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冲喜驸马爷》全文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冲喜驸马爷,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逸赵曼儿,主要讲述了:天元帝说完,轻咳一声,缓解了一下尴尬。他一个皇帝,英明一生,如今要给自己家这个新驸马道歉。真是传出去,别人都要惊掉下巴。但是没办法,天元帝想,他是值得的……果然,天元帝说完,旁边的赵曼儿,小嘴…

小说《冲喜驸马爷》全文阅读

《冲喜驸马爷》免费试读第44章 谈判谈判

天元帝说完,轻咳一声,缓解了一下尴尬。

他一个皇帝,英明一生,如今要给自己家这个新驸马道歉。

真是传出去,别人都要惊掉下巴。

但是没办法,天元帝想,他是值得的……

果然,天元帝说完,旁边的赵曼儿,小嘴直接惊讶的杏眼圆瞪。

她的父皇,王朝的最高统治者,居然向她的夫君,道歉了?

赵曼儿看看自己的父皇,又看看自己的驸马。

苏逸心中也有些许的波动。

上次天元帝知道自己要带着他的女儿去行商事后,怒气匆匆的走过来,斥责了自己一顿。

想不到他想通之后,却直接跟自己道了歉。

如此看来,这个天元帝,确实担得起百姓对他的爱戴。

只是下一刻,天元帝又悠悠的说:“既如此,那朕的那份,最少得要五成吧?”

他一个皇帝给撑腰,要个五成,这不过分吧?

天元帝说想要入股,可不是单纯的说一说而已。

自从上次苏逸跟他说了之后,他便回去想了很多。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便想着等苏逸做出一番成果,再看看。

但是今天见到苏逸写的这个策论之后,他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既然这屯兵制只能保前期,那他便要抓住这个前期的机会,让国库充实起来才行。

一旦国库充实了起来,后面又有了更多的收入。

即便屯兵制不适合他们大燕了,那他的后代,也能根据现实,做出改变。

这一切,都是要有强大的国力支撑才行。

然而现在的大燕,连他这个皇帝的私库,都已经几乎掏空了。

确实是要做出改变了……

等天元帝说完后,苏逸又觉得这皇帝其实也挺讨厌的。

这狮子大开口,一下子就要五成?

苏逸面无表情的直接回绝:“不行,只能一成。”

天元帝不高兴的说:“朕是皇帝,给你的生意作保,全天下的人,都没这么荣幸。”

苏逸“哼”了一声:“最多两成,多了免谈。”

天元帝咬牙,不甘心的说:“四成!”

“两成!”

“三成!”

“两成!”

苏逸看着他的眼睛,寸步不让。

一旁的赵曼儿,看到岳婿二人你来我往的,觉得甚是有趣,小脑袋也跟着左右转。

天元帝咬咬后槽牙,心想这驸马怎么讨人厌呢?

他一个皇帝,都亲自开口了,只多了一成!

天元帝也“哼”了一声:“两成便两成。”

“后面你若是有别的生意,那朕还是要插一手的!”

天元帝原本想着,把这白糖收归朝廷,做成官营。

但是后来又仔细比对了之后,发现这个其实有点难做到。

无他,糖的产量太少了。

不像盐巴一样,只要有海便可以晒出来。

所以想了想,还是和驸马他们一同,小打小闹一番,先看看成果如何。

听到天元帝服软的话,苏逸也陪了一个笑脸。

“那陛下便等着吧。”

夜幕也快降临了。

天元帝也没有要留下吃饭的意思,谈妥了事情后,便直接起身要走了。

赵曼儿要送他,也被他拒绝了。

“行了,你身子不好,不能饿着,父皇自己走便可以了。”

“这两日,那场闻棠会,你们可得给朕办的风风光光的!”

“那什么韭菜,全割了!”

苏逸笑着说道:“臣遵旨!”

天元帝背着手,心情大好的离开了公主府。

赵曼儿看着自己父皇的背影,也不禁有些兴奋。

能让父皇认可自己夫君,对她来说其实也是一件高兴的事。

“夫君夫君,咱们是不是要准备多一些啊?”

“闻棠会邀请了那么多人,肯定要用很多糕点吧。”

她盘算着,二百多号人,来的肯定也有一百来个。

这一百来个,那不得用白糖多点花样出来,才能让他们的白糖,在那日大放异彩吗?

“放心,我已经交代下去了。”

“闻棠会所需的一切,都已经安排给下人处理了,曼儿已经做的够好了,剩下的就交给夫君吧。”

小妻子是个从到大被养在深闺中的公主,无忧无虑,尊贵至极。

却甘愿为了他,背负骂名,做那些皇室中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

不止出人出力出钱,还亲自还协助自己,把这些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苏逸本来觉得,赵曼儿常年身处宫闱,在这类工作上应该有些生涩。

没想到,她之前三加五除二就把那些繁琐的邀请工作都做好了,并且每一封都交由苏逸看过了。

请帖做的都是工工整整,用词典雅,既体现了诚意,又不失宫廷礼仪,简直是让他刮目相看。

赵曼儿笑嘻嘻的拍拍自己的小胸脯,笑着说:“唔,那夫君若是要我帮忙,那尽管说便是。”

她大大的眼睛里,带着依恋,又有些自豪。

“我也是能帮上夫君忙的人啦。”

苏逸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嗯,我们曼儿真棒!”

……

闻棠会的日子越来越近。

最近几日,大大小小的权贵,无论收没收到请帖的,都开始蠢蠢欲动。

因为之前与陈尚宾听云轩的对答三问,已经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位大燕驸马爷的才华横溢。

因此,有结交想法的各类权贵,可不在少数。

太子东宫中,赵元成之前也同样收到了自己小妹妹的请柬。

不过,在此之前,他却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想要邀请苏逸。

“殿下最近身子虽然大好了,但还是备辆马车好些?”

赵元成更衣时,身边一位有些年迈的老太监关心的问道。

“好些了,何止是好些了,最近身子感觉硬朗了不少。”

“马车就不必了,你见孤什么时候出门坐过马车?”

赵元成眉目中,比起之前那日在大殿上,平添了不少精神气。

他自幼就跟随天元帝外出征战沙场,对于父皇的作风,继承的最多。

天元帝不喜马车,赵元成也是同样如此。

虽然气质上更像是儒生,但是老赵家血脉里的骁勇还是一点没丢。

“那老奴就备上马,叫马夫回去了。”

老太监应答了一声,转身离开。

赵元成此刻也更换上了一身常服,出了门。

马蹄飞快,没多久就到了公主府上。

这时候,小夫妻二人正在家中与厨师研制新的糕点。

宫人来禀告说:“公主、驸马,太子到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