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北地龙魂》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石雷石清山小说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北地龙魂》,主角是石雷石清山,主要讲述了:我敲打了一下无头尸体:“这是白莲妖人弄的一个诡阵,他将一个死人绑在装置上,就像个不倒翁一样,怎么打都会站起来。我又指了指地上的粘液:“你一见我被那死尸扑倒,第一反应就是遇见了僵尸,所以一定会用武器攻击…

《北地龙魂》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石雷石清山小说在线阅读

《北地龙魂》免费试读第二十四章 瘟人香

我敲打了一下无头尸体:“这是白莲妖人弄的一个诡阵,他将一个死人绑在装置上,就像个不倒翁一样,怎么打都会站起来。

我又指了指地上的粘液:“你一见我被那死尸扑倒,第一反应就是遇见了僵尸,所以一定会用武器攻击,那妖人正是算好了这一点,在那死尸的身体里预先放了致幻的药水。

你用剑一砍,药水就冒出来,所以我们就着了道儿。”

傅青聍恨恨的骂道:“这该死的妖人,第一关是大蛇,第二关竟然是腐尸和幻阵,这洞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下这么大力气?”

我回头看着傅青聍,缓缓地说道:“不管里面有什么,都绝对不会是好东西,在这里你最好别意气用事,你找死别拉上我!”

洞里面依旧臭得令人窒息,我从包里取出个小铁盒,打开后拿出两个棉球递给了傅青聍。

他犹豫一下,接过来塞在了鼻孔上,我也拿出两个堵在了鼻孔上,一股淡淡的清香冲淡了腐臭气味儿,让我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前面还是个转弯,有了刚才腐尸的经验,我回头对傅青聍摆摆手,示意他提高警惕,自己则小心地从拐角处转了过去。

火把的光亮照不到太远,借着光亮能看见,前面就是山洞的尽头,就在这两间房大小的空间里,我看到了令我毛骨悚然的一幕。

面对我的洞壁上似乎挂着一幅画,三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人,正仰着头跪在地上,三根胳膊粗的黄香,正插在三个人的嘴里。

傅青聍见我不动以为遇到了危险,一步窜到我身后,火把的光亮立刻照亮了整个空间。

黄香果然是插在三个人的嘴里,香还点燃着,正不断冒着黑烟,这时我才看清,对面墙上挂着的,竟然是一副瘟神像。

我慢慢往三个人跟前走,凭我的感觉,这三个根本就不是活人,已经死了好些天了。

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吞下了这么粗的香,跪在瘟神像前面呢?

忽然一个名字在我脑海里闪过,吓得我手一哆嗦,神鼓差点没掉在地上,我凑近了吞香人一看,恨得我大叫了一声,一下子将头扭了过去。

跪在地上的,竟然是三个十来岁的孩子,看样子死的时间不长,还能看见嘴角和眼眶周围的血迹。

三个孩子的双腿和双手都被绑着,身后用一根长铁钎固定在地上,而那根手臂粗的黄香,竟然是生生从嘴里插进了肚子,很可能这三个孩子,就是这么被活活插死,做成了瘟人香。

我这举动把傅青聍吓了一跳,他连忙快步走到了我身边,一走过来,他自然就看见了这惨绝人寰的一幕。

傅青聍的反应很快,看了一眼吞香的孩子,扭头再一看墙上的瘟神图,立刻就知道了这是什么,他咬牙切齿宝剑一挥,直接划破了墙上的瘟神像。

就在这一刹那,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顿时袭上了我的心头,我大喊一声:“快闪开,”身子已经扑倒在地上。

傅青聍手里的宝剑舞出了一团耀眼的剑花,紧接着就听见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随后傅青云闷哼一声,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我吓得大叫一声就要扑了过去,那叮叮的声音,分明就是暗器被剑花荡开的声音,傅青聍该不会中招了吧?

我刚要过去,傅青聍扭过头一摆手:“不用你管我,我中了暗箭,暂时死不了,你爬下不要动,我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机关,你记住了,就是我死了,你也得把这瘟人香给我破了,要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他话音未落,就朝童尸射出了三道乌光,噗噗三声,三具童尸身子摇晃一下,没有任何反应。

他又再次对着洞壁和画的位置射了几标,也没见有动静,这时才硬撑着站了起来,我一眼就看见,一根漆黑的短箭,正插在他的右侧的大腿上,血都把裤子染红了。

傅青聍咬着牙走到那三个吞香童子身边,看着我问道:“这个瘟人香要如何破除?”

我伸手从岩缝中拔下火把:“你退到山洞边上去,那根箭好像有毒,我得抓紧破了瘟人香带你回去。”

傅青聍拿出个小葫芦,倒出几粒药吃了下去,又拿了根红绳绑在了大腿上。

“你不用管我,快去把这瘟人香破了,我吃了解毒丹应该能挺住。”

我把神鼓挂在了腰上,举着火把慢慢走到了瘟神像前面。

瘟神像已经被傅青聍的宝剑划成了两截,一个圆圆的铁管,正镶在画后面的岩壁上。

那是一管暗箭,通常都是布置在古墓里,盗墓贼懂行的,下墓时都拿着把铁伞走在前面,就是防备这种暗箭,可没想到那妖人竟然将暗箭用在了这里。

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用火把点燃了瘟神像。

瘟神像烧尽之后,洞壁上露出了几个古怪的符号,我看完跟傅青聍要过宝剑,将那些符号都划烂了。

最后一步才是最难受的,我得把每个吞香童子嘴里的香都拔出来。

虽然傅青聍用标打了一下,可却不代表这些瘟人香是安全的,我看了眼傅青聍说道:“我现在要拔这瘟人香了,发现不对你赶紧跑。”

说完话我伸手抓住一根香,用脚踩住童子的身子,使劲一拔,就听噗嗤一声,一团恶臭的黄水,顺着童子张开的嘴就喷了出来。

我吓得一个高儿蹦出去多远,过了一会儿,却没见有什么动静,拿着手里的香仔细一看,原来那童子吐出来的,全都是油脂。

将三根长香拔下来后果然都是一样的,童子肚里都灌满了油脂,我恨恨的骂了一句:“杀千刀的白莲妖人,等爷逮住你,活剥了你的皮点天灯。”

神鼓轻敲,我唱起了安魂调,一是送三个孩子魂归地府,二是消除这瘟人香上的怨念,给这龙脉消灾。

安魂调唱了三遍后,我才一把磷粉撒在了童子身上,轻拍神鼓唱起请神歌。

我请的是金钱豹神,凶悍而又具有很强的火性,是驱邪纵火的最强野神。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