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免费阅读,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许大茂何雨柱

重生类型的小说《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哎哟,不错,男女主人公是许大茂何雨柱。简介:次日,一切就绪,这两天忙着结婚的事情,许大茂也没有出去放电影!难得闲暇时刻,许大茂清点了一下家底!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不少!足足有200多块!那年月 货币最大的面额十块钱,可想而知当时的钱,可真算值…

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免费阅读,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许大茂何雨柱

《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第2章 许大茂动用家底,购置绝版邮票

次日,一切就绪,这两天忙着结婚的事情,许大茂也没有出去放电影!

难得闲暇时刻,许大茂清点了一下家底!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不少!足足有200多块!

那年月 货币最大的面额十块钱,可想而知当时的钱,可真算值钱呐!

许大茂清点了一下,拿出了一些打算收集一下最近几年绝版的邮票!

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货的好坏有标准,问题是再好的东西,你也得碰见一个识货的人不是嘛!

正巧,许大茂按照的邮票上的价钱收集了,大部分邮票!

邮票是一个年代的符号,一个时代的文化标志!

许大茂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费尽心思的积攒了大部分那个年代的邮票!

有的是朋友赠送的,有的是许大茂托人出点好价钱!

对方一看就一小纸片,没什么用,又看到诱人的价钱,也就转手给了许大茂!

娄晓娥看到这么多邮票,感觉上有点儿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她想许大茂,肯定有他自己的用意,也没有在外面过多张扬!

回来家后最终还是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问许大茂,“你花那么多钱,搞那么多邮票,干嘛用”?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许大茂嘚瑟道

“愿闻其详。”娄晓娥端着个俊俏的脸庞,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说道

“国外的局势相对稳定了,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大规模的战争爆发。

各国修生养息,开始发展科技,注重教育,搞军事,发展经济!

一步一步往现代化发展!

那时候的祖国繁荣昌盛,而这些邮票即将成为这个国家从弱到强,一步一步逐渐强大的有力见证!

到了那时候,你说这么一个小小的8分纸片能值多少钱!”许大茂慷慨激昂的说道

“眼光这东西虽然不多,但是得有哇!”娄晓娥也跟着起哄的说道

吃个午饭,许大茂下午去乡下有一场电影需要他去播放!

许大茂把放映机,胶卷儿等所需物品放上了他的二八大扛!

跟娄晓娥交代了一下,就出去了!

来到放映的地方!

那年月,村子里可能唯一的娱乐就是听见邻居那家喊一嗓子“村东头,放电影的来了!”

该学的冒,这个放映员来到了村子里,几个热情的小伙儿不停的搭讪,“今天晚上放啥电影!”

“地道战,地雷战,双枪李向阳,你想看哪个?”许大茂一一介绍道

“啥都行,啥都行,打仗的片子啥都行。”周边群众叫嚷道

几个好心的青年,帮忙撤上了白布!

寒暄过后,夜幕降临,放映员正式就位!

《地道战》里,树洞里,牛槽下,地窖里,水井里!烟台下,年曲折几公里的地道,遍布整个村落!

村民们看到鬼子来啦!

先布置好机关,躲进了地道里。

围追堵截,搞的鬼子们不能首尾相顾!

来一波敌人,打退一波敌人!

看的观众们,一个个拍手叫好!霎时间那叫一个是人声鼎沸!

电影放罢,一个个还看的意犹未尽!

再好看的电影,也得有曲终人散的时候,纷纷拿出棒子面,红薯,以表示对许大茂劳动成果的肯定以及尊重!

“大叔,大娘,哥哥,姐姐,吃的用的多少给点就成,把你家里那些仍又扔不了,用又用不上的,瓶瓶罐罐给上几个!

那年头本来就没多少吃食,家里人口又多,一听说有人要那些瓶瓶罐罐儿,几个大叔,大娘纷纷回家去找!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许大茂整了个满载而归!

回到家里,许大茂洗去一天的风尘!

“晓娥,我这累了一天了,帮个小忙把收回来的东西归置归置!”许大茂慵懒的坐在靠椅上说道

“没问题!”娄晓娥也挺识趣儿

“这罐子,看这色泽,纹路,以及花纹恐怕得有些年头了吧!”娄晓娥貌似认出了一个罐子,但是不确定的说道

“我婆娘行啊,有眼力,你还认识这个”!许大茂打了个哈欠用少有的惊讶语气看着娄晓娥说道

娄晓娥白了他一眼,又在里面仔细翻找!

“哎,哎,哎,你看这个,这上面有落款,”娄晓娥惊叫道

“刚夸你两句,女孩子不要这样大呼小叫的!”许大茂愤愤的说道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也是让这许大茂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滴个妈耶,媳妇儿 ,我们这是要发呀!”说着激动的对着娄晓娥的脸蛋狠狠地亲了一口

“不要我大呼小叫的,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吧!”娄晓娥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臭骂道

“这印章落款,字迹指向了一个人,因为缺乏专业知识,我还不能确定!”许大茂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啧啧的说道

许大茂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整理好,生怕弄坏了!

“有了宝贝,就忘了媳妇咯!”娄晓娥娇嗔的说道

“瞧你说的,人不如故,衣不如新,这些身外之物,哪能跟我这美娇娘相提并论!”许大茂紧紧的盯着娄晓娥的眼眸态度诚恳的说道

“别跟我耍嘴皮子,我既然成了你许家的人,不管怎样你的对我好,我此生便无他求!”娄晓娥也用同样的态度说道

“不对你好,对谁好,天色不早,娘子可否就寝呐?”许大茂带着微微的倦意询问道

“折腾了大半天,都快半夜了,睡吧睡吧!”娄晓娥回复道

躺下的许大茂也是睡不着觉,想到既然有了收集古董的渠道,当然也得有识货的本事不是嘛!

思来想去想到了,这古董当年的行家,关老爷子!事不宜迟明天先去拜访着关老爷子!

第二天一大早,许大茂也不管娄晓娥,是否起床,急匆匆出了门!

多方打听,终于找到啦,关老爷子的住处!

回到家里,许大茂带上了一件唐朝官窑,带上一点儿甜品,半斤花生米,两瓶儿上等的汾酒!

这许大茂在打听关老爷子住处的同时,也了解到关老爷子平生所好____美酒!

骑着他的二八大杠,准备登门拜访!

上了大道走小道,穿胡同走巷子,九曲十八弯,一路波折来到了关老爷子的门前!

许大茂走上近前,仔细一瞧门是虚掩着的,用手在门上巧了两下,无人应声!

正转身离开时,听见两声老者的咳嗽声,遂及转身,推开门一看,正是关老爷子,叼着旱烟坐在床榻之上,往门外瞧!

关老爷子见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年轻后生,心想“我这么大岁数了,找我能有什么事!”

思忖的同时,也摆了摆手,示意许大茂离开!

这不抬头不打紧,瓷器上的光辉,迎着早晨十点钟的太阳,在他眼前晃!

定睛一看,不禁惊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心想这年月了,哪里还有年轻人稀罕这些老物件!

其实许大茂来之前就做了打算,这求人办事你得投其所好,正巧这唐朝官窑成了此次登门的敲门砖!

见这关老爷子,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许大茂也赶紧往前走上两步,坐在了关老爷子的面前!

“小娃娃,此次登门拜访,所谓何事呐!”关老爷子直言直语的问到

“我叫许大茂,是这个轧钢厂的放映员,由于小时候在街坊家见过古董之类的东西,所以对这方面的东西特别感兴趣!”许大茂自我介绍道

“感兴趣?怎么个感兴趣法儿?”关老爷子问道

“这些东西都是咱这中华五千年来风风雨雨的见证!

甲骨文说明了文化的起源,

刀币象征着五千多年钱的祖先,开始学会衡量货物的价值!

竹帛成书,流传下来,让我们知道历史的发展进城!

唐三彩,让我们见证了一千四百多年前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朝代!

说这些小的,咱再说说大的!

就离我们不远的北京城北的八达岭长城,历尽沧桑巨变,见证了一个个朝代的兴盛迭代!

当你站在那万里长城上,抚摸上面的每一块城墙,你会感受到五千年前的召唤!

感受秦始皇为了抵抗匈奴,不惜举全国之力,修筑这万里长城,可所谓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啊!许大茂慷慨激昂的说了一通

听的这关老爷子,连连叫好!

许大茂眼看时机成熟,又摸透了这关老爷子也是性情中人,直言不讳的说道“还请关老爷子把我收为你的徒弟!”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关老爷子边说边摆手!

许大茂看关老爷子连连拒绝,面露一丝失望之情!

这小小的表情虽稍纵即逝,可也被关老爷子捕捉到了!

“拜师有点小题大做,你可以常来我这里坐坐,在古董方面咱们可以互通有无!”关老爷子说道

“好,好,好!”听到这话许大茂如获至宝般大声说好

“但是,我也是有条件!”关老爷子话锋一转

许大茂静听这关老爷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来了,带上两壶好酒,我这人岁数大了,一条腿都迈进棺材里的人了,也没啥爱好,就想整两口儿小酒!”关老爷子嘿嘿一笑的说道

“不成问题,别说好酒,还有好肉呢!”一听这话许大茂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说道

正所谓,人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俩人相谈甚欢,一时间忘了时间了!

眼看日落西山,许大茂也不便多做逗留!把那“敲门砖”留下,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关老爷子的家!

归心似箭,不多会儿许大茂回到了四合院!

正巧不巧碰见了刚从轧钢厂回来的何雨柱,何雨柱一看是许大茂,连正眼都没瞧一眼的往院子深处走去!

“小子,我这里有两瓶好酒,正好赶上晚饭,你也不用生活,过来我这边凑合一顿!

顺便咱俩也聊聊,把心里的疙瘩都解开”!许大茂见何雨柱不想理他,故意调侃的说道

“你丫能憋出好屁,我就不姓何!”何雨柱用嗤之以鼻的态度说道

“人呢,都是会变的,况且咱俩一起长大,你就比我大两岁!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不值一提的小事,何必挂在心上,耿耿于怀呢!”许大茂笑呵呵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合着是我小肚鸡肠了格局小了!”何雨柱说道

“别扯犊子,你就说你喝不喝的了,我这酒已经备上了!

回头让我家晓娥整点花生米,这个酒局不就成了!”许大茂思索的说道

何雨柱不为所动!

“你丫,我看你就是没有量啊,喊你喝个酒,你看你那怂样!

是怕喝不过我,是不是”!许大茂直接将了何雨柱的军

“行,今天谁要先喊停,谁他妈是孙子!”何雨柱愤愤的说道

一盘花生米,两瓶二锅头!俩人围着灯光下的圆桌子一前一后坐了下来!

“柱哥,我自罚一杯,先干为敬!”许大茂说着举起了酒杯,一仰脖儿,就听“呲溜”一声一杯酒下了肚!

“自罚一杯,从何说起!”何雨柱纳闷的问道

“小子,这么些年还真没见你这么客气的叫我一声哥,咋?这还真是出息了,懂了礼数?”何雨柱一连抛出了几个问题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里多风雨,以前的事咱就翻了篇儿了!

从今往后,你有什么事,给我许大茂吱一声,但凡小弟我能帮上忙,绝不当孬种!”许大茂借着几分醉意吐露了心声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几天不见小子你还真让我何雨柱动了恻隐之心!”何雨柱说道

“好了好了,话已至此,多说无益,愿咱这俩好兄弟,道相同咱们携手并肩,道不同咱们顶峰相会!”何雨柱说着俩人示意干了手中的酒杯

许大茂和何雨柱这一对冤家,算是和好了!

看着许大茂性情大变,何雨柱对以前的种种过往也就不再多提!

不知不觉依然到了深夜,各自回屋休息了!

第二天厂里安排的放映任务去离城不远的乡下放电影!

许大茂按照剧情的回忆,放了一天的电影,临走时热情的相亲们送来的白薯!两只鸡!还有一些没人要的瓦罐,字画!

回到家中,边洗漱边安排贤内助娄晓娥把东西归置归置!

回过头来看见还有两只鸡,找了个笼子,放在屋外的窗沿底下!

寻思着一公一母能下个蛋,那个年月劳动力底下,营养跟不上,这鸡蛋呢也是紧俏的物资!

有鸡蛋吃,顺便还能下点儿小鸡仔儿!这样不就好很多了嘛!

安顿好两只鸡,回屋收拾准备休息,咋一看桌子上赫然放着一块儿玉质小吊坠!

许大茂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番,挂在了脖子上!

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生!温润至极!

见娄晓娥已经熟睡,也便没有过多叨扰,拉过来铺盖,浅浅睡去!

人一旦睡着了,这玉坠就发挥了功效!

一丝凉薄之意,沁人心脾,在许大茂身上游走!这些都是表面现象!

内在的实质,就是这玉坠的凉薄之意顺着许大茂的七窍缓缓进入了许大茂的脑子里!

许大茂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这玉坠是个好东西!

正所谓,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

这玉坠也是个包罗万象的小小世界!

因为玉器本事温润之物,这玉器里的小世界自然而然也是,温润的世界!

这里头天圆地方,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空气清新逼人,草木生机盎然!

做这个梦,许大茂脸上也是一丝笑意,睡着了还那么高兴!

随着一声鸡鸣,许大茂的美梦也被吵醒了!

收拾了一番,回味昨晚上的梦呢,咋一想梦里的画面,就想找个东西试一下!

想起昨天拿回来的两只鸡,走到鸡窝前,低头一瞧!

“我滴妈呀,我这鸡怎么少了一只!”许大茂对着笼子里的另一只鸡说道

听见动静,娄晓娥也出来了!也是一头雾水,好端端的一个晚上丢了一只鸡!

从厕所回来的一大妈听见了上前询问情况!

“这丢都丢了,赶紧找找吧!”然后鼓动大家分头去找!

这时候何雨柱对外面的事情并不知情,把前两天买回来的鸡给炖了,准备开涮!

门吱嘎一声开了,二大爷进来了!

“好小子,我们都在大院里找鸡呢,你一个人直接都给炖上了!”二大爷一看情况,不明所以的指责何雨柱

“你别在这女人生孩子____血口喷人”何雨柱骂骂咧咧的说道

“那你跟我说你这鸡是哪儿来的!”二大爷连珠炮的追问

“我一轧钢厂的厨子,我差你那一点吃食,从哪来的你管不着!”何雨柱丝毫不退让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都过来看呐,这鸡找着了,在傻柱的锅里蹲着呢!”二大爷冲着屋外喊道

众人听见二大爷吆喝,把傻柱的屋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一言我一语,最后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一大爷在这大院德高望重,说话极其有分量,看他们吵的不可开交!

“开会,召开全院大会,“破案”!一大爷大声喝道

众人也都识趣,分分围在大院子里!

何雨柱把鸡是怎么来的,一五一十说了个来龙去脉!

二大爷,表示不相信!要求一大爷主持公道!

在大院一干众人面前,两个人还是互不退让!

一大爷拿了惊堂木,像模像样的拍了一下桌子!

“大茂,傻柱已经说了他的鸡是怎么来的,你能说说你的鸡是怎么来的吗?”一大爷看向许大茂询问道

“我这不是前两天下乡放电影,热情的村民送了两只,我寻思着,让它下个鸡仔儿!下个鸡蛋!

这不晓娥也过了门了,想改善改善以后得生活水平!

没成想,刚拿回来就让人给偷了!”许大茂解释道

“不过那也不应该是傻柱拿了去,我这一公一母,丢的是个母的,看他锅里炖的是个公的!”许大茂补充道

“哎,你说这蹊跷不蹊跷!”院子里有人低声细语

“这院子就这么大,咋,他还能飞了!”一大爷说道

听这话,院里众人忍不住哈哈一笑

“这不是他傻柱拿了,还会有谁!”二大爷矛头直指何雨柱!

“是我拿了,又怎样,按照市面价钱赔给他就成了!”何雨柱还想狡辩,仔细一想怕“火苗”引到棒梗身上,就拦了下来

说归说,闹归闹,眼尖的许大茂还是看出了端倪!

“满大院就咱们这几号人,为啥不见棒梗和他那俩妹妹!”许大茂话锋一转

这不说还好,秦寡妇还在暗自庆幸!

眼看着大会即将结束,矛头又回到自己的儿子身上,顿时心就提到嗓子眼!

“是我拿了,锅里不炖着呢嘛!”何雨柱赶紧拦下责任!

“锅里的公鸡母鸡我还分得清!”许大茂说道

院子里众人哗然!

“这小孩子,小小年纪就开始偷鸡摸狗了?”

“是啊,这年纪不学好!长大了还了得”

“也不知道这当娘的怎么管教的孩子”

院子里你一言我一语!

这话传到秦寡妇的耳朵里着实不好受!

要怪也只能怪他那短命的丈夫!

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撒手人寰,丢下这一家五口人!

棒梗呢也是,偷傻柱的,傻柱不吭声,那是他惦记你娘的身子!

棒梗不明所以,在傻柱那里养成的习惯,现在一时半会儿,收不了手!

在那个生产力低下的年月!

能吃饱就算不错了,能吃上肉那得是啥日子呀!

于是棒梗,瞅准了时机,把许大茂家的鸡给烤了!

目标明确,院子里的一干众人把矛头指向了棒梗!

“棒梗人呢”!二大爷直接点道!

“可能上学去了吧!”一大爷赶忙搪塞道!

院子里的人,一个个不愿意善罢甘休!鸡丢了事儿小,道德败坏事情就严重了!

他们可不愿意院子里出了一个偷鸡摸狗的小贼!

“丢了就丢了吧,是他偷了也就算了,小孩子嘛,小小年纪,行差踏错在所难免!”许大茂补充道

“这个年纪正事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跟不上,还了得”!

此言一出,院子里男女老少,对这个许大茂算是刮目相看!

这许大茂像是变了个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