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张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主人公叫张晨的火爆新书月色真美,看看月亮吧是由网络作者爱吃水果的猪猪所编写的悬疑小说。简介:「什么意思?有内 gui 混进来了?」张文杰沉着脸,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向 13 号。「不是我……别丢下我!」13 号连忙解释。张文杰冷哼一声,「你跑的时候可一点都没犹豫。」他率先上了三楼,双胞胎紧随其后…

张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月色真美,看看月亮吧》第6章 钓鱼执法

「什么意思?有内 gui 混进来了?」张文杰沉着脸,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向 13 号。

「不是我……别丢下我!」13 号连忙解释。

张文杰冷哼一声,「你跑的时候可一点都没犹豫。」

他率先上了三楼,双胞胎紧随其后。

13 号生怕自己被落下,紧贴姑娘们上去。

贺兰山轻声问:「有头绪了吗?」

你点点头,「大概知道是谁了。」

三楼的体检中心门口有一台电子秤,此刻,它明显被移动过,放在过道中间。

你脖子发疼,想来昨天睡姿不佳,落枕了。

「不会是让我们每个人都称体重才能过去吧?」18 号的脸色十分难看。

17 号撇撇嘴,「我也不想秤。」

张文杰说:「我先来!」

说完往秤上一站,「哟,轻了不少,足足 20 斤呢。」

他一说,双胞胎也来劲了,分分上秤,果然,都轻了。

17 号笑着说:「这秤不准吧?」

贺兰山上去,「75kg,正好。」

你放在背包,站上去,指针转动了很久,最后,缓缓停在「125kg」上。

你沉默了。

「多少?」

你茫然地回头,「125kg。」

「吹牛吧,老大 185 的个子,才 75kg,你没他高,也不胖,125kg,闹呢?」

双胞胎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

「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鬼故事?」18 号脸色苍白,「如果你体重突然变大,就代表你头上有——」

话音未完,你突然在张文杰的肩头看见那个咧着嘴的女人。

她正提着他领子向上拽,张文杰还笑嘻嘻的仿若未觉,偶尔勾一勾自己发紧的领口。

与此同时,双胞胎头上也出现了隐隐约约的人影。

13 号又不见了。

你扑通跪倒在地上,肩上重如千斤。

「陈江!」贺兰山蹲在你面前,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他托着你的下巴,说:「别让她压你的头!」

你耳边有人在轻轻说话,更加清晰,更让人信服:「贺兰山是叛徒。」

「女厕所的窗户是怎么关上的?」

「他有很多秘密,却从来不告诉你。」

「为什么只有你们有事?」

「……他想害你,所以你要先下手为强。」

你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于是在一片混乱中,你掏出了瑞士军刀。

在你准备刺出刀刃的那一刻,一只钢锥突然从贺兰山胸前穿出。

带出的血花溅到你的脸上。

你赫然睁大了眼,神志突然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清醒。

贺兰山缓缓低下头,看着胸前的钢锥,眼中是惊讶和困惑……他似乎没有料到自己会遭到偷袭。

缓缓吐出一口血,似乎把他最后的命都吐掉了,身体慢慢向你倒来。

你抱住了他,呆愣地,浑身发冷地,抱着他软绵绵的身子,任头耷拉在肩膀,了无生气。

张文杰双目猩红地攥着钢锥,站在他背后。

你干巴巴地叫了声:「贺兰山……」

无人回应。

理智轰然倒塌。

贺兰山,si 了。

钢锥的血顺着尖头一点点滴落。

你愣了很久,突然抬起手。

啪!

甩了自己一巴掌。

你企图将自己从幻境里打醒,可脸颊上的跳痛告诉你,这就是事实。

贺兰山 si 了。

张文杰身后的女人正得意地笑,这是她对你们救了 13 号的报复。

你发出愤怒的低吼,下一刻猛地撒开贺兰山的尸体,跟张文杰扭打在一起。

女人愤怒了,她面容扭曲,发出凄厉的尖叫,最近的时候,牙齿距离你的鼻子,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可你顾不得了,一拳砸在张文杰鼻子上。

他眼神由涣散逐渐恢复清明,短暂的蒙圈后,愤怒道:「26 号!你干什么?」

你低着头,僵着脸,又一拳,直接打的他偏过头去。

「你疯了!」张文杰奋起反击,好几次要不是你躲避及时,门牙都快被他锤掉了。

你夺过他手中的钢锥,高高举起,张文杰也够到不远处的瑞士军刀,森冷的光在黑暗中折射出一张鬼脸。

那是趴在你背上的。

扑哧!

钢锥向下,贴着张文杰的头皮,狠狠刺穿女鬼的面部。

尖叫声刺穿耳膜,你额头剧痛无比,眼睁睁看着它化作一缕青烟儿,消散于黑暗。

张文杰的刀同样割破了你的耳朵,削下一缕头发,之后是钝刀入肉声,剜着骨骼,背上沉冷的压迫感突然消失不见。

呼吸变得通畅无比,你猛吸几口气,从张文杰身上翻下去。

他躺在旁边,嗓子都哑了,「老子真以为你想杀了我……演戏也不用这么用力。」

他嘶了一声,腮帮子肿了。

你望着掉漆的老旧天花板,慢慢地说:「一开始没想演戏,我以为你把贺兰山杀了。」

张文杰听完,直接坐起来,「你长点心吧,我亲眼看着他和女鬼,一个往下压脖子,一个往上抬下巴,快把你脖子掰成个钝角了。凭我老大的本事,哪用费这功夫啊,直接拎下来单挑。」

你是在跟张文杰打架的时候发现不对的。

正常人在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情况下,是不会注意周围幻境的。

可你和张文杰都注意到,双胞胎、贺兰山的 shi 体不见了。

这才有了声东击西的临时战略。

「你是干什么的?」你问。

「消防员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张文杰笑得没心没肺。

你竖起了大拇指,听他问你,笑着说:「程序员。」

张文杰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递给你一只手:「看不出来,头发挺多啊。」

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只有你们两个,其他的小伙伴都消失不见了,当务之急是找他们汇合。

「我们从什么时候走散的?」张文杰环顾四周,体重秤还在那里。

你们需要找到一个节点,像当初在二重幻境里的女厕所。

「称体重前后?」你说完,又摇了摇头,「来到第三层之后,我一直感觉身体不对劲。你再说说上扶梯之前的事。」

张文杰开始回忆:「我和双胞胎搜了半个楼层,在登记室遇到了女鬼。」

「我也遇到女鬼了。」你皱起眉头。

张文杰说:「也许它能分身呢,后来摆脱她之后,咱们在二楼扶梯口汇合了。你们带着 13 号那个胆小鬼,我吓唬了两句,他就蹿上 3 楼了,比耗子还快,得亏双胞胎身手好,给他拽住了。」

事已至此,你已经听出了不对。

一个隐藏的想法呼之欲出。

「我在二楼的时候,看见你亲手给了 13 号一拳,而且,他是跟着双胞胎屁股后面上去的。」

张文杰眨眨眼,「你开玩笑吗?13 号那小体格,我怕一拳头下去给他送走。」

……

你深吸一口气,「我一直觉得你在 2 楼的状态不对。有些……过于冲动……现在我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

「你可以这么理解,当我们踏上 2 楼的那一刻,幻境将我们一分为二。我、贺兰山、13 号处于一个幻境,你和双胞胎处于一个幻境。为了不让我们察觉,它按照原样,为我们复刻了缺失的队友。也就是说说,在你的幻境中,所见到的我、贺兰山和 13 号,是复刻出来的;而我看到的双胞胎和你,也是假的。」

「直到我们踏上通往 3 楼的扶梯……幻境重新进行了排列组合。这一次,你和我分到了一起。其他的队友都是复刻。我想短信也是想提醒我们这一点。」

张文杰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你是说……每次通过扶梯,它就像洗牌一样,给我们随机分组?老子还要分辨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没错。」

张文杰深深吐了口气,「妈的,别等老子出去。」

想明白了这些,你笑着拍拍张文杰,「哥,别暴躁,至少我们不是毫无头绪。贺兰山应该也发现问题了,队友们大概率安全。」

「现在怎么办?后面那么多楼层,我们至今连故事线都没摸清楚。」

「先在 3 楼转转吧,体检中心应该有不少信息。」你说着,打开手机探照灯,照亮前方的环境。礼仪小姐人形立牌竖在门口,白光打在她脸上,微笑莫名瘆人。

张文杰径直走过去,啪,将人形立牌扣在地上,「我害怕。」

你「……」

进门,空荡荡的接待室桌上放了一本老旧的登记册。

张文杰好奇打开,借着灯光扫了眼,突然抬头盯住你,「你在上面。」

你伸头一看,「张晨,男,24 岁,体检项目:入职体检。所属公司:恒星。」

「恒星在哪?」张文杰问你,「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你皱起眉头,「也许是重名,我压根没来过这家医院,也不知道恒星。」

张文杰又翻了一页,指着你一寸照片:「那这又怎么说?」

的确是你的一寸照片,很久之前照的,可你的上班地点距离这里足足 4 公里,根本不可能有交集,而且,你今年 27 岁。

张文杰又翻了一页,怪叫一声:「老大也在上面。」

「贺兰山,男,24 岁,体检项目:入职体检。所属公司:恒星。」

张文杰低着头,开始往后翻,「快,是不是我也在上面?咱们仨开公司了?哈哈哈。」

然而他并没有在上面翻到自己的名字。

与此同时,你翻开了另一本登记册。

「徐涛,男,25 岁,体检项目……」

你认出了一寸照片上的面孔,是 13 号。

后面信息模糊了,但在紧急联系人那一栏,有个电话号码,所属人叫杨澜芳。

你这才意识到,这是家庭体检套餐,13 号早就结婚了,那个叫杨澜芳的女人是他妻子。

又翻了一页,你顿住手。

一寸照片上的女人面容秀丽,笑得很甜。

张文杰凑过来一看,「有点面熟啊。」

你盯着他身后,慢吞吞说,「她……现在正贴在玻璃门上看我们……」

张文杰顺着你的目光,扭头看去,在对上咧嘴女鬼目光那一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啊啊啊啊啊……」

下一刻你俩飞快地撞开小门,跑向更深处。

你们最终停在一部直梯前,张文杰扶着膝盖弯腰大喘,

「我知道她想干什么了,她想让我们把 13 号送给她。这混蛋肯定干了对不起人姑娘的事!人家想让他偿命呢!」

「去四楼吧,终极悖论应该在 13 号身上。」

你和张文杰走进了直梯,你瞥了他一眼,「牵个手。」

张文杰惊悚地后退一步,「你想干吗?我有女朋友……」

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手拉手是我唯一能想到避免走散的方法……虽然不一定管用,聊胜于无。」

张文杰不情不愿地把手伸过来,「那只许拉一小会儿……」

你突然后悔刚才没把他锤得满地找牙。

滴滴滴……

电梯突然响起警报,你俩同时看向小屏幕,提示超载。

「我们俩人,哪里超载了?」

你环顾了四周,缓缓将后背靠近一侧墙壁,「也许有些东西我们看不见——」

「别说了——」张文杰拔高嗓门,动了动自己的位置,「应该是重力分布不平衡,老电梯经常这样。」

果然,他挪了位置后警报消失,电梯门开始缓缓闭合。

随着视野变窄,一张脸突然出现在缝隙里。

对上你的视线,她缓缓张开满口尖牙的嘴,嘴角咧到了耳根。

她找到你们了。

「啊啊啊啊啊……」

随着女鬼将手伸进来,张文杰一脚踹过去。

她的长甲应声而断,惨叫声此起彼伏,有张文杰的,也有女鬼的,甚至还有另一个男人。

你惊觉声音是从左边传来的,后背一凉,猛地回头,发现 13 号正抱着脑袋缩在角落疯狂大叫。

贺兰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同你姿势如出一辙,倚着电梯墙壁,双胞胎和张文杰的反应类似,拿了一根长棍疯狂外门外捅。

你与贺兰山同时出手掐住了对方发脖子。

血管在手心下有力的搏动,你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陈江,我们都明白幻境的运作机制了。」贺兰山开口,「交换情报。」

「终极悖论与 13 号有关。」你说。

「门外是他太太。」贺兰山补充,「13 号刚才提到了佟江大桥车祸,他太太就死在那场车祸里。」

话落,门外的撞击更加剧烈,女鬼似乎极其愤怒,粗嘎的嗓子竟然喊出一连串的「徐涛」。

这一点是你不知道的,其实佟江大桥每年的连环车祸不计其数,自建成以来不止一位玄学大师说那座桥风水不好。

后来证明,是延江的公寓建材出了纰漏,光的反射造成其中一段路视野盲区,灾难发生时,正在改建。

「还有要补充的吗?」你问。

「没了。」

你点点头,「好,我在登记册上发现了你和我的体检报告。我们同属一个公司:恒星。我们以前认识吗?」

贺兰山沉默了一阵,浅淡的视线落在你的脸上,张了张嘴,最后说道:「不认识。」

「没情报了。就这些。」

在你们交谈的功夫,电梯门终于合拢,红色的圆圈 3 随着一声提示音,变成了 4。

空气有些滞涩,两个幻境在这一部小电梯里实现了融合。

在弄清幻境的分配机制后,大家对伙伴都充满了戒备。

你与贺兰山同时收手,把矛头对准了躲在角落里的 13 号。

他从进医院就不在状态,此刻一抬眼看向敞开的电梯门,人直接瘫软在地上,「停……停-间。」

你们纷纷看向电梯外,四楼员工直梯竟然开在停-间里。

你与贺兰山一边一个,拖起 13 号走出去。

气温有点低,冷气柜大敞,四方的台子摆了一排,几乎每个上面都躺了人。

不出所料,你们在最里面找到了 13 号的妻子:杨澜芳。

她肚子高高鼓起,脸色苍白,双目紧阖,发丝像海藻一般缠在脖子上,这才是女鬼的本体。

空气越发黏滞,隐隐传来水声。

张文杰揪住 13 号的领子,「把真相说出来,不然就把你丢去喂老婆。」

13 号彻底崩溃了,他哭道:「我什么都没做……汽车冲破围栏,掉江里了……车窗开着,我……我趁水涌入前爬出来的。她在副驾,肚子太大,解不开安全带……我害怕啊……我想找人来救的!」

张文杰脸色倏地阴沉下来,提起 13 号,将他脸摁在杨澜芳脸上,「那么你来说说,她脖子是怎么折断的?」

经张文杰已提醒,众人发现了不对。

杨澜芳的脖子呈现出不正常的扭曲。

你拿起旁边的报告,翻到杨澜芳那一页,心情沉重道:「颈骨折断了,不是溺死。」

13 号双手合十,对着你们连连告饶:「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太害怕,就轻轻蹬了一脚……我不知道那是她的头啊,我不知道啊……」

你的心一沉。

万万没想到,13 号不但抛妻弃子,还是踩着杨澜芳的头逃出来的。

你浑身发冷,陷入两难。

杨澜芳的心愿是把 13 号留在这个幻境,以命相抵。

而终极悖论显而易见:「任何恩怨不该凌驾于法律之上。」

如果二重幻境,它在有意识地为世界树立道德标尺,那么这个幻境,它想建立自己的法律标尺。

可是这句话,你迟迟说不出口。

张文杰再也忍不住了,迎面给了 13 号一拳,「我们要保他吗?为了破除幻境,要保住这个杂碎?我呸!」

众人都沉默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