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王妃别想跑》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叶秋意封裔小说

男女主人公叫叶秋意封裔的小说《王妃别想跑》,主要讲述了:大晋民风开化,京中更是有三五小聚之风,一则是给才子佳人相识的好时机,二则是不少贵妇为自家儿女寻门好亲事。叶秋意刚服完最后一日的避子汤,便收到了安平郡主发来的请帖。如今春末夏初,万花始盛,天色也分外怡…

《王妃别想跑》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叶秋意封裔小说

《王妃别想跑》免费试读第10章 前世冤家今聚头

大晋民风开化,京中更是有三五小聚之风,一则是给才子佳人相识的好时机,二则是不少贵妇为自家儿女寻门好亲事。
叶秋意刚服完最后一日的避子汤,便收到了安平郡主发来的请帖。如今春末夏初,万花始盛,天色也分外怡人,本是小聚的最好时分。
这安平郡主乃是当今圣上的外家妹子,本嫁与镇南王,哪想镇南王平定南方之乱时牺牲了,安平郡主便被接到京中,时日一久,她膝下无子无女,便对张罗年轻男女小聚一事极为热衷。
叶秋意虽为商贾之家,可贵为首富,因此,她也次次不被落下。前世这种宴会她倒是鲜少出席,毕竟封裔从不出席这般场合。可今次,她却来了兴致。
封裔既然不去,她便去散散心,再者道,往后她定然再与封裔度余生,若能碰上个对上眼的,也是极好。
翌日,正是宴会这日。
叶秋意起了个大早,请了两个妆娘,一个给脸上妆,一个收拾身子。芍药将衣裳首饰全数拿来,硕大的铜镜立在身前,衣裳一件件拿在身前比量着。
“不行,这件衣裳太淡,怕是被人忽视了去!”叶秋意瞧着铜镜中的人,她样貌本就不惊艳,还穿这淡色衣裳,怕是毫无存在感了。
“不行,这套穿上岂不是成了花蝴蝶?”叶秋意无奈,这衣裳真不知前世她怎的挑中的。
“唇脂可再深些,显气色……”前几日服药的缘故,她气色有些苍白。
芍药性子素来极好,可眼下也有些不懂自家小姐的心思:“小姐,您已有婚约,如今还这般精心打扮作甚?”
“有婚约又如何?”叶秋意轻轻扶了扶发髻上的金步摇,“我打扮出来是给自个儿瞧的……”她好久没这么隆重了,犹记上次,还是……封裔纳侧妃时。
可刻意的打扮又如何?旧人总归不如新人的!
“小姐,马车已经候着了。”芍药低声道着。
宴会在午时开始。
叶秋意到达郡主府时,刚近午时,彼时,安平郡主正同宾客寒暄着。
下人宣叶秋意时,在场诸家小姐难免添了几分高高在上之意,传闻那叶秋意模样寡淡的紧,又是商贾出生,若非家财万贯,怕是到此处的资格都无。更何况,那靖元王封裔虽不受圣宠,但生的惊才绝艳,引不少女子暗许芳心,却被这叶家夺了去,心底更是怨怼。
哪想到,待叶秋意现身,众人眼底尽是显而易见的诧异。
那模样寡淡的叶秋意,何时竟生的这般漂亮了?眉目之间,隐隐透着几分秀丽,衣裳瑰丽又不显繁琐,妆面更是浓淡相宜。
叶秋意自然知晓周遭人的目光,却也只从容同安平郡主施了礼,安平郡主又问候了叶父几句,便放她同年轻女子一道赏花去了。
要说这郡主府也算豪华,花也繁多乱人眼,奈何叶秋意在叶家,别的没有钱管够,后花园比此处大上一圈,花也是更为多,因此,此刻她与其说是赏花,不若说是赏人。
赏的是那些姐妹相称、却又暗中争奇斗艳的女子。
“喂,听说没?今儿个前庭那边,可来了不少公子们呢……”一旁,女子窃窃私语之声。
叶秋意一笑,这宴会虽是为年轻男女所设,可终究男女有别,开宴之前,男子聚于前庭,女子憩在后院,这是规矩。可也不乏胆大的偷偷去前庭瞧上一眼。
若是以往,她定是那胆大的,可今日不知为何,竟倦怠了些。喝了凉酒,胸腹处有些火辣辣的闷痛。
“柳小姐来了!”却在此时,有人低呼一声,轻易吸引众人目光。
叶秋意轻怔,循声望过去,只遥遥一眼,她端着酒杯的手就忍不住僵硬。
“小姐,这柳小姐听闻是户部侍郎之女,如今户部侍郎是圣上跟前的红人,那柳小姐也生的国色天香,才学更是深厚,不少先生都自愧不如呢……”芍药在她耳畔小声报备着。
叶秋意却只瞧着那人,指头冰冷。
她当然知道柳小姐是谁。
柳如烟。
封裔前世封的侧妃。
可其实,柳如烟即便生的如何国色天香,却仍旧比不上封裔的心上人的,毕竟,她不过有六分像他的心上人而已。
柳如烟身侧,跟着叶秋意那日碰上的江雅云,单瞧那江雅云倒是漂亮,如今在柳如烟身边,倒像个丫鬟。
察觉到叶秋意的目光,江雅云瞪了她一眼。
叶秋意却半点眼神没分给她,只瞧着那柳如烟。
前世她从未参与过这宴会,没想到,今生第一次参与,便与她见了面。
柳如烟似也有所觉,扭头目光盈盈如水望向她处,继而颔首一笑,端的是温婉大方却又不掩清丽可人,而后,朝她走来。
叶秋意眉心微蹙,早知便不望着她了。
柳如烟心底却将惊讶掩饰的极好,她印象中,这叶秋意素来寡淡无味又嚣张跋扈,未曾想今日一见,竟比自己想象中要漂亮的多,如同玉石一般,虽不夺目,却让人难忽视其光华。
一直以来,她听江雅云讲了封裔诸多事,对那男子也存了些许好感,尤其二人见面之时,那封裔待她,总比其他女子多一丝温柔。这种特殊待遇,足以满足一个女子的虚荣心。
可未曾想,这叶秋意竟毫无女子矜持的去求圣上赐婚,惹得她心底尽是不悦。
“叶姑娘。”思绪间,柳如烟已走到叶秋意跟前,礼貌颔首。
若论地位,叶秋意为民女,当向官女柳如烟施礼。
可叶秋意瞧着这个前世间接害自己被打入冷院抑郁而终的女人,心底终无好气,只微微颔首应一声:“柳姑娘。”
一丝尴尬在众人间流淌,却不知谁喊了一声;“宴会要开始了,公子们要来了……”
各家小姐们这才匆忙散开,纷纷整理仪容。
不多时,那前庭大门被小厮徐徐打开,一众年轻男子款款而入。
叶秋意瞧了一眼,没有相识之人,可下瞬她瞧见人群中一袭青衫的男子,书生气十足,温润淡雅,正是南墨。转念一想,他才貌过人,又是热门状元郎之选,来此处也是平常。
众公子已然入内,可小厮却迟迟未曾关门,叶秋意心底蓦然一亮,却见一袭白色袍服款款而来,继而清魅身姿浮现,样貌清华。
此人,正是封裔。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