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最新章节目录

热门网络作者哎哟,不错的新书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推荐大家阅读,本书的主角是许大茂何雨柱。简介:这许大茂一合计,闫解成后天举行婚礼,我这里还有一天的时间,最近也没有什么电影的播放任务!简单给自己收拾的那叫一个紧趁利落,骑上他的二八大杠,去找关老爷子!因为之前来过一次,这次来就显得比较轻车熟路了!…

《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最新章节目录

《我许大茂放电影,只收邮票或古董》第10章 许大茂拜会关老爷子 得到意外收获

这许大茂一合计,闫解成后天举行婚礼,我这里还有一天的时间,最近也没有什么电影的播放任务!

简单给自己收拾的那叫一个紧趁利落,骑上他的二八大杠,去找关老爷子!

因为之前来过一次,这次来就显得比较轻车熟路了!

停放好车子,上前敲门,真是应了一句“小扣柴扉久不开,应怜屐齿映苍台!”

“你是来找那个姓关的老汉的吧!”斜对过不远处,一个老汉悠然的说道

许大茂寻声看去,只见老大爷坐在摇椅上,从怀里拿出一杆老烟杆,慢悠悠的从怀里的布袋里捏出一点点烟丝放进烟嘴里!

“是的!怎么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敲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开门!”许大茂走上近前,拿出火柴给老汉点燃了烟丝!

“他呀,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的!”老汉抽了一大口烟说道!

“你说他会去哪儿呢?”许大茂不解的问道!

“按照今天这个日子推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点儿他应该在庙会上!”老汉呵呵一笑说道

“庙会?这附近有庙会我怎么不清楚?”许大茂紧接着问道

“你不清楚的多着呢!”老汉说着顺便敲了敲手里的烟杆儿,放回去的同时,被许大茂瞄上了!

仔细盯着,就觉得这烟杆儿很有眼缘,但是具体的自己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

“大爷,你这烟袋我能瞧瞧吗?”许大茂看到如此精美的物件儿,总想把玩把玩!

“看看可以,不能拿走!”老大爷说着递了过来!

“嘶,这是个好东西呀!”许大茂心里暗自思忖!

只见微微发烫的烟锅上刻着几行字,由于年代久远,只能勉强辨认!

上面雕刻着“牙首铜锅,赤烟常火,可以寮疾,可以做戈,阅微草堂制”

许大茂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大脑快速的翻动着!

许大茂心想之前在翻阅书籍的时候见过这个东西,只不过没有太在意,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大爷见许大茂若有所思,生怕他会惦记自己的宝贝!

“看好了没,看好了我就收了回来!”说着这位老大爷便拿了回去!

许大茂知道这是个宝贝,可是也不能光天化日之下,明抢呀!只好作罢!

“早上枝头喜鹊叫,正当午时客来到!”关老爷子一脸开心的从不远处走来!

“你这是干嘛去了,这么久才回来?”许大茂明知故问道

“唉,自己一个人闷的慌,上街上溜达溜达!”关老爷子提着买回来的菜说道

“怎么你知道我今天要来吗?还特意备点菜!”许大茂拍了拍二八大杠后座上的两瓶酒嘿嘿一笑的说道

“一把岁数了,还不能有点爱好不是!”一旁的老爷子酸酸的说道

“老爷子好,您晴好吧,中午去我那屋里吃吧!有好菜,这不还有酒呢!”关老爷子微微欠身跟坐在摇椅上的大爷招呼着

“你们玩儿,你们的,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老大爷说了一句,拄着拐杖慢悠悠的回屋了!

“得,看来他也有好吃的了,不稀得咱们这一口儿了!”关老爷算是个明白人,把老爷子看的透透儿的

两个人说笑着,回到了关老爷子的屋里!

“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有茶有水,想喝点儿什么自己动手吧!我也顾不上你了!”关老爷子提着菜进了厨房!

这许大茂也真不含糊,还真当成了自己家,悠悠狂狂,从架子上!取了点儿茶叶,冲起茶来!

烧水,沏茶,冲茶,泡茶,一气呵成!这茶果真是好茶,往嘴边一递,一股清香说着你的鼻孔,只穿肺腑,沁人心脾!

许大茂这边喝着茶,关老爷子那边起锅烧油,炒着菜!

放进去的辣椒段可能太辣了,把关老爷子直接呛的咳嗽了两声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

这从厨房跑出来不打紧,看到了许大茂手里茶具,不禁的呆了一下!又害怕许大茂看出端倪,又佯装镇定的回了厨房!

关老汉心想,“这厮不会是惦记上了我的茶具吧?这许大茂来者不善呐!但愿刚才没有被他看穿!”关老爷子心存侥幸的思索着

不巧的是,刚刚关老爷子从厨房那边出来时,脸上的表情虽然说是稍纵即逝,也被细心的许大茂补抓了个正着!

得亏这一套茶具没有特别明显的花纹或者器型,并不是前世里达官贵人家里的用品!这并没有引起许大茂太大的兴趣!

许大茂也不由得暗自盘算着,从外观上看不出来些许端倪,但是从关老爷子的举止动作上看得出,这器具也并非是一般的东西!

不妨等到吃饭的时候,试他一试,就能猜出个大概了!

思索间饭菜已然做好,摆放好了餐盘碟碗,两人围着一个四方桌对立坐下!

许大茂从车子上拿了下来了酒!浅浅的倒上两酒盅!

“美酒配佳肴,你小子来一趟也算是值了!”关老爷子并不是抠门的人,说这话只是想让许大茂的心理拉回来,别让他打自己茶具的注意!

“门口老汉那个烟杆儿你可认得?”许大茂干脆不着他的道儿,避重就轻的扯别的

“总是见他用,没有仔细瞧过!不过听人说那是个宝贝,好像是纪晓岚的东西,至于怎么到了他的手里,这就不得而知了!”关老爷子看

“你说的是收音机里说书人说的那个纪大学士纪晓岚吗?”许大茂听到这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莫非还有第二个纪晓岚吗?他这个烟袋少说也得有一百多年了!

正所谓,乱世黄金,盛世古董你可懂的?经过战火的洗礼,岁月的沉淀,这东西能留存下来也是一个奇迹!”关老爷子说道

“为什么说成是,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呢?怎么不反着来?”许大茂不解的问道

“人逢乱世,为了躲避战火,常常四处奔波,带着金子到哪儿都能弄口吃的对吧!

但是,你要是带着那些瓶瓶罐罐,路途颠簸一不小心碎了,他就不值钱了!走到哪儿不能随时变现,也就自然而然的贬值了!

反着来说,来到这太平盛世,经济复苏,国家昌盛,人们也就相对来说安定了下来,然而这些古玩器具,也就相对来说保存的比较完整!

当然了,能够遗留下来的,自然而然就成了珍品!这点道道儿你都不懂!”关老爷子喝了一口酒解释道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他那烟锅子,整过来!你都说了这是个稀罕物件!”许大茂夹了一粒花生米说道

“他那个,你想都别想了!”关老爷子提起这个也是直摇头

那个老汉年岁大了,孤家寡人一个,一家人死的死亡的亡,就剩下个烟锅子当宝贝!

这烟锅子在的话,还有人时不时的以上门收的名义来跟他唠唠家常,解解闷!

但凡那天,真让谁惦记了,这老汉估计得心疼死!所以但凡见个陌生人,他都能拿出来显摆显摆!

两个人推杯换盏,不一会儿就有点上头了!

这时许大茂计上心来,想试一下关老爷子!

趁着关老爷子不注意,把炕上的一块棉布片儿,不经意的掉落在脚下!

端起茶具喝了一口茶,趁着醉意一个不小心把茶具放空了,没放到桌子上,掉在了地上的棉布片儿上!

“哎呀,实在不好意思,与您相处总是感觉人逢知己千杯少!一下子没搂住,喝的有点多了!”许大茂说着赶紧起身去捡地上的茶具!

就这一个小操作,直接吓的关老汉醉意全无!关老汉一个激灵从炕上跳了下来!

慌忙从许大茂手里拿了过来,仔细查看有没有伤到茶具!

“小子,你今天来是不是有点存心不良呀,来到这里总是惦记我的宝贝!这次又想卷走我的啥东西?”关老汉小心翼翼的收起那套茶具,不满的说道

“你这里的我啥也看不上,就想要你手里的宝贝!”许大茂经过这么一试算是探出了关老汉的老底儿

“这东西不能给,你要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整个赝品!”关老汉心疼的抚摸着刚刚包好那套茶具

“你能搞来赝品?在哪儿呢?”许大茂一听有眉目顿时来了兴趣

“这东西那还不好说,赶紧吃,吃完我带你开开眼!”关老汉催促道

一听这话,许大茂干脆不吃了,起身下了炕!关老爷子见状也跟着走了出来!剩下一桌子的残羹剩菜!

两人边走边聊,此次要去的地方,就是门口老汉说的庙会!

庙会隔上一段时间就会举行一次,这里融汇了四面八方的奇珍异宝!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你有没有一双“火眼金睛”能从这鱼龙混杂之中,挑出上成的好东西!

整个庙会以田字格的方式呈现给南来北往的客商!

左上角主要经营的就是一些把大家的字,或者画!

右上角则是一些盗墓贼,从尸体里弄出来的比如夜明珠啊!又或者凤钗金银首饰,他们通常都拿到这个地方销赃!

左下角就是一些瓶瓶罐罐,什么宋窑里烧出来的定白瓷!还有什么唐三彩,青花瓷!这个地方就产这些!

右下角呢,就比较特殊了,这个地方什么东西都能见到!有刚入行的跟着师傅学门道,也有一些老油子在这里明买暗卖!

两个人就这样走着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呢,很多人都是整上一张大布铺在地上,把自己兜售的东西摆在布上!

再往里面走的话,就成了完整的店面!许大茂第一次来,看的那叫一个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俨然一个大型的交易市场,叫卖声此起彼伏,来这里游玩的人络绎不绝!

虽然说天气寒冷,但是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两个人边走边聊,时不时的驻足观看!

“有兴趣没,要不要淘上一两个宝!”关老爷子问道

“有是有,不过这东西我也是大部分在书上查阅过相关的资料,并没有实际上接触过真品!”许大茂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刚走不远就被一位卖家喊住了!

“这边走这边瞧哈!好货这里有,这里有好货!”听见叫喊声关老爷子定了定身形,拉着许大茂在这个地摊前蹲了下来

“老板,过来瞧瞧,看看有没有上眼的!”地摊前的老汉看许大茂衣着光鲜,一口一个老板的叫嚷着

许大茂一听心里美滋滋的!长这么大还没人这么亲热的声称自己为老板!

“一看你就是个行家里手,你看看有没有相中的,相中的给钱就卖,相不中我这里还有其它的好东西!”贩卖文物的老汉见许大茂两人在自己的摊位前蹲了下来,也不敢怠慢

文物贩子大抵有以三种形式出现,一种就是现在这种情况,整个小摊位,有人问了,就搭个价钱,能出手就出手了,赚取个差价!

行情好了,一天开张了能有不菲的收入,行情不好的话,也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还有一种就是以假乱真,根据见过的实物,拍下照片,量出尺寸再找一些能工巧匠,做出一些高仿的赝品,忽悠那些不识货的人,或者半吊子的行家!

等到货物出了手他们就按照劳务分配给予一定的报酬!往往是以一个组织的形式出现!

还有一种就是守株待兔,看到那些行为举止,衣着光鲜比较排面的人,他们就会上前主动搭话!

因为这些人都是目的性比较强,时间安排的比较紧,来到这种市场闲逛事假寻找宝物是真!如果有缘碰见合适的东西!

只要价钱合适,他们并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耽误太多的时间!这样的话,文物贩子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收取较大的利益!

这不老汉看到了许大茂,直接上前搭话,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一个大主顾!很显然今天他的小算盘算是打错了!

许大茂行长搭话,被一旁的关老子使了个眼色怼了回去,示意一会儿我在跟你细说!

关老爷子,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看成色,质地!做工,以及根据器型,暗暗推断这个东西是出自哪个朝代!

推断这东西,是不是高仿的赝品,因为这个东西说白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旦掉进去,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他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刚入行的小白,就这么掉进别人的圈套!

“这市场这么大,我们再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关老爷子推搡着许大茂示意离开!

两人刚起身,就见旁边摊位的一个小伙对着这个摊位的老汉说道:唉,有那个老头在!今天你的单子注定是成不了的!”

“为何这么说?”老汉一脸懵逼的问道!

“你都没看见那个年轻人旁边的老汉,一个劲儿的挤眉弄眼!有这个人在,十有八九你得黄了!”那个小伙接着说道

“你说的这个问题,当时没太注意,主要是想着这一天都过去大半晌了,也没开张!

好不容易来个主顾,还不是想着能踹出去最好不是嘛!

没成想后面的老油子坏了我的好事!”老汉略感无奈的说道

“啥也不能怪,只怪你的东西太次了,要不然这一单子,即使赚不了太多,至少能顾得上,今天的温饱问题!”小伙子接着分析道

“人都走远了,扯那些犊子没什么卵用,唉!”老汉长叹一声坐在了背后的椅子上

这边暂且不谈,再说说许大茂和关老爷子!

庙会太大了,一时半会儿也看不过来,只好走马观花!哪里有好的,哪里围的人多,就往哪里钻!

站旁边看一会儿,听听别人怎么说,也好给自己多长点儿这方面的见地!

俩人来到这个卖烟锅的摊位钱,驻足观看!

只见许大茂微微一笑来了兴趣!

“这不是你家隔壁那个老汉同款的烟锅吗?”许大茂拿起一个跟关老爷子谈了起来!

“你懂个啥,他们就是弄点儿赝品,来这里卖的,从而吸引更多慕名前来的人!”关老爷子骂骂咧咧的说道

“瞧这做工,这手艺,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了都!”许大茂啧啧称奇

“唉,不对呀!这烟锅上雕刻的字怎么没了?”许大茂拿着烟锅仔细打量着

正在这时,两只眼睛被人用手在背后蒙上了!

“这谁呀这,大白天的跟我在这儿闹着玩呢?”许大茂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的一哆嗦

“胆小鬼,大白天你还担心被人吃了不成!”背后的于海棠咯咯一笑的说道

“咦,你怎么还有空来这种地方啊!”许大茂见到熟人格外亲切

“怎么了,你礼拜天都能出来溜达,我礼拜天就只能待字闺中吗?”于海棠轻轻拍着许德邦的肩膀说道

“嗯,不对不对,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很好奇,你也喜欢这些东西吗?”许大茂说道

“这位是我的老师父,你看俺一时激动忘了介绍了”徐德茂说着,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关老爷子

“之前听你提起过,一直没见过真人”于海棠真会说话呀

“诶,对了,昨天晚上跟你搭讪,那何雨柱你看着怎样?”许大茂见到了于海棠想起了昨天晚上对何雨柱说的话

“怎样?你追不到我,你就想让你的朋友追我吗?”于海棠见许大茂开门见山,也就干脆来的比他更直接

“唉,瞧你这话说的!”许大茂被于海棠这么一问,竟一时语塞

“他的妹妹何雨水,你知道吗?我俩是大学同学!现在让我嫁给他的哥哥,这不是闹笑话呢吗?”于海棠说道

“闹什么笑话,大学同学不好吗?你懂个啥,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许大茂见于海棠谈话句句说重点从不废话,许大茂干脆也不藏着掖着了

“改天有空了再说吧,我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了”于海棠因为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就先行离开了

真的是无巧不成书啊,万万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能碰见她于海棠,跟他聊起何雨柱,她并没有做过多的回避!

看来这件事只要我再加把劲儿指定能成!许大茂心里暗暗打起了小算盘!

于海棠之所以不反感何雨柱,是因为何雨柱的妹妹何雨水,在很早以前就跟和于海棠讲过关于她哥哥的事情!

所以于海棠在考虑到何雨柱有两套房产(自己一套,妹妹一套!)和在轧钢厂安定的工作之后,也做出了明确的选择!

原先的时候,于海棠和林伟民一直处朋友,可后来年纪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于海棠通过长时间的接触!

发现林为民工作听起来是不错,可是那个饭碗随时都会丢,所以她也不想以后跟着他吃苦受罪!

话再说回来,哪个姑娘不想嫁个好人家!一辈子虽谈不上锦衣玉食,最起码不用为了一日三餐四处奔波吧!

再者就是这个林为民,好吃懒做,整日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听到这些的于海棠父母,也是说什么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姑娘美好的一生断送到这样的人手里!

后来无意间碰见了何雨水,两人从毕了业之后也是多时未见,好不容易遇见了也是相谈甚欢!

从何雨水那里,于海棠了解到了何雨柱,也从新审视了一下自己当前的状况!

之前跟许大茂在轧钢厂宣传部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着急忙慌的给自己介绍对象,这前前后后两天时间,许大茂一直再说这个事情!

于海棠也开始动摇了,仔细想想,嫁给一个厨子,至少不用担心吃的问题了!

另外这个何雨柱一个月将近40块钱的工资,那也是让人看了羡慕不已!

扯的有点远了,话说回许大茂!

两人兜兜转转一大圈,实在是累的够呛!关老爷子虽说年纪偏大一些,可是不管大路小道儿,全凭两条腿,所以这些对他来说还是小意思!

许大茂就不行了,从近了宣传部,单位里颁发了自行车之后,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自行车!

另外这个自行车在那个年月,的确是身份的象征!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