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童谣旅馆谋杀案免费阅读,童谣旅馆谋杀案冉欣薇苏墨豪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金色的狼的新书《童谣旅馆谋杀案》,这是一本悬疑小说,主角是冉欣薇苏墨豪。简介:坐在茶几对面沙发上的年轻姑娘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乖巧。白皙文静的脸因配上一副金属眼镜而更增加了几分文艺。苏墨豪望着如此乖巧安静的女孩,心里揣摩着这位冉小姐的发小会拜托给他们什么样的案子。“薇薇,好久…

童谣旅馆谋杀案免费阅读,童谣旅馆谋杀案冉欣薇苏墨豪

《童谣旅馆谋杀案》第2章 消失的地图

坐在茶几对面沙发上的年轻姑娘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乖巧。白皙文静的脸因配上一副金属眼镜而更增加了几分文艺。苏墨豪望着如此乖巧安静的女孩,心里揣摩着这位冉小姐的发小会拜托给他们什么样的案子。

“薇薇,好久没见你怎么又变漂亮了呢?”刘江玲开口第一句话是女人谈话间常用的夸赞。

冉欣薇笑着回应说:“哪有,你才是大变样呢!以前像个假小子一样,现在成大美女了。我这里还挺不好找的吧?”

刘江玲点点头,表示认同,“是挺难找的,好久没回花海市,对路况的变化根本不了解。哦,还没来得及问,这位是你男朋友吗?”

说话间,刘江玲一抹好奇的目光停留在苏墨豪的身上。也是,冉欣薇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女孩,家里出现个高大俊朗的男人,任谁都会有些许的八卦。

苏墨豪被盯得有些尴尬,正欲开口解释,冉欣薇抢先一步笑着答道:“算半个,现在还是我的租客,租我房子里的那间房住。至于能不能成为正牌男友,那还得看他给我的租金够不够彩礼。”

刘江玲被这么句玩笑话逗得乐出了声。不过很快她又收起笑脸,端起面前的茶杯咂了口茶说:“薇薇,听说你现在成为合格的女侦探了,所以我这次是来求你帮助的。”

苏墨豪下意识眉头一皱,知道这是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冉欣薇礼貌地问:“算不算合格的侦探还需检验,不过有求必应是我的标准,特别是我的朋友们。江铃你说你哥哥的事情需要我的帮助,我想应该不会是什么小事情,要不然你也不至于从大老远跑回花海市找我,那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薇薇,说出来你可能会吃惊,我哥哥他,”说着,刘江玲顿了顿,眼圈开始有些发红,“我哥哥一年前自杀身亡了,在外地的宾馆里面。”

“什么?”

望着面前吃惊的男女,刘江玲压抑着哭腔又重复了一遍。“一年前,我哥哥在外地的宾馆里自杀身亡了。”

苏墨豪小心翼翼地睨了睨冉欣薇,这会女侦探的脸上已经没有什么波澜了。

冉欣薇平静地问着:“江铃,你是觉得你哥哥的死有什么疑点吗?所以才来找到我的,是吧?”

“对,虽然警方断言哥哥是自杀,酒店那面也是如此说的,但我就认为不可能,哥哥那么年轻,工作上也刚有起色,怎么可能想不开?而且当时出去旅游时他的兴致是非常高的,并且旅游期间会时不时和家里人视频,再正常不过。”刘江玲啜泣着说。

“警方和酒店双方是凭借什么认定你哥哥自杀的呢?”冉欣薇冷静地问道。

“因为哥哥的死亡时间是下半夜,并且门锁完好,窗户也是如此。最重要的是,哥哥当天是深夜回来的,也就是说,从回到宾馆,再到死亡这段时间是极其短暂的,房间里又没有任何异常的响动。”

“死因是什么?”

“氰化物中毒。警方说哥哥是喝了杯中有毒的水后身亡的。可天知道哥哥是从哪搞来的氰化物?他根本就接触不到那种有毒的物质。”刘江玲肯定地说道。

“氰化物的用途很广,你哥哥是从事怎么样的工作呢?”冉欣薇问。

刘江玲回答说:“哥哥是报社的记者。他是个文科生并且文笔不错,自然十分热爱他的工作,我不认为哥哥会接触化学物品。”

苏墨豪在一旁自言自语地分析说:“这的确很可疑,我就是文科生,相当讨厌物理化学什么的。一个记者应该没什么机会去搞那致命的化学物品吧?”

“是啊,所以我才觉得哥哥的死很可疑,我不觉得会是自杀。”刘江玲吸了吸鼻子。

听着二人的对话,冉欣薇继续保持着应有的冷静问道:“你哥哥当时去的哪里?只是单纯的旅游?还是出差后的旅游?”

“哥哥当时去的A市,那里不是有座埋龙山吗?他就喜欢去那奇奇怪怪的地方探险,正值休假于是便自己去了。另外,他住的那家旅馆就在埋龙山的山脚下,是一家非常猎奇的小旅馆,以恐怖主题闻名。”

“他平时也喜欢到处旅游吗?”冉欣薇又问。

“是的,哥哥没事就会到处旅游,哪里有好玩的地方他都会做出个攻略,然后去实施的。”

“我还有一个问题,”冉欣薇认真的看着刘江文那张布满悲伤的脸,问道:“既然你觉得你哥哥的死亡如此不可思议,为什么一年后才选择找我调查这个事情呢?是不是近期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现?”

苏墨豪也不由得看着刘江玲,心中的疑惑此时和冉欣薇也是一样的。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发现的话,想必应该还像之前一样,只是单纯的抱有怀疑,却也并不付出实践的调查。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薇薇,你真是个不错的侦探。实话实说,是的,如果没有这个发现,我也不会下定决定来请你帮忙。”

“那线索是什么呢?”苏墨豪好奇地追问。

“一张消失的地图。”刘江玲一本正经地说。

冉欣薇好奇地眯着眼睛,“是关于什么的地图?”

“是原本应该出现在我哥哥遗物中,关于埋龙山景区的地图,不见了。”刘江玲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表达着她的疑惑,“哥哥虽然不是旅游报社的记者,但他也是非常喜欢旅游的。他走过很多地方,并且每次都会在回来的时候整理出攻略和心得,发表在个人网页上。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只有我才知道的习惯,那便是每去一个景区便购买一张景区地图。用他的话讲,这不单单是用来指路的,更是对于日后记录这份美好的时光可以留下的物证。”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地图不见的?”冉欣薇加重了说话的语气。

刘江玲悲痛地说:“其实早就应该发现的,因为在整理哥哥遗物时就没找到这张地图。但那时我们全家都沉浸在了悲痛中,早就把哥哥收藏地图的习惯给忘记了。一个月前我再一次翻到了哥哥收藏地图的整理箱,这才反应过来——关于埋龙山的地图,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冉欣薇眼睛里射出一阵急促的光芒,她求证似地问:“所以你觉得你哥哥的死很蹊跷?”

“对,我认为很可能同那张消失的地图有关系,所以我想拜托薇薇你。可不可以去调查一下?并且我和父母商议过了,这次调查的费用全程我们付,若是能找到真相,我们会付双倍报酬的。”

望着发小眼中那期许、可怜的目光,联想到那张消失的地图,女侦探的心中不免一阵悸动,许久不见的激情再次覆盖自己的全身上下。‘说不定又是一次有趣的体验。’

于是,她微笑着点头答应道:“放心好了,交给我吧!明天就出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