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血剑恩仇林红雪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血剑恩仇

主角:林红雪

简介:林红雪,一个不平凡的孤儿。背负灭门之恨,隐迹江湖。机缘巧遇武林奇人逍遥仙翁授得一身绝世神功,更得传说致宝“如意刀”。而仇人南宫城修炼“血魔大法”及西域“万魔神功”,在武林大会上为林红雪神刀所伤,宝刀饮血催动

血剑恩仇免费阅读

第一章 小镇太守

  牛阳城。位于少林寺山脚之下仅仅半里之遥。
  

  

  这是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镇,和其他开封城的小镇一样,看起来别无二致。其时少林寺正值香火旺盛之时,上至皇帝下至布衣百姓,都会经常到寺里敬香许愿或学习佛法或潜习武功或施舍香火以积祖德,因此来往客商民众极多,更主要的是一条官道正好穿城而过。因此,牛阳城渐渐成为当时开封最繁华的城镇。虽然外面征战连年,烽火连天,但奇怪的是却对牛阳城没有半点影响!人们安居乐业,十几年来一片祥和,与世无争,这也就吸引了大批外地人来牛阳城安家落户或经商。
  

  

  当时的太守姓朱名楷,在百姓眼中,其人作风正派,嫉恶如仇。但在人们眼里这位太守更多的是神秘和传奇,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个地方调任过来,上任时也没有举行任何仪式,就那样静悄悄地,而一切却又显得顺理成章。百姓们清楚地记得这位太爷上任第一天就只身将横行三十年的采花大盗柳如烟一夜擒拿归案,虽然没有人看见他是如何将轻功堪称江湖一流的*魔擒获,待到次日看到恶贯满盈几十年的恶徒被囚车锁住游街示众时,百姓无不拍手称快,至今成为美谈;自从10年前朱楷上任后,经常来牛阳城征税的官爷也不见来了,包括时时深夜来此查访义军的锦衣卫们也从此在这个小镇上上销声匿迹,实为怪事。上任第三天就在城门外告示百姓,从此不再捐税,各家百姓按人口均分田地自主耕耘,百姓更是对这个新上任的县太爷敬爱有加,视为父母官。
  

  

  城南半里处的五乳峰脚下,一座朱赤大院掩映在小桥流水旁,整个大院为庭院结构,面积大到足有两倾之地!外面院墙全是一块一块的青岗石做成,每块石头大小均匀,打磨细致,墙高两丈,坚固无比。正门前更显威严和富贵,两根白玉石大柱上面雕龙刻凤,做工精致。门是纯钢打造的两扇三米高门,上方挂一七尺大牌匾,上书“紫气东来”四字,牌匾做工考究,字体刚劲有力,龙腾虎跃,一看就是名家手笔!
  

  

  入得院内,却是另外一番景色:院内栽满桃树,桃树奇多,少说也有三万株有余!更让人惊讶的不是桃树,而是桃花!时值八月,应该正是桃子成熟的季节,哪有此时桃树开花的?但事实就是让你匪夷所思!细看之下,这些桃树的栽法也异常奇特,似乎与当年的桃花岛有异曲同工之处,难道这家主人莫不是黄药师后人不成?当然这只是猜测。只是想必当年的桃花岛也未必有此规模和大气!
  

  

  桃树成荫,落英缤纷,此时正午时节,外面烈日如火,而身处桃花林,却是倍感清凉,更有花香沁入心脾,让人留连忘返,简直就是一处人间天堂。桃林深处,隐约看见有小亭楼阁现于桃林间,错落有致,亭间小桥流水蜿蜒其中。循迹而去,八弯九转后,方看见桃花尽头居然又是一片青翠竹林,竹林旁边又是一座房屋,竹建的房屋,做工精致让人惊叹,每根竹子都是镂空雕刻,或字或花鸟或人物,房屋之大定让你大吃一惊,细数之下大大小小少说也有二十余间。
  

  

  中间最大的一间门上同样有一朱漆牌匾,上书“三友斋”,字体没有前院大气,却多了许多高雅,让你未见主人便已然感觉其定是儒雅之士。房屋大厅转角处为一书房,窗户正对后面的少室山。书房布置简洁而充满书香,四壁挂满字画,一看落款居然全是名家大作。紧挨窗户边上,挂着一把铁扇——漆黑的铁扇,玄铁打造,奇特无比。和铁扇一起的,却是一柄短剑,同样漆黑的短剑,同样是玄铁打造,剑长1尺3寸,剑却无鞘!漆黑中泛出冷冷紫光,剑柄处隐约有一“桃”字,旁边赫然刻着的一朵桃花——粉白色的桃花,在黑紫的剑身显得娇艳欲滴,却又让人莫名感觉一股寒意,即使是在这个炎热的八月。
  

  

  此时,书房中一白衣中年人正坐在书桌前,执笔而书。此人三十有五,面目白净,目光清澈有神,几缕刻意蓄留的八字须更添几分儒雅之气。
  

  

  而他旁边的竹椅上,跪着一位八九岁的小姑娘,大眼睛,鹅蛋脸,人虽然小,却透出几多灵气和漂亮。此时她正在为白衣人磨墨。
  

  

  “爹爹,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教我写字呀?”小姑娘一边磨一边问白衣人,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白衣人的脸。想必白衣人就是她爹爹。
  

  

  “那当然我要教我的宝贝灵儿哪,嗯,等爹爹办完这次大事后我们和你娘一起隐居,到那时候啊,爹爹就天天教灵儿哪,哈哈……”,白衣人搁下笔,将小姑娘抱起,并用手轻抚着她的头发说,言语中无不透出浓浓的慈爱。
  

  

  “那那爹爹什么时候才和娘和娘隐居啊?”虽然小姑娘并不知道爹爹说的“隐居”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那时爹爹可以天天教她写字,她很高兴地期待着那天。
  

  

  “哈哈,哎呀,没想到我家灵儿还比爹爹心急哟,呵呵,嗯,爹爹答应你,很快很快啦,哈哈……”然后在灵儿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爹爹爱死我家灵儿了,嗯,也亲爹爹一个”。
  

  

  还没待小姑娘亲下,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刹时就停在房门外。
  

  

  “主公,外面有一客人求见”
  

  

  “谁?”
  

  

  “那人不告诉小的,只让我送主公一件东西,说只要主公见了这件东西自然会见他了。”
  

  

  “嗯?”白衣人显然有些神色凝重了,慢慢将灵儿放下来说“灵儿乖,过妈妈那儿,爹爹有事情处理”灵儿果然懂事,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进来吧”
  

  

  “是,主公”
  

  

  门外进来一个二十左右官差模样的青年,手捧一个黄布锦盒,双手呈给白衣人,“就是这个东西。”
  

  

  “嗯,你出去吧有事我叫你”白衣人接过锦盒。
  

  

  “是,主公”青年就退了出去。
  

  

  白衣人将锦盒放在书桌上,满脸疑惑,到底是什么呢?
  

  

  然后就打开了锦盒,打开一瞬间,白衣人面部表情似乎凝固了,而且凝固着痛苦,就好像被人一刀刺在了身体的脆弱部分。
  

  

  盒子里面赫然放着一个假手指,一个戴着戒指的假手指。戒指上,一朵红色的梅花,红得耀眼。
  

  

  过了半晌白衣人恍然如梦中惊醒,合上盒子,“凌枫,备轿,立刻回衙门!”
  

  

  白衣人并非别人,正是牛阳镇太守朱楷——人称楷爷。小姑娘就是他九岁的宝贝女儿朱灵儿。刚刚送信的青年正是他的得力助手——当年十五岁就名满江湖的武林新秀“天剑绝刀”——冷凌枫——锦衣卫第一高手傅青主的嫡传弟子。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