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已完结小说《冲喜驸马爷》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冲喜驸马爷主角是苏逸赵曼儿,主要讲述了:周围的考生,因着陈尚宾这个状元的态度。都纷纷对苏逸同情了起来。听着众人的议论,赵曼儿现在心里,更是自责。原本今日,是为了给夫君庆祝他会试得了好成绩的。现下却变成了一堆人各种遗憾叹气的主场。赵曼儿微微垂…

已完结小说《冲喜驸马爷》全章节在线阅读

《冲喜驸马爷》免费试读第26章 好狂妄的驸马!

周围的考生,因着陈尚宾这个状元的态度。

都纷纷对苏逸同情了起来。

听着众人的议论,赵曼儿现在心里,更是自责。

原本今日,是为了给夫君庆祝他会试得了好成绩的。

现下却变成了一堆人各种遗憾叹气的主场。

赵曼儿微微垂下眉眼,脑袋空空的。

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的夫君好。

场面一时,都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叹息中。

可没想到。

当事人却仿佛并没有多难过,而是有些好笑的看着众人。

“我还没说什么呢,你们倒替我难受起来了,这是做什么?”

苏逸略微挑眉,声音丝毫听不出来半点儿难受。

众人听后,面面相觑。

看向苏逸,确实没有半点儿异常。

这驸马,当真一点可惜都没有?

这般想着,眼神中都有些古怪。

苏逸笑道:“倒是有趣。”

“我用一个第四名,换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燕公主。”

“这买卖难道亏了吗?”

“功名利禄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

“哪里抵得上佳人相伴?”

酒楼包厢内。

听见苏逸声音的一群应考学子,都有些愣住了。

此次会员陈尚宾,更是眨了眨眼,似乎是有些没反应过来苏逸的意思。

苏逸眉眼中待着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神采,紧接着说道:“当初成婚时,拜堂那一刻我就想好了。”

“即便是大燕的公主,那也是我的发妻。”

“那么其余的,都不重要。”

随后,他摇了摇头,有些感叹的说道:“若人生只盯着一番功名看,那该是有多无趣?”

无趣二字。

像是一口黄吕大钟,铮铮作响在每个人的心头。

几个人之中。

忽然想起了一道温和醇厚的声音,应和道:“早知苏兄境界绝非常人能比。”

“今日方才一睹内里真才。”

“才子佳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比翼双飞,此番乐趣又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比的?”

其他人听到有人把自己形容为凡夫俗子,正想要开口辩驳几句。

扭头一看,却发现说话的,正是陈尚宾。

若是别人说他们是凡夫俗子,肯定要反驳一番。

可这话要是从已经连中五元的陈尚宾嘴里说出来,那味道当然就不一样了。

陈尚宾从众人中走出,盯着苏逸的眼睛,面带笑意的说道:“只可惜日后再相见,你是驸马,我是大臣。”

“当初曾想,未来能与苏兄在殿中比试一番。”

“只是后来……陈某确实有些遗憾。”

“但今日一看,苏兄之境界,实在是不同凡响。”

“陈某佩服。”

众目睽睽之下,陈尚宾微微躬身。

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苏逸行了一礼。

这一礼,是陈尚宾对于此次苏逸不能参与殿试的遗憾!

陈尚宾原本是在前不久的那次会面的时候,与苏逸聊了几句。

他发现,苏逸的文章写的不止极好,更是立意新颖。

所以在看到苏逸的排名位居第四,而且不能参加殿试后。

陈尚宾也深感痛心。

然而苏逸一番话,洒脱至极。

又让他觉得,这人的心性,实在是足够坚韧。

能这么快的便适应新的身份,并且乐享其中。

这样的人,谁不说一句,能成大事?

“陈兄谬赞了。”

苏逸温声回应。

眉眼中却有一抹奇异之色。

“我以为众人皆叹我可惜。”

“没想到,竟然有人能懂我的想法。”

“这会元的情思,果真不一般。”

苏逸心里其实对这些人的恭维也好,安慰也罢,都没什么想法。

毕竟,不管怎么样,科考都是他自己的事。

外人的看法影响不了他,也管不了他。

可现在却有一个人,能够理解他的想法。

让苏逸不禁心里有些波澜。

其实当初在他听到陈尚宾这个名字的时候,就知道了他的各种光辉事迹。

此人乃是童生试、府试、院试、乡试再加上此次会试的第一名得主。

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是整个大燕前无古人的“六元”得主!

这样的人,日后如果当了官,想必是能平步青云的。

而苏逸胜就胜在,穿越之后,在考前的最后一次小聚中。

同陈尚宾见面之时,对他稍稍透露的一些先进的政治思想。

如此便得到了这种人物的尊敬。

果然,古代的文人骚客,那心思你真的别猜。

苏逸想着,也不由得生了几分好感。

轻笑几声问道:“依陈兄所见,人生在世,何为第一等大事?”

“功名利禄?红颜知己?家国天下?”

苏逸的这个问题。

其实在陈尚宾看来,其实不只是一种对本我的追寻。

更像是在拷问自己的内心。

在这个书生一心求取功名的时代中。

弥足珍贵。

心中不免感同身受,朗声对答道:“皆不是。”

“对在下来说,人生首要之事,当属问心无愧。”

“问天地,问祖宗,问众生。”

“问我,亦无愧。”

紧接着,他陈尚宾采奕奕,追问苏逸道:“苏兄之才,亦不在某之下。”

“那依苏兄所见,人生之首要大事,又是如何?”

两人问答间。

众人都是听的出神,全然忘了自己是在酒楼包厢里。

面对两个境界比众人高出不少的大才。

全都被他们的谈话吸引,入了神。

不过,赵曼儿却不像别人。

她仰着小脑袋,两只眼睛里满是自家夫君的身影,一脸崇拜。

这时。

苏逸不慌不忙,淡然答道:“依我之见,人活一世,图的不就是个自在吗?”

“也许自由在诸位看来,是拥有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的能力。”

“而在我看来,则是拥有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的勇气。”

“今日我看功名如贱草,他朝亦是心无悔。”

“此等,便是我人生的第一等大事。”

说罢,端起桌上酒壶。

豪饮一大口。

听着窗外喧嚣,看着人潮拥挤,昂首吟咏道:

“白鹤衔榜功名来,晨为俾草夜松柏。”

“江山万里浮云去,哪如佳人入我怀?”

一诗既出,四下俱静!

苏逸宠溺的低头,看着旁边的赵曼儿。

两缕目光对视间。

柔情如水。

“佳人,可曾满意?”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