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看得出来,你在说谎主角冯希梁奕泽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看得出来,你在说谎的主角是冯希梁奕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清Ya。简介:魏彬和王春娇,是在王春娇去南城实习的时候认识的。王春娇那时候刚大学毕业,去了魏彬所在的学校实习,因为两个人平时工作上的接触比较多,王春娇对魏彬渐生情愫,但是,那个时候魏彬已经有家室了。一次同事的聚餐,…

看得出来,你在说谎主角冯希梁奕泽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看得出来,你在说谎》第10章 真相

魏彬和王春娇,是在王春娇去南城实习的时候认识的。

王春娇那时候刚大学毕业,去了魏彬所在的学校实习,因为两个人平时工作上的接触比较多,

王春娇对魏彬渐生情愫,但是,那个时候魏彬已经有家室了。

一次同事的聚餐,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个人都没能控制住那颗躁动的心,做了不该做的事。

从那以后,因为负罪感,魏彬就开始躲着王春娇。

王春娇也知道,她和魏彬不可能有结果,所以,实习期结束后,她毅然决然的回到了北城。

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怀孕了。

为了不影响魏彬的生活,王春娇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这件事情,但是,怀孕终究是瞒不住的,

家里人嫌王春娇丢人,将她赶出家门。

临盆之际,王春娇胎位不正需要剖腹产,必须要家属签字,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她才联系了魏彬。

直到这个时候,魏彬才知道王春娇怀了自己的孩子。

他请了大假,瞒着妻儿,谎称需要外出学习,赶到北城,陪伴王春娇。

魏彬在王春娇心里,一直是偶像般的存在,她不希望自己给魏彬造成污点和负担,

于是,在她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她带着王紫璇,不辞而别。

当时,魏彬的心情很纠结,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王春娇离开后,他郁郁寡欢的回到了南城。

这件事一直都是魏彬心里的一根刺,他委托北城的朋友,打探王春娇的消息。

两年前,朋友找到了王春娇,只不过,是她的墓。

得知这个消息,魏彬心底对王春娇的愧疚彻底爆发了,

他再次瞒着妻儿,辞去了南城的工作,以外派为借口,来到了北城,经过多方打听,他找到了王紫璇所在的学校。

见王强对王紫璇不错,他也就没有打扰王紫璇的生活,想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王紫璇。

当他在便利店门口,听到杨明哲对王紫璇的所作所为时,他的愤怒,一发不可收拾。

等魏彬说完这些,邵英杰的人,也在第一时间赶到。

戴着手铐的魏彬,经过冯希和梁奕泽身边时,缓缓开口,“希望你们别告诉王紫璇我是她爸爸,我,不配。”

看着呼啸而去的警车,冯希转脸看向梁奕泽,“你为什么仅凭一个藏起双手的动作,就能在一开始锁定魏彬?”

梁奕泽耸耸肩,“我不是说了么,他的这个动作,是下意识的隐藏动作。”

冯希的目光,扫视着梁奕泽,“那,你这把手伸进裤兜的动作,也是下意识的隐藏?”

梁奕泽的双手,依旧在裤兜里,

他波澜不惊的转脸看向冯希,“学姐,我都说了,我不是嫌疑犯,你不用刻意解读我,我的这个动作,”

梁奕泽顿了顿,勾起嘴角,“单纯就是为了耍帅。”

冯希的一个白眼,差一点就飞到天上,

她一脸无语的摇摇头,转身走向停在一旁的汽车。

看着冯希的背影,梁奕泽才长舒了一口气,

接着,他小跑两步,追上了冯希的步伐,

“学姐,案子破了,你总可以送我回学校了吧?”

“不顺路,等到前面的路口,我放你下来,你自己回去。”

“学姐,你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啊,你怎么能这样?”

“我还要赶去警局,交给邵队一份结案报告,你要一起去吗?”

“得,你还是在下个路口放我下来吧,我要回学校食堂吃饭。”

办公室。

冯希写完结案报告,点击发送后,才松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

她看了一眼手边的文件夹,顺手拿起翻看,

这是她委托小张送过来的。

最先映入冯希眼帘的,就是那张让她反感,却又散发着魅惑人气息的笑脸。

梁奕泽,男,22岁,北城大学心理学专业大四学生,成绩优异,尤其在微动作研究领域,极具天赋。

父亲,梁文,梁氏集团执行董事;

母亲,刘燕,全职太太。

剩下的资料,就是梁奕泽在学校里获得的一些荣誉证书。

这么看起来,这个家伙的条件,确实不错,

家庭环境优越,却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

学习成绩优异,头脑灵活,观察细致,直觉敏锐。

要说来警局,应该是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了。

想到这里,冯希合上手中的文件,坐直身子,点开文档开始写推荐信。

一直忙碌到后半夜,冯希才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照耀在冯希脸上,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时间,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收拾好办公桌,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冯希正好看见被释放的陈宇。

见到冯希时,陈妈妈拉着陈宇,冲她深深的鞠了一躬,母子两人就离开了警厅。

和陈宇母子脸上欣喜表情成反比的,是刚从南城赶来的,魏彬的妻子。

那是一个气质温和,儒雅的中年女人,此时此刻,她正神情涣散的跟着警察,前往探望室。

冯希抬眼看着外面的晴空,

寻找真相的这条路,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即使是这样,真相也不该被埋没。

成年人,总是该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既然错了,就一定要去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神婆,想什么呢?”

邵英杰的声音,拉回了冯希的思绪。

“没什么,”

冯希淡淡的应了一声,取出车钥匙,递给邵英杰,“还你。”

邵英杰从兜里取出烟盒,拿出一支烟塞进嘴里,“你拿着吧,一组的车不够用,我们的车多,你用着方便。”

冯希看着邵英杰,单挑眉,“哦?邵队怎么这么大方了?”

“开玩笑,”

邵英杰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痞里痞气的笑容,“我这不是还要仰仗神婆,多帮我们二组破几个案子么。”

说着,他点燃嘴边的烟,拍了一巴掌坐在椅子上的浩子,“你小子,太阳都照你屁股上了,还睡个锤子,走了,出现场。”

熬了通宵的浩子,顶着一双熊猫眼,迷迷糊糊的就被邵英杰拽走了。

邵英杰拼命三郎的名声,在警队里是出了名的,敢冲在最危险前线里的人,第一个就是他。

所以,冯希不太介意他怎么称呼自己,

因为,她对有能力的人,可以适当妥协。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