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路小锁秦天意小说玫瑰骨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叫路小锁秦天意的小说玫瑰骨是网络作者鎏离公子写的一本悬疑小说。简介:瑞克警官对路小锁的不喜欢,似乎是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了。他甚至没有去看那个秦天意脚下的箱子,反而是拿了手中的警棍,就直直地走向了路小锁:“你怎么总是出这种事?!”季宇信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秦天意却已经拿…

主角叫路小锁秦天意小说玫瑰骨全文免费阅读

《玫瑰骨》第9章 直面

瑞克警官对路小锁的不喜欢,似乎是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了。

他甚至没有去看那个秦天意脚下的箱子,反而是拿了手中的警棍,就直直地走向了路小锁:“你怎么总是出这种事?!”

季宇信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秦天意却已经拿着资料,挡在了路小锁的跟前儿,皱眉看着瑞克警官:“警官,她是受害者,请你不要用警棍对准受害者。”

瑞克警官在Z市霸道多年,只是一把拍开了秦天意的手,冷哼一声:“你以为这是在国内吗?我已经为了这个玫瑰杀人魔费了很多心思了。现在我没有别的线索,只有她。”

秦天意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却仍旧挡在路小锁的跟前儿。

路小锁双手抱着膝盖,抬起头看向了瑞克警官的时候,眼中还尚未褪去惊慌和害怕:“瑞克警官,我会配合你办案。但请你也尊重我,好吗?”

季宇信也适时上前,站在了他们的身旁,眼神诚恳地看着瑞克警官:“瑞克警官,我知道因为这一次玫瑰杀人魔的事情,让您焦头烂额。但小锁是受害者,现在只有她能帮您,帮这些可怜的女孩,您明白吗?”

他们三人一来一往,倒是让瑞克警官眯了眯眼,终究还是放下了手中的警棍,而后抢走了秦天意手里拿着的资料:“你们查出什么来了没有?”

该查案子的是他,怎么问他们三个人?

路小锁苍白着脸,微微抬眸:“你先去查查这个指头是什么人的,然后再查查这些照片资料吧。不管查到了什么,只要你想问我,就给我打电话,我二十四小时待命。”

说罢,她便转过脸去,再不看瑞克警官一眼。

瑞克警官自是听出,路小锁语气里的不屑,指了指路小锁就算作警告,而后才回头招呼着他身后的小警员们收集证据。

路小锁是受害者而并非嫌疑人,所以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

在瑞克警官他们将这里翻得一片狼藉离开之后,路小锁倏然起身:“我们走吧?”

“去哪儿?”

“去哪儿?”

季宇信和秦天意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向了路小锁,问出了这个问题。

路小锁看着一地狼藉,狠狠地踢了一脚一旁的一个被撕开了一条裂缝的纸箱子:“去那个玫瑰谷!”

既然现在他们什么线索都没有,只能被动地让别人来吓唬,倒不如主动出击。

秦天意点了点头,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你还有什么东西要搬?速度搬去我那里,我随时都可以出发。”

季宇信却是诸多顾虑:“小锁,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这里不比国内,治安真的不好。这个玫瑰谷又在那么偏远的地方,我觉得我们不能着急。”

路小锁承认,季宇信说的其实没错。

但是她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了,只是抬眸认真地看着季宇信:“那你知道,明天那个人会给我送来什么吗?如果是一个头颅呢?或者是一个炸弹呢?季宇信,让我继续在这里等着,我会疯掉!”

这是第一次,季宇信被路小锁用这种压迫性的眼神看着。

他必须要承认,路小锁的气势不减,他就根本没有办法和路小锁对抗,哪怕他是路小锁的心理医生。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只能无奈地将双手抬起来:“好好好。小锁,那不要着急好不好?我们就定在这个周末,也就是后天出发好吗?我总得把我这两天预约过的病人处理一下,然后将我的工作交代一下对不对?你也是,总要对你的工作负责,是不是?”

路小锁点头,没有丝毫犹豫和退缩:“那就这么说定了!”

不论前路如何,她总要去走一走才知道不是吗?

于是原本定的到晚上能搬完家就够了的他们三人,用了半下午的功夫,就将路小锁的所有东西都搬到了秦天意所在的大厦之中。

秦天意租给路小锁的房子并不大,不到六十平米的样子,但是也足够路小锁一人居住了。

而且在这种小到只要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房间的每个角落的地方,路小锁住着也有安全感。

秦天意就住在路小锁的正对面,而且这一层和上面一层一共十户人家都是秦天意的租户。虽然不能说是对他们知根知底,但是也总比周围住的全都是陌生人要好很多。

秦天意和季宇信刚将路小锁的最后一箱东西搬上楼,就瞧着有一个女人拿着一个饭盒站在门口,敲了敲路小锁的门——

这个女人长得很美,大约一米七的个子,双腿修长且白皙。穿着一身紧身的到膝盖的大红色连衣裙,衬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

长发落在肩头微卷,像是混血的眉眼立体且妩媚。

连同她的声音,都温柔至极:“秦哥,咱们又来新成员了?”

看到是她,秦天意方才听到敲门声而有些紧张的情绪,似乎也稍稍缓和下来,连肩膀都松泛了几分,迎着她进门便对路小锁介绍道:“这位是瑞丽丝,中文名叫吕雅宁。和咱们一样是华人,也是前两天才搬来我这里的。不过她一直都在我楼下的酒吧工作,我们还算熟悉!”

这个叫做“吕雅宁”的女子上前,将手中的盒子放在一旁,大大方方地对季宇信伸出手:“你好啊新租户,我是吕雅宁,就住在你隔壁的隔壁!”

被一个美女如此热情地对待,季宇信的脸上露出标准的温柔笑容。

却没有握她的手,而是指了指路小锁:“她才是新租户,她叫路小锁。”

吕雅宁倒是也不尴尬,转而看向了路小锁,眨了眨眼:“抱歉啊,我以为你这样看起来很乖的女孩子,是不会在外头自己租房子呢!你好啊路小锁,我叫吕雅宁,是你的新邻居!我不太会做饭,所以就给你送了鲜切的水果来,可别嫌弃啊!”

在这个国度,给新邻居送饭菜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知为何,看着吕雅宁,路小锁竟觉得有些亲切,仿佛她们很早就相识了一般。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