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病态沉迷小说阅读,病态沉迷完整版

火爆新书病态沉迷主角是黎荆曼傅景行,主要讲述了:“哭什么?”傅景行皱眉避开黎荆曼不是谴责,却比谴责还要让他更加无法面对的注视,伸出手,帮她擦了脸上的泪水。黎荆曼偏头,避开他的手,傅景行动作顿住,沉着眼看向她。“傅景行,我们离婚吧。”黎荆曼也不知道自…

病态沉迷小说阅读,病态沉迷完整版

《病态沉迷》免费试读第43章 黎荆曼,你这个小骗子

“哭什么?”

傅景行皱眉避开黎荆曼不是谴责,却比谴责还要让他更加无法面对的注视,伸出手,帮她擦了脸上的泪水。

黎荆曼偏头,避开他的手,傅景行动作顿住,沉着眼看向她。

“傅景行,我们离婚吧。”

黎荆曼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最终还是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两人沉默地对视,一人泪光点点,神情倔强,一人眼神幽暗,面色冷肃。

良久,他冷声开口:“你想都别想。”

说完,不等黎荆曼回答,他率先离开了厨房,脚步很急,像在逃离什么不敢面对的东西。

黎荆曼失力地靠在墙面上下滑,直到滑到地面,她才痛苦地抱住自己,小声呜咽起来。

吴嫂悄悄探头往里瞅了一眼,面色纠结地又走到客厅跟傅景行汇报:“夫人好像,在哭。”

哭?

他都如她所愿放过她了,她还哭什么?

傅景行烦躁地在客厅踱步一圈,走到窗边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傅千语不等他说话,已经用十分难以置信的语气开了口:“曼曼又受伤了?”

傅景行:“……”

傅千语用不上他回答,自己已经叮叮当当地收拾起来,拿着小药箱道:“等我,我马上就到!”

傅景行:“……”

他只是想叫傅千语过来陪黎荆曼聊聊天,让她散散心。

傅千语这是什么反应,拿他当虐待狂?

有了上次的经验,傅千语这次到的十分迅速。

一进门就急冲冲地要往楼上跑:“曼曼怎么样?”

傅景行黑着脸叫住她:“你往哪儿去?她在厨房。”

“厨房?”傅千语诧异地看了眼厨房的方向,又看了眼表情诡异的吴嫂,她的表情也变得一言难尽起来。

不是吧……

傅景行黑了脸:“你想什么呢?她没受伤,就是人有点不开心,我叫你过来陪她说会儿话。”

没受伤?

傅千语松了口气,这才放下了提着的一颗心。

她往厨房的方向走,刚一推开门,抱着自己坐在地面的黎荆曼就迅速地抬起了脸,清美脱俗的面容上,眼神哀戚而又枯寂。

傅千语的心口也是一缩,她放慢了脚步,走到黎荆曼身前,温声与她讲话:“曼曼,你怎么了?”

黎荆曼见到来者是傅千语,本来因惊惧而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轻声道:“我没事。”

傅千语朝她伸出手:“地面太凉,我们出去聊,好不好?”

黎荆曼握着她的手起身,在走出厨房的门前,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仿佛门外有什么吃人的猛兽。

傅景行坐在沙发上,左手拿着奶瓶,右手拿着奶粉,听到厨房开门的声音,淡淡看她一眼,又很快收回了眼神。

他耳朵上戴着蓝牙耳机,嘴里也似乎正在讲话,应该是在跟人通话,手里也忙着给孩子冲奶粉,看起来没时间分心在她这边。

黎荆曼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

傅千语把她带回房,心疼地看着她:“曼曼,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黎荆曼没办法直说是因为她做的噩梦,又唤醒了她藏在记忆深处的心理阴影,所以导致她无法面对傅景行,以至于他二次动怒。

她只能保持沉默。

傅千语看她这副拒绝沟通的样子,难受的厉害。

她跟黎荆曼以前可是无话不谈的,黎荆曼对她也向来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什么都愿意跟她分享。

直到……

傅千语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大梦初醒般看着黎荆曼:“曼曼,你跟我说实话,你当初告诉我你喜欢我哥,是安慰我的对不对?”

她咬唇,也红了眼圈,小声问道:“是不是我生日那天,他把你带走后又对你做了什么坏事,你受他逼迫,才在暑假结束后迫不得已跟他在一起,对不对?”

黎荆曼没想到她思维这么发散,愣了下,苦涩地摇摇头,低声道:“千语,但凡是我跟你讲过的话,就都没有骗过你。”

她停顿了下,苦涩道:“你不用把他想的太坏,其实他那时候……”

那时候……那时候怎么样?

傅景行一边从保姆手里接过小奶娃,往他嘴里放奶瓶,一边静静等着黎荆曼接着讲。

他请了专门带孩子的保姆,但再专业的人,也没有最原始质朴的亲情,更适合陪着孩子成长。

所以他有空的时候,基本上都喜欢自己照顾傅虔。

而且,他不太希望一个保姆给他的孩子留下比黎荆曼还深的印象。

所以他不许保姆跟婴儿睡在一个房间,晚上小奶娃子哭闹起来,他宁肯自己过去哄,也不会让保姆碰一下孩子。

其实在黎荆曼不知道的时候,个别她睡得很熟的深夜,他也曾经悄悄把这个小家伙抱到她身边,让他靠着他妈妈睡一会儿过。

黎荆曼不喜欢他,也不喜欢他们的孩子,生完这个小娃娃,直接产后抑郁。

当时的情况,傅景行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还会后怕。

她能好好地活着就不错了,他哪还敢用这孩子去烦她。

只是偶尔黎荆曼吃了安定剂,安静入睡的时候,他会偷偷地把虔虔抱到她身边,然后告诉他们的孩子,这个才是你妈妈。

她不是不喜欢你,她只是生病了。

耳机里,黎荆曼又轻又淡的声音,终于继续响起。

“其实他那时候,是真的吸引过我。”

傅景行捏着奶瓶的那只手,无意识地加大了一下力,一大口奶瞬间灌入虔虔口中,小宝宝嘴小承受不住,呛奶了。

噗的一声,把多余的奶全都喷了出去,一滴不少,全都落在傅景行的衣服和下巴上,还有少许,崩到了他的侧脸上。

一旁守着的保姆赶紧低头:“先生,这孩子还太小了,有时候吃东西会不太老实,不如把他给我吧。”

耳机里聊天的声音还在继续,傅景行不耐烦地呵斥旁边聒噪的保姆:“你闭嘴。”

保姆瞬间惶恐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傅景行用手擦了把脸,低头看了眼自己被弄脏的衣襟,又看了眼睁着大眼,一脸无辜的奶娃,忽然勾着唇,无比开怀地笑了。

黎荆曼,你这个小骗子。

口口声声说我仗势欺人,你自己动心的那部分,你怎么不跟我说?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