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名媛女法医:在高冷探长心尖起舞主角香凝儿安子琛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物华笔记的一本书《名媛女法医:在高冷探长心尖起舞》,这本书的主人公是香凝儿安子琛。简介:秋日的海城,相比街头巷尾的冷清,夜幕下的金英戏院却是热闹得很。一排排黄包车停靠在门外,等着午夜散场的生意。此时,一辆崭新的福特车熄了火,停在戏院门前。开车的是东发洋行的公子,陈凌。他回头看向后排的女子…

名媛女法医:在高冷探长心尖起舞主角香凝儿安子琛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名媛女法医:在高冷探长心尖起舞》第1章 清风亭,天雷报

秋日的海城,相比街头巷尾的冷清,夜幕下的金英戏院却是热闹得很。

一排排黄包车停靠在门外,等着午夜散场的生意。

此时,一辆崭新的福特车熄了火,停在戏院门前。

开车的是东发洋行的公子,陈凌。

他回头看向后排的女子,殷勤笑道:“今晚上演的是京戏《清风亭》,我听说主演都是名角,还有你最喜欢的名旦花玲珑。”

“为了搞到这两张票啊,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还是通过我父亲的关系,从戏院王六爷那里拿到的票。”

香凝儿不经意的抬眸,瞄了眼陈凌扬在手里的戏票。

戏票的座位号是连在一起的,但是这位常出入风月场所不爱看戏的陈大少爷可能不知道,金英戏剧院的座位是按单号与双号排的。

他们的座位号虽连在一起,但并不坐在一起。

而且,那两张戏票的一角还沾有类似糖膏的残渣。

按照东发洋行的少东家以及他那位父亲大人的体面,应该不会去吃路边摊的糖葫芦。

那就有一种可能,这戏票或许是陈少爷为了讨好自己,从二道贩子那里淘来的票根。

看破不说破,香凝儿优雅一笑。

她从陈凌的手里抽出一张票,细腻温和的声线格外好听:“多谢陈少爷了,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推开门下车,香凝儿摘了头上的菲边小礼帽。

乌黑的波浪烫发耷拉在肩头,衬着那张鹅蛋脸分外脱俗,是拥有新时代女性的明朗气质,让人看了很舒服。

陈凌看着那风姿绰约的身影,本来就很小的眼睛,立刻就眯缝出两根直线来,有猥琐的调调。

香凝儿抬头看了眼天色,快要下雨了,她径直迈开步子。

包裹在黑色大衣下的素色旗袍,勾勒出香凝儿曼丽的身姿,她扭动着腰身,把戏票给了门口的工作人员,便头也不回的走进戏院。

陈凌还回味着香凝儿的风韵,待反应过来后连忙急匆匆的跟了进去。

步入戏院的时候,这里已经宾客满座。

陈凌四处寻找香凝儿,却没找到。只好按着票上的座位号寻了过去,发现身边坐着个络腮胡子。

“……”陈凌惊讶的又看了眼座位号,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

这该死的票贩子,怎么卖票的时候不说清楚座位号的编排!

“马上要开演了,这位先生,您能不能坐好?挡着我们了。”身后的几位看客有些不高兴,纷纷投来抱怨的目光。

陈凌尴尬的坐了下来,愤懑至极,心里咒骂了几遍卖票子的小贩。

此时,香凝儿正猫着腰,探头探脑的看向陈凌所在的方向,瞧对方愤懑的神态,好笑的松了口气。

“小姐,您蹲在我脚边这么久了,是打算为我擦鞋吗?”一个冰冷低沉的嗓音从上方传了过来。

香凝儿微怔,视线顺着一尘不染的皮鞋上移,撞向了一双深邃冰冷的眸子。

她适才发觉自己躲在别人的脚下,的确有些不雅观。

但这个人说话,怎么如此难听?

长得挺好,没想到还挺会冷嘲热讽的。

清了清嗓子,香凝儿缓缓站起身,挤出一丝微笑来:“抱歉先生,我不擦鞋,但是很想给您擦擦嘴。

奉劝您一句,出门在外,要与人为善。”

“……”男子微讶,蹙了下眉,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

香凝儿连忙坐回到座位,不想让陈凌注意到自己,干脆装起了哑巴,不再与旁边的人争论。

一股香气钻进了鼻腔,男子立刻捂住鼻子,偏头又扫了眼香凝儿。

看这位小姐穿着时髦,举止不扭捏,应该是接受过新思潮影响的哪家小姐吧。

独自出门来看戏?

男子思索着揉揉鼻子,诧异的放下捂在鼻尖的手,又嗅了嗅扑鼻的缕缕幽香。

奇怪,一向对香水敏感的他,却对这种香味没有反应。

这女人擦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

就在男子疑惑间,台上的灯光此刻全部亮了起来。

下方宾客也都安静看向台上,没有再做声的。

京戏,开演了。

《清风亭》是戏圈里的名剧目,也叫《天雷报》。

金英戏院特别邀请宏福戏班子来演这出戏,名角花玲珑反串剧里的老妪贺氏,还有人气小生玉清,饰演张继保,朱荣饰演贺氏的丈夫张元秀。

故事讲述的是:

薛荣一家妻妾不和,妾周氏生下一子后,就被迫将其抛在了荒郊。

孩子被卖豆腐为生的张元秀夫妇捡回家抚养,并取名张继保。

待十三年后,张继保成人,在清风亭下又被他的生母周氏带回了薛家。

张元秀夫妇十分思念儿子,每日都会去清风亭,等盼儿子归来……

香凝儿目不转睛的瞧着戏台,戏台上变化着场景,唱到了张继保中了状元,路过清风亭遇到张元秀夫妇,然而张继保忘恩负义,不想与抚养他成人的两位老人相认。

于是,张继保将两位老夫妻当成乞丐,给了他们两百钱,要打发他们走。

贺氏十分悲愤,将手里的铜钱全部砸向了这个没有良心的张继保。

旋即,张元秀夫妇相继碰死在了清风亭中……

看客们都屏住呼吸,盯着戏台。

只听轰隆轰隆的锣鼓响,雷鸣声在戏院中炸开,台下的看客都被吓了一跳。

“没想到做的这么逼真。”香凝儿嘀咕着,抓起旁边的瓜子嗑起来,看的津津有味。

这最后一场戏,就是张继保被雷劈的戏份。

香凝儿之前在别的小戏院看过这出戏,今天这戏班子,不愧是名班人马,连雷轰的特效都做的如此生动。

台上的灯光伴随着几声雷鸣,全部熄灭。

看客们聚精会神盯着台上,这种京戏的演绎,他们还是第一次见,挺新鲜的。

对于灯光的熄灭,并未在意,还以为是配合戏剧的演绎。

香凝儿的身子往前倾,眯起眸子,努力看向一片漆黑的戏台,只能看到扮演张继保演员的轮廓。

人还立在那里,摇摇晃晃的,后面应是黑色的背景布,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氛围营造的还挺诡异,香凝儿如是想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戏台。

紧接着,一道雷电的特效闪过,瞬间劈在了演员的身影上。

模模糊糊中,能依稀看到,张继保的身影倒在台上,连带着噗通一声闷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滚落在了戏台上。

离台子近的一位女观众,立时惊叫了起来:“啊——!掉下来了!头被雷劈掉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