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惊凰公主凤还巢无删减全文免费看,主角凤若凉宋年轲卫言卿

小说名:惊凰公主凤还巢

主角名:凤若凉宋年轲卫言卿

简介:可是他却在北寒苑的门口突然间就平复了心情。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他这一天的心思都在跟着她转?因为她没有闹着跟自己乘坐一辆马车,而一路上都心不在焉。因为她没有等自己回来,就怒气冲冲的来到了她的院子。他不记得有多久没有来过北寒苑了。这个院落怎么这般破落?如若没有院子里那一株摇摇欲坠的树苗,就好似没人住一般。夜里的凉风徐徐吹来,宋年轲又看了一眼漆黑的屋子,转过了身。

惊凰公主凤还巢

惊凰公主凤还巢全文第9章

“陈管家,你有没有觉得她变了。”沉默了半路,宋年轲终究还是开口了。
“王爷是指哪方面?”
“她会不会好了。”
巡逻的侍卫行了礼,整齐的脚步声走远后,宋年轲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奴不敢说”
宋年轲轻轻的叹了口气,进了房间。
陈酿看着侍女们服侍着他更衣,退出了万青苑。

第二日长安街就热闹了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什么大事情让他们讨论了,终于出了于诗柔这事。
说书人讲的吐沫横飞,“这公主殿下就这么一说啊,皇上可就急了……”
他们很多人看到宋年轲大清早就进了宫,于诗柔是在死牢,可事情都不好说啊。
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这出戏的女主角却没人看到。
这就不符合他们以前说的书了,凤若凉可是一直跟着宋年轲的,除了她不能去的地方。
至少这条路,凤若凉是应该跟着宋年轲。
于是就有人开始传,那天看见凤若凉回来的时候断了腿,他们不知道真假,但是似乎只有这样勉强能说通。
小蝶服侍着凤若凉用了早膳,凤若凉忽然抬头看着她。
小蝶吓了一下,微微有些发抖,“公主,怎,怎么了?”
“你有钱吗?”
小蝶就把腰上那个粗劣的荷包放到了桌子上,“公主,奴婢有这么些。”她看着凤若凉没动静,似乎犹豫了很久,扯了扯衣领,漏出了脖子上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坠子,“奴婢还有这个。”
凤若凉的目光停在小蝶的吊坠上,“这个对你挺重要吧?”
“娘亲跟奴婢说,奴婢被她捡到的时候,身上就有这个吊坠。”
“那你给了我,你怎么办?”
小蝶的声音小了些,“公主是用银子吧,那等奴婢攒够了钱,就去把这个吊坠赎回来。”
凤若凉忽然就笑了,小蝶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
“收起来吧。”凤若凉把荷包挂在了小蝶的腰上。
“公主……”
“去把陈伯叫过来。”
“哎。”小蝶应了声,刚走出门,张方迎面走了过来。
她皱起了眉头,“你是哪个院的?过来干什么?”
“我是服侍公主的。”
张方一眼就看出小蝶资历浅,语气更横了,“小丫头,你跟我开玩笑呢?服侍那个疯子的?那你告诉我,是谁让你来服侍她的?”
“陈管家。”
“哼,还说的有模有样的,让开,我进去看看这个疯子。”张方大力推了一把小蝶。
小蝶被推了个趔趄,堪堪扶住门框,喊了一声,“公主!”
曹娥在收拾厨房,听到声音跑了过来,“怎么了?”
小蝶顾不得回答曹娥,先冲进了房间。
张方插着腰对着凤若凉破口大骂,“谁让你吃这些东西的?你吃了我吃什么?”
曹娥就有些不明白了,早上做早膳的时候,就觉得凤若凉的膳食比别的主子差远了,原来这些是给张方吃的,那凤若凉吃什么?
张方推开他们两个快步走了出去,又拿了什么东西匆匆走了进来,把碗往凤若凉面前一摔,“这才是你该吃的东西!”
曹娥往前看了一眼,不禁有些作呕,早上她就看到了厨房有这嗖的不行的饭菜,她也没来及收拾,没想到这竟然是给凤若凉吃的。
张方喊了半晌,也感觉不对劲了。
她上前戳了一下凤若凉的头,“你哑巴了?跟你说话呢你知不知……哎!哎!”张方的话还没说哇,就惨叫了起来,“啊——”还没等她再次开口,便是凄厉一声。
曹娥下意识的后腿了一步,她是见过凤若凉杀人的,但是还是害怕。
张方一瞬间满头都是大汗,她握着被凤若凉掰断的手指叫的声音都变了调。
“你你,你……”张方又另一只完好的手指着凤若凉想说什么,可她面前影子一晃,痛觉都是后来的。
“啊——我的手,我的手!”
“我是谁?”凤若凉的声音淡淡响起。
张方似乎愣了一下,她怎么记得凤若凉好像不是这个声音,凤若凉的声音不是懦弱的像小猫一样么?
可她发呆的时候,凤若凉冰冷的手已经握住了她的脖颈。
张方的脸一瞬间惨白,“公主殿下,公主殿下饶命啊!”她生怕慢了一分凤若凉就掐死了她。
“哦?”凤若凉拉长了语调,“我是公主殿下?那你是谁?”
“奴婢是奴才,是贱奴!”张方回答的毫不犹豫。
“贱奴是吧?”凤若凉把张方往后一扔,张方那么臃肿的身子,在凤若凉手里却轻的好似一个婴儿。
“你告诉她贱奴应该怎么做?”偏头看了一眼小蝶,小蝶不知怎么下意识就递给了凤若凉一张手帕。
凤若凉眉头微挑,定定的看了小蝶一眼,小蝶平静的回视着她。
“以后你们都听她的。”凤若凉擦干净了细长的手指,淡淡开口。
她的语气其实一直很淡,没有什么起伏,可听在曹娥他们耳里就不是这样了。
张方躺在那里几乎起不来。
她这个时候的记忆力就突然间好了起来。
凤鸾大陆强者为尊,谁都渴望变强,但是有些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变强的资格。
比如说她。
生来就没有修炼的天赋,她只能做个普通人。
可是有些人却不一样。
比如凤若凉。
十年前的凤若凉是天才。
她在六岁的时候就到达了多少人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的时间才能到达的橙阶。
不是夸大,因为根资是天定的,像她,天定的不能修炼。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