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好看的小说《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金玖楚珵,主要讲述了:“是啊,陛下您忘了,六年前镇北将军还从军中请假回京吊唁的。”钱公公说,“奴才那时跟您说起过。”“幼年失母,也是个苦命的孩子。”皇帝想了想,“既然是她救了你,那就赏她黄金一百两。”楚珵拉住皇帝,“父皇,…

完整版《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重生后,王妃她成了首富》免费试读第12章:以身相许

“是啊,陛下您忘了,六年前镇北将军还从军中请假回京吊唁的。”钱公公说,“奴才那时跟您说起过。”

“幼年失母,也是个苦命的孩子。”皇帝想了想,“既然是她救了你,那就赏她黄金一百两。”

楚珵拉住皇帝,“父皇,我就值一百两黄金?”

“二百两?”皇帝加价。

这时候有个小太监端着三只药碗进来。

钱公公问:“是给五殿下熬的药吗?快端过来。”

这小太监,就是去宫门外扶楚珵的那位,到现在他手还酸呢,“是御医熬的姜茶。”

其实是御医自己要喝,但他不好光明正大在皇帝的小厨房给自己熬药。所以给干脆熬了一锅,趁着给皇帝试药的机会,把自己的份喝了。

钱公公这才想起要关心一下皇帝,端起其中一碗递给皇帝,“陛下请用姜茶,这天寒地冻的,要是受凉就不好了。”

皇帝伸手想去接,可他一只手还被儿子拉着呢,“那就三百两,不能再多了,赏的可是黄金。”

楚珵松开皇帝的手,“金家小姐如何会喜欢这些俗物。”

皇帝终于得空去接茶碗,“那你说,让朕如何赏她?”

“父皇。”楚珵郑重道:“儿臣要以身相许……”

噗——皇帝一口姜茶,全喷在他儿子脸上。

“陛下这是做什么。”钱公公顶开皇帝,拿着手帕快速给楚珵擦脸。

皇帝咳嗽了两声,“荒唐!这话从来都是女人对男人说,没见哪个男人要对女人以身相许的。你看上人家就老实的说!”

楚珵坦荡承认,“我就是看上她了,她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知恩图报有什么不好?”

“你这是知恩图报吗?”皇帝反问,“人家金小姐愿意要你这样的回报?”

皇帝的眼神凌厉起来,“还是说,那人趁救你时,跟你说了什么?”

楚珵哀叹一口气躺回床上,“一句话没说,是我非得谢她,才得见她一面,还隔着面纱。”

皇帝看自己儿子一副伤心摸样,气不打一处来,长这么大头回出去,带一身伤不说,还把心丢外面了!

所以说,养儿子有什么用!

“知道你长大了,想娶媳妇了,可你再不中用,也是朕的儿子,断不能因为这种缘由,就让你和金家小姐成亲。”

楚珵觉得这话刺耳,什么叫再不中用?他怎么就不中用了?

“陛下。”钱公公插话,“要是老奴没记错,那金家小姐,今年不过十三岁,还没到议亲的年纪吧。”

“朕还以为她与你一般大。”皇帝纳闷道:“你怎么会看上一个毛孩子?”

“我与她前世有缘。”楚珵说的真诚,“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我的妻子只能是她。”

皇帝忍了忍,骂人的话才没说出口,转身跟钱公公说,“去把御医叫来,看看他脑子是不是被打坏了。”

“父皇。”楚珵又拉住皇帝,“她是镇北将军的外甥女,也是永顺侯府的后人,难道和儿臣不相配吗?”

要不是看他身上有伤,皇帝都想拿戒尺抽他,这是身份问题吗?这是年纪问题!

这孩子怕不是真的有毛病。

皇帝又想:不对,小五怎么作起妖来了?

扯来扯去都说的是想娶媳妇的事,恐是伤他的凶手,真的叫他难以说出口。

皇帝在床边坐下,“你想娶她,等她年纪大些,父皇再找人去说亲。眼下不说这事,你只告诉父皇,到底是谁伤了你?”

“既然父皇问,那我就说,只是您要叫我拿证据,我是没有的。”楚珵终于开始收网。

“你说的话朕相信。”

楚珵直视皇帝眼睛,“是三皇兄派人杀我。”

“胡说!”皇帝腾地一下站起来,“你有什么证据?”

三皇子虽说不是皇帝亲自带大,但也是亲子,这事皇帝不能接受,这可是手足相残。

他正值壮年,他的孩子们就为了他身下的位置厮杀了?

这未免让他太心寒。

“儿臣说了,您问我要证据,我是没有的。”楚珵瘫在床上,一副是你自己非要问的摸样。

皇帝又开始踱步,“这件事,朕会查清楚,如果真是他做的……”后面的话皇帝就没说了。

楚珵看他这样,又捂着伤口要从床上起来,“儿臣先行告退了。”

皇帝没好气道:“御医跟说过你不能动,大晚上还作什么妖!就在这里睡!”

“那父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这床还睡不下两个人吗?”皇帝把楚珵推到里面,自己在外侧睡下,“你小时候,哪天不是睡在这里的,也就这几年去了皇子院。”

前世这伤,他不曾让父皇知道。

他听了皇兄的意思,配合皇兄暗中调查,最后查到了天香楼头上。

才知道它表面上是一座酒楼,实际上是昭王养杀手的地方,又是经过几年筹谋,天香楼终于到了皇兄手上。

皇兄连父皇都要瞒着,又如何能全心全意的相信自己的兄弟?

一夜过去。

天色蒙蒙亮,皇帝就要起床准备早朝。

与此同时,梅山别院的喜儿也醒了。

她摸了摸自家小姐的手脚,确保她不冷,这才披上衣服出去练功。

金玖母亲还活着的时候,曾经给喜儿找了个武学师父,喜儿天生力大,也喜爱武术,即便现在无人监督,她仍旧每天练功。

她绕着别院跑完一圈,又在小院里打完一套拳后,发现小姐开门走了出来。

喜儿意外道:“小姐今天怎么醒的这么早?厨房早膳还没做呢。”

“不急,你练完了吗?”金玖问。

“练完了。”喜儿气息还未喘匀,过去抓住自家小姐的手捂住,“看我的手多热。”

“今天咱们这里要热闹了。”金玖说,“你去找你爹,让他把村上那些护院都叫回来,到别院大门守着。

若是有人来,就叫他等着,若是那人不听非要往里闯,就叫护院直接打出去。”

“大冬天的谁会到这里来啊?”喜儿想不通。

“你只管去跟你爹说。”金玖也不点明,“这事别让你娘知道,省的她跟着操心。”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