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新七侠小小五义》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新七侠小小五义》最新章节目录

文学小说小说《新七侠小小五义》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无_名,主人公是房思山刘鹤轩。简介:莫笑江湖少年梦,谁不少年梦江湖,曾经年少立志三千里,如今踌躇百步无寸功,懵懂半生,庸碌尘世中,转眼高堂皆白发,儿女蹒跚学堂中,碎银几两催人老,心仍少,皱纹却上明目中。浮生醉酒回梦里,青春人依旧,只叹时…

《新七侠小小五义》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新七侠小小五义》最新章节目录

《新七侠小小五义》第1章:展骏完婚洞房花烛、展南侠夜会神秘人

莫笑江湖少年梦,

谁不少年梦江湖,

曾经年少立志三千里,

如今踌躇百步无寸功,

懵懂半生,庸碌尘世中,

转眼高堂皆白发,儿女蹒跚学堂中,碎银几两催人老,心仍少,皱纹却上明目中。

浮生醉酒回梦里,青春人依旧,只叹时光太匆匆。

大家好我是无名,《新七侠小小五义》今日开书。

新七侠:小双侠:神枪震八方丁子豪、

一刀夺魂丁子俊、小南侠:震古烁今南剑仙展骏、女侠:媚影伏虎仙子柳如雪、忠义侠刘鹤轩、玉面仙猿飞行侠袁武、神掌天地侠房思山。

小小五义:老大:千手如来、银锤横扫千军徐彪、徐艺鸣。

老二:玉笔神判铁莲童子卢旭。

老三:小义士艾天杰。

老四:剑斩山河、掌镇五洲白羽轩。

老五:闹海蛟龙水上漂蒋少泽。

列位说刘鹤轩是不是辈分太低和这些人不能融合在一起?这就叫江湖大乱辈,单从义侠太保刘士杰这来说刘鹤轩确实是小字辈,如果从江湖辈分来论刘鹤轩的辈分可不低,展骏乃是武圣赵无名、老剑仙陶福安的高徒,展骏和白云剑客夏侯仁、白衣神童小剑魔白一子一个辈分,刘鹤轩相当于和玉面小达摩白云瑞一个辈分。

遥想当年小侠艾虎也是以北侠欧阳春义子的身份跻身七侠。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不管是老七侠还是新七侠都有别于大五义和小小五义。大五义、小五义、小小五义都是义结金兰,一个头磕在地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属于异性兄弟,而七侠完全不同,七侠不结拜、不磕头,您见过北侠欧阳春、南侠展昭、双侠丁兆兰、丁兆慧、东方侠黑妖狐智化、小诸葛沈仲元、也有人说是陕西侠白面判官柳青,另外一个就是小侠艾虎,这七个人一起磕过头吗?没有吧!所谓的七侠就是具有侠义精神的人被江湖人推崇而来的一个称呼。

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小南圣展骏与柳如雪、耶律慕容、晏紫薇奉旨成婚,老少英雄齐聚骠骑大将军府为展骏庆祝。酒席晏上高谈阔论,喜气洋洋,南侠展昭格外的高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侍卫送来一张纸条,展昭打开一看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纸条上写着一行大字:预知包公死因,今日四更,开封东外十里树林见。

南侠展昭和包拯即是上下级关系,也是至交好友,包拯的突然死亡让展昭一直耿耿于怀,也曾经发誓要查出原因给包拯一个公道,如今一张纸条让展昭陷入了沉思,展南侠剑眉紧缩,迫切的等待四更天的到来。

展骏的酒宴一直持续到二更时分,老少英雄才慢慢离席,纷纷回屋休息。

单说南侠展昭百爪挠心、万分煎熬,三更时分终于按捺不住,看看丁月华已经熟睡,展南侠紧趁利落,抬胳膊抬腿没有半点绷挂之处,手拿湛卢剑,迈步走出房间,双脚点地,纵身上房,消失在夜色之中!

开封东城外树林,南侠展昭来回踱步,时而看看时辰、时而瞭望远方。大约四更天左右,两条人影疾驰而来,其中一人上中等身材,黑纱蒙面,下垂手一人嘿嘿一笑:“展南侠,好久不见。”

南侠展昭听着声音耳熟,一时想不起来,双手抱拳:“朋友,请问你是何人?请问字条是你写的吗?包大人因何而死?”

下垂手之人仰天大笑:“展昭,你看看我是谁?”说着摘下黑纱!

南侠展昭不看来人则可,一看来人也是苶呆呆发愣!

“你,你,…怎么会是你。”展昭吃惊的说道。

“您在看看我是谁?”上垂手之人说着也摘下黑纱!

展南侠噔噔噔后退五六步,失声说道:“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又怎么会约我前来?”

列位说来的两个人是谁?能让堂堂的南侠展昭面露惊讶之色。

上垂手之人正是小王爷赵祥云,下垂手之人正是迷踪八卦断魂剑程飞,您说展南侠能不大惊失色、目瞪口呆吗?

看过《大宋剑侠图》的朋友们都知道,程飞属于亦正亦邪之人,你说他是正派人士,他没做过铲奸除恶的事迹,你说他是歪门邪道,他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也没助纣为虐!

赵祥云一笑:“展大叔,我的事情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您回去问问展骏您就明白了,我今晚约您前来就是想告诉您一件事情,包大人突发疾病事出有因。”

“愿闻其详!”展昭虽然不知道赵祥云为何在此出现,但是可以肯定事出有因。

众剑侠大破梁山寨活捉魔山老母夏玉莲、八臂哪咤罗霄等群贼,这些叛党都被打囚车装木笼押回京城,途中柳如雪拔出宝剑要将夏玉莲就地正法,展骏说道:“如雪,夏玉莲勾结大辽试图谋反大宋,又连杀正义之士,罪大恶极,当诛九族,她是死有余辜,但是她是朝廷钦点重犯,我们还是让她接受国法的制裁吧!”

柳如雪双眼含泪:“展骏,夏玉莲杀死我恩师,我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但是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听你的。”

“多谢如雪谅解。”展骏拉着柳如雪的手安慰了许久。

这些罪犯里面就没有赵祥云,据说赵祥云属于特殊罪犯,仁宗派专人将赵祥云押回开封。

展昭正在思索,就听赵祥云继续说道:“包大人是被五毒门的总门掌毒手魔天震华夏林腾驹的致幻散所伤,属于中毒而死。

“致幻散?”展昭说道:“没听说过有此毒药啊!”

赵祥云说道:“展大叔,致幻散可以影响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引起感觉和情绪上的变化,对时间和空间产生错觉、幻觉,直至导致自我歪曲、妄想和思维分裂的一种天然、人工合成的一类精神毒药,据说里面还有大量的朱砂,而朱砂里面含有一种有毒物质,至于是什么我不得而知。”

书中暗笔交代这种物质就是“汞”。

“你是怎么知道的?”展昭疑惑不解的问道。

赵祥云口打唉声:“这些事情是五毒门掌门大弟子五毒秀士庄三鹰在梁山聚义厅亲口说的,至于是真是假就有待展大叔您亲自去印证了。”

赵祥云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梁山一战五毒门只有蜈蚣门参与了战斗,其他毒蛇门、蝎子门、壁虎门、蟾蜍门四个分门掌还有总门掌并未参与,据说有其他重大事情办理,至于什么事情庄三鹰并没有提起,我曾经试探着问过,庄三鹰眼神闪烁,就是不说实话,您可以重点审问于他。”

展昭口打唉声:“庄三鹰被活捉当晚就咬舌自尽,这也是我们一时大意,庄三鹰的死也提醒了我们,我们才想起来给夏玉莲、罗霄等人吃软筋散!”

“真是百密一疏,真是太可惜了,看来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赵祥云叹息一声说道:“展大叔,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您了,至于事实真相也只能您亲自去印证。展大叔,您记住今日没有见过我,也不要和其他人提起,切记切记!”

展昭一脸茫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展大叔,我年少之时露宿街头,饥寒交迫,差点被冻死,幸亏您和包大人搭救将我寻回南清宫,我今生难忘,请受我一拜。”赵祥云说着跪下磕头。

展昭连忙将赵祥云搀扶起来:“祥云,你这是…这到底什么情况?你又要去何方?”

赵祥云微微一笑:“天涯海角,总有我容身之地,也许他日我们还有相见之时,展大叔,祥云告辞!”

“展南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如果有缘我们江湖再见。”迷踪八卦断魂剑程飞双手抱拳说道。

展昭抱拳还礼:“祥云,程大侠多保重,一路顺风!”

赵祥云点头和程飞消失在夜色之中。

南侠展昭稳稳心神,转身回归将军府。

次日,日上三竿,老少英雄才纷纷起床,列位说展骏起床晚有情可原,老少英雄也都起那么晚有点说不过去吧!这里有一个原因,展骏大喜老少英雄皆是兴高采烈,展骏侠肝义胆,人缘好,尤其是有恩于神枪门、密宗门,镇远镖局。

密宗门飞凌道人农戴杰、神枪门梨花带雨夺命枪乐天成、镇远镖局惊魂断肠剑甘旭、总镖头盘龙铁棒程布隆,带领各自的弟子向展骏敬酒,展骏盛情难却频频举杯,最后把酒当水喝。

忠义侠刘鹤轩、闹海蛟龙水上漂蒋少泽一见师父喝的舌头也大了,走路也晃了,赶紧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各位老前辈,各位老少英雄,我知道我师父今天大喜,各位都想表达祝福,但是请各位看看,我师父已经不能喝了,在喝下去都找不到洞房门了,咱们明天接着喝,如何?”刘鹤轩满面笑容的说道。

“你不说我们都忘记了,展骏兄弟你过来一下。”密宗门飞凌道人农戴杰醉醺醺的说道。

展骏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您,找我何事?”这说话舌头都打卷了。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说起来洞房花烛夜应该是最大的一件喜事,展贤弟一下娶了三个貌美如花的夫人,真是可喜可贺,我有一个问题,你今晚进哪位夫人的房?”农戴杰笑嘻嘻的问道。

原来这闹洞房,调侃新郎官古时候就有。

展骏定了定神:“我和您说,别说三个夫人,就是四个、五个我也一晚上都进洞房。”展骏打着酒嗝说道。

“哈哈哈哈,展贤弟,展少侠真厉害,你应该把樊仙曦和樊仙馨两位姑娘也给娶了,正好五个。”老少英雄边说边笑。

“嘘,这,…,这可不行,我有三位夫人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展骏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老少英雄哈哈大笑:“展少侠,武功再高,也怕夫人。”

“哈哈哈…”一片欢歌笑语!

“怕夫人好,惧内的人都能发财,嘻嘻。各位老前辈,老祖宗,来,我和你们喝,不醉不归。”房书安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因此这酒一直喝到二更末、三更初才纷纷退席。

列位想想,这日上三竿而起,算晚吗?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南侠展昭心中一万个疑团,回到将军府自己屋中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终于熬到了五更天,展昭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丁月华吓得一哆嗦,关切的问道:“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怎么和诈尸一样?六七十岁的人了, 怎么一点都不稳当。”

展昭尴尬的摸了摸头,尴尬的说道:“月华,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是吧,我去找骏儿问点重要的事情。”

丁月华狠狠的瞪了展昭一眼:“你给我坐下,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大清早的问?这天还没亮。”

“不早了,都五更天了。”展昭说道。

“你是老糊涂了吧!你想想我们洞房花烛夜第二天你是什么时辰起的?难道不是午时吗?你赖在床上不起来,还不是我给你一脚踹下床,你才起的吗?”

展昭嘿嘿一笑:“也是,唉,那就再等等。”

列位说堂堂的南侠也贪恋美色啊!其实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可奇怪的,贪恋自己夫人的美色合情合理!只要不贪恋别人夫人的美色就无伤大雅!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你这什么事情,这么重要?”丁月华问道。

展昭口打唉声:“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等我问过骏儿了解清楚在讲给你听。”

丁月华点头。

日上三竿,展骏带着柳如雪、耶律慕容、晏紫薇来到展昭和丁月华的屋中。

柳如雪、耶律慕容、晏紫薇三人一字排开:“柳如雪、耶律慕容、晏紫薇见过公公、婆婆”。说着跪下磕头。

展昭、丁月华面带笑容。

“起来吧,不必多礼”。丁月华用手相搀。

“你们先聊着,我和展骏有些话要说。”展昭迫不及待拉着展骏走到后院。

“父亲,我看您面色疑虑,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展骏问道。

展昭压低声音问道:“骏儿,小王爷赵祥云是什么情况?”

展骏看看四下无人,低声说道:“本来这事情我想过几天再和您汇报,既然您现在问起,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您。”

展骏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展昭听完是苶呆呆发愣、呆若木鸡!

预知展骏说了什么,我们下章分解。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