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后,我成了渣男他皇婶》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韩攸宁霍山小说

经典小说重生后,我成了渣男他皇婶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主角是韩攸宁霍山,主要讲述了:说起来韩清婉的性子,跟老夫人更像些,隐忍擅匿,时刻将自己伪装得无懈可击。直到她几乎触到了权利巅峰时,才慢慢地卸下伪装,至少在韩攸宁的面前是不再辛苦掩饰了。韩清婉自己轻易不出手,一直做着和事佬,让韩清莲…

《重生后,我成了渣男他皇婶》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韩攸宁霍山小说

《重生后,我成了渣男他皇婶》免费试读第39章 缂丝

说起来韩清婉的性子,跟老夫人更像些,隐忍擅匿,时刻将自己伪装得无懈可击。

直到她几乎触到了权利巅峰时,才慢慢地卸下伪装,至少在韩攸宁的面前是不再辛苦掩饰了。

韩清婉自己轻易不出手,一直做着和事佬,让韩清莲当刀子,对她频频栽赃陷害。

她们两人斗得热火朝天,最后谁也没得好下场,韩清婉却是隔岸观火,名利双收。

韩攸宁笑道,“我倒没觉得二表妹是口无遮拦,这般有什么话就明白说出来,也挺好。”

几句话,破解了韩清婉的挑拨离间。

韩清婉面上不显,心底却对韩攸宁开始有了与之前不一样的认识。

胖人并不都是憨痴的。眼前的这位胖表姐,就似是能看透人的心思一般,从一开始就无视她的友善,总是能寻到她的言语漏洞,轻轻巧巧就能扭转局势。

昨日码头之事,她也听二哥说了,陈攸宁居然谈笑间就把二哥给戏耍了。

这哪里是憨痴,分明是狡诈至极!

韩清婉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温婉笑着,“表姐说的对。我竟不能把话说得这么完满好听。”

韩攸宁淡声道,“言为心声,口是心苗。说出的话有几层意思,都是自己心里定好了的。心里若没想让它好听,它自然好听不了。”

她笑了笑,看着韩清婉的脸色,语气依然是淡然无波,“你看,我现在心里不痛快,虽然说出的话没有多不堪,你不也不高兴了吗?”

韩清婉脸上的笑容几欲端不住了。她这么毫不掩饰的锋利,是看没有太子和百官在,就不必装模作样了吗!

她攥了攥手,强作平静道,“表姐真会开玩笑,我们都是姐妹,我怎么会不高兴呢。”

“你觉得高兴,那便是高兴吧。”

韩攸宁神色淡淡,坐到一旁垂眸吃起了点心。

相比之下,韩清婉明显没了平日里的从容,眼底的已经有阴沉之色。

房内的众人和仆妇都惊讶不已,这位表小姐未免太过跋扈!

大小姐那么和颜悦色的,她竟如此不识好歹!

韩清莲斜睨了韩攸宁一眼,虽眼中还是看低等人的鄙夷神色,不过看韩清婉被呛到底还是高兴的。

韩清婉太过完美,太过闪耀,有她在,自己再好看也不过是富贵牡丹旁一株不起眼的野花。

那些高门子弟眼里只有定国公府嫡长女,对韩清婉阿谀奉承,谁能看到她这个庶女的存在?

她天生凤凰命,将来能当太子妃,能当皇后。

自己呢,庶女出身,最多只能嫁个门第不高的庶子,或者是寒门秀才。

同是一个府所出的小姐,同一个爹生的,如此天差地别的命运,又让她怎么甘心呢?

韩清莲笑嘻嘻看着韩清婉,佯作天真道,“表姐这套理论倒是颇有意思。若按表姐的说法,长姐心里是讨厌表姐了?”

韩清婉嗔了她一眼,“二妹,又顽皮了。”

她知道应对别人诘难最好的办法便是沉默和坦然。

她平静坐到韩攸宁身边,目光落到韩攸宁的衣裙上,眼眸倏而一缩。

韩攸宁一身素白,她原以为不过是素白的丝帛绣了流云暗纹,可这么仔细一看,却发现衣裙质素莹洁,烟云缥缈,精致绝伦。虽只有素白浅青两色,却似有数十种白青色渐变组合,虽素净却有雕镂而出的流光溢彩之感——

这分明是缂丝!

缂丝技艺复杂,即便是技艺精湛的工匠,一年不见得能织成三尺。是以缂丝极为珍贵难得,有“一寸缂丝一寸金”之说,一直只供大周皇室。

即便是宫中娘娘,能得缂丝做衣裳的,也不过是地位尊贵的那几位。

皇上对有功之臣偶有赏赐,赏赐比较多的是蜀锦,缂丝却是极少赏赐。

前几年大伯父打了大胜仗,皇上高兴之余,赏赐了大伯父一匹缂丝。说是一匹,实则还顶不过旁的布料半匹之数,不过有十来尺。

大伯父将它给了祖母,祖母如获至宝,请了京中富有盛名的锦绣坊的绣娘,让绣娘反复丈量测算了好几日,方动剪刀裁开,力求不浪费一丝一毫布料。

绣娘用那匹缂丝做了一件褙子,一件坎肩,一方帕子,剩余的边边角角拼凑做了两个荷包。

那荷包她和韩清莲一人得了一个,虽拼得看不出什么纹样来了,却也高兴的连着好几日出去赴宴都戴着,得了一众闺秀的艳羡。

而祖母在有了新衣裳之后,还特意设了赏花宴,请京中贵妇来国公府赏花。祖母的那件褙子,更是让贵妇们艳羡不已,奠定了她在京中贵妇圈的超然地位。即便是那些郡王妃,也对她和颜悦色,颇为敬重。

如今几年过去了,那件褙子和坎肩依然是祖母的心头至宝,只有重要场合才会拿出来穿一穿。而那些贵妇们,每每都要赞上几句,丝毫不会觉得那纹样过时。

毕竟引领风尚的,向来是矜贵的缂丝和云锦。

可如今,陈攸宁一个商家女,居然一身衣裙都是缂丝所制!且看花色,正是今年京中刚刚时兴的!

他们陈家再富裕,终究是低贱商人,用御用之物可是大不敬之罪,是要……

杀头的。

韩清婉收起眼中异色,将腰间的缂丝荷包紧紧攥在手里,这是她今日特意拿出来用的。

她笑着道,“表姐这衣裳甚是好看,这云纹就跟真的似的。”

韩攸宁毫无穿了缂丝衣裳的自豪感,语气随意淡然,“我在孝期,只能穿些素净的,花儿朵儿的我也不能穿。”

韩清婉喝了口茶,“表姐说的是。”

老夫人和小温氏听了韩清婉的话,也朝着韩攸宁打量了起来。

老夫人目光微动,她现在位置离的远,那衣裙上的纹路反而更清晰了些,那些云朵立体逼真,就似在衣裙上飘着一般。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是什么材质了。

她的那件褙子,上面的山茶花栩栩如生,凌空开着,甚至在逛园子时引来了蝴蝶落在上面。

缂丝。

陈家果真是仗着天高皇帝远,无法无天了啊。

小温氏也发现了问题,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老夫人茶盏响动,她循声望去,便见老夫人轻轻摇了摇头。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