他小韩子,那老子岂不是变成小小小小弈了?卧槽!叔可忍,嫂子都不能忍了,额,是婶子都不能忍了!

  “喂,喂,喂,老头你把话讲清楚,你凭什么把老子辈分又降了一档!”沈弈一边说一边飞向观里,样子说不出的嚣张!

  “弈儿,为师本不想这么快让你回俗世历练,怎奈事与愿违,罢了入世未尝不是另一种修行。只是弈儿你记住,俗世尘埃莫沾染过多,灯红酒绿下你要守住自己的本心!”三水老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使用文言文的方式对沈弈说道,神情很严肃。

  沈弈愣了半会,摸了摸鼻子,想起三水老头最后那句话,再联想道昨晚他独自领悟螭吻匕式时,感觉已经摸到那道槛,可是摸了整个通宵,武阶愣是没突破悟心中阶,进阶至悟心巅峰阶!

  沈弈没驯服螭吻匕时,武阶停留在诛心阶很久,彻底认主后,半年时间就突破到悟心初阶!

  看到沈弈此刻的模样,三水老头也不急,在一旁单人弈棋,玩的不亦乐乎,时不时的点醒几句,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正午时分,还是那块裸岩,还是那棵无根老树,突然,沈弈对着空气随手一划,霎那间脚下的白云被拦腰斩断。卧槽,白云都能被老子斩断!

  不科学呀,沈弈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带着一脸疑惑,望着三水老头,那样子好像在说:“快给老子解释解释。”

  “弈儿,莫急,你仔细感受下你现在的武阶。”三水老头连头都没抬,说道。

  “师傅,我懂了。”片刻后,沈弈回到破观,二话不说,扑通跪下,这一跪很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弈儿,你起来吧,如今你武阶已经领悟悟心巅峰阶!俗世之中,很少有敌手,除了华夏隐士,还有不出世的老牛鼻子外。不过就算隐世那几个老家伙出世,到时你也可祭出螭吻匕一博,胜负难料,一旦你领悟道心阶,便可问鼎武榜巅峰!”三水老头沉声道。

  “弈儿,你更要记住一句话,螭吻一出,谁与争锋!”三水老头说这句话的时,双眼睁开,眼冒精光,华山之巅都能听到他的回音,可见说出这八个字时,他体内涌动着多少热血,用了多少气劲。

  “师傅,徒儿谨记于心,只是师傅道心之后是什么心?”沈弈情不自禁的问道。

  “弈儿,为师最后还有几句忠告给你,螭吻与灵儿那丫头手中的栖鸾是当今仅存的一对绝世鸳鸯神匕。情之双匕,与其共舞,方可龙凤和鸣,龙翔上苍,凤舞九州,你务必牢记于心,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下山去找那丫头吧!”三水老头说完就没有再说一句话。

  “嗖!”

  三水老头瞬间就在沈弈眼前消失了,消失的那叫一个干净。沈弈还在想着琢磨琢磨消化消化老头的至理名言后,准备再问几句,再唠嗑几句时。

  三水老头就不见了,不就比老子飞的快了那么一丁点,至于显摆,死老头!

  沈弈回到无根老树下,回头望了一眼前前后后生活了好多年的小破观。

  长叹一声,脑海闪现出小时候老头教自己武者身法的场景,那时沈弈体弱多病,几近夭折,老头愣是凭借茅山医术把自己救活。

  老头待自己如亲生孙子无异,十二岁时,把自己扔到军队里,一去就是就是好几年。

  大大小小任务,每件都是九死一生,沈弈近乎妖孽的完成了所有任务,之后他就成为龙威的战魂兼教官,代号螭龙!

  沈弈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三水老头那么执意要把自己扔进部队,华山修行不是更好?

  刚开始的时候沈弈以为那死老头焕发了第二春,想找个老伴快活快活。

  如果三水老头此刻距离沈弈稍微近那么一丢点,就能窥视沈弈此刻在诽谤他。

  沈弈刚想继续黑三水老头,突然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因为他突然想起这老头还会窥心术,想想都觉得可怕!

  直到今天,三水老头突然对沈弈说起守住自己的本心时,他才领悟到老头的良苦用心。

  送他去部队是怕他恃武自骄,固步自封,以为武功在手,天下我有!

  是怕沈弈迷失了本心,而进部队锻炼,可以很好的帮助沈弈守住自己的本心和洗涤心魔,才能彻底征服螭吻魔匕!

  因为龙威番队的精神是:“辱我国威,除之务尽;犯我华夏,虽远必诛!”

  沈弈朝三水老头消失的方向再次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响声振聋发聩,沈弈转身最后看了一眼小破观,随即消失在华山云层中。

  就在沈弈刚消失后不久,华山之巅,三水老头看着沈弈那越变越小的身影,不禁老泪众横,他心里为有沈弈这样出色的徒弟,感到由衷的欣慰。

  “螭吻已出,那些牛鬼蛇神,怕是一刻都等不及要出来走动走动了,对吧司徒师弟!”三水老头连头都没回,仿佛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又好像是对着空气说话一样,就好像那空气云堆里藏了个人似得。

  “于师兄,别来无恙!”话音刚落,云层里飞出一鹤发老者,双手朝三水老头作揖道。

  “此子重情重义,日后成就必定非凡,只是多情自古伤离别,不知道得苦了多少好丫头,尤其是栖鸾之主,若是螭吻栖鸾反目,天下将遭大劫!”三水老头暗自摇了摇头,朝司徒老头慢慢走去。

  “师兄忘记了,师弟我精通玄卦之术?”司徒靖笑眯眯的望向于浪,说道。

  “关己则乱,关己则乱呀,哈哈哈!”于浪从司徒靖的眉宇间,似乎能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眉头也不禁舒展开来。

  “此子重情重信,本是至情之人,奈何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呀!”司徒靖似乎想卖个关子,言不由他的说道。“师弟此话是为何意?”三水老头不禁脱口问道。

  “师兄,我的意思是弈儿本是至情至信之人,他本只爱韩家丫头一人而已,然而他阻止不了人家倒追他,我偷偷给蕊儿卜了一卦,恐怕连蕊儿都要搭进去!”司徒靖故作严肃状说道。

  “我看你是巴不得赶紧把你家丫头嫁给弈儿吧,还装!”三水老头经过司徒靖稍微点拨,就想通了来龙去脉,马上反击道。

  司徒靖被拆穿后,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我看师兄你是因为没找着你家丫头,不然你早就逼着他俩给你生娃了,还说我!”

  “谁说的,我家丫头身上有块绝世无双的龙玉,要找还不容易!“三水老头嘴硬的回道。

  华山之巅,两位绝世巅峰强者,竟然会为了谁先把自己孙女嫁给沈弈争的面红耳赤,甚至差点大打出手,不知沈弈见到这幅场景又会作何感想……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