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官途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罗立凡秦美芬小说无删减-书格格

重生官途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罗立凡秦美芬小说无删减

小说名:重生官途

主角名:罗立凡秦美芬

简介:杀虎口,古称参合口。明朝为了抵御蒙古瓦刺南侵,多次从此口出兵征战,故而起名“杀胡口”。自从明朝隆庆五年,蒙汉“互市”以来,化干戈为玉帛,杀胡堡、得胜堡、新平堡(天镇)马市重新开放。1925年冯玉祥率领的国民军进驻“杀胡口”。是年,冯玉祥任命其十三太保之一的韩多峰为杀胡关镇守使,韩为了缓和民族矛盾,促进中原地区与塞外的贸易,遂沿袭自清朝以来的俗称,正式改名为“杀虎关”。

重生官途全文第26章

杀虎口两侧高山对峙,地形十分险峻,其东依塘子山,西傍大堡山,两山之间开阔的苍头河谷地,自古便是南北重要通道。

杀虎口关城是明嘉靖二十三年土筑,万历二年砖包,城周为一公里,高十一点七米。明万历四十三年在杀虎口堡外另筑新堡一座,名平集堡,其长、宽、高、厚与旧堡皆同,两堡之间又于东西筑墙相连,成倚角互援之势。

历史上的“走西口”的故事就发生在杀虎口。清初,长期镇压农民起义和抗清的战争,造成北方长城以内生产极大破坏,各地田地荒芜,屋宇残破,人丁流亡。大批破产农民、战败的农民起义军,或“携男挈女”或孤身一人,千百成群,背井离乡,冒禁私越长城,“走西口去归化”“觅食求生”。当时流民由土默特而西,或向蒙民租地垦种,或入大漠私垦,形成“走西口”的迁徙群体。直至解放后才结束了“走西口”的痛苦历史。

蒋凯西是本地人,来杀虎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杀虎口的历史已能倒背如流。他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在罗立凡面前显摆,自不愿白白放过。每一处景点都介绍的很细致,在他的介绍下,罗立凡的心彷佛穿越百年,注视杀虎口的几百年来的腥风血雨和兴衰更替,他仿佛经历了一场心灵冲击一场心灵洗礼。

“老幺,怎么样,杀虎口值得一来吧?每次来杀虎口,想着那一段早已远去的历史,我的心却依旧在战栗,我的热血依旧在沸腾。”蒋凯西叹了口气,“男儿当血战沙场,可惜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们都是百无一用的书生啊!”

“人人都渴望盛世,渴望学而优则仕,你倒好,反而……咦?”罗立凡说着说着,突然住口,神色微微有些惊讶。

“老幺,怎么啦?发现什么情况……”蒋凯西见罗立凡神色有异,忙顺着罗立凡的视线向前望去,“哇,美女!不过看上去好像太小了些,才十五六岁的样子。怎么,老幺难道看上了?老幺,我可警告你,人家还是小女孩,不能祸害祖国小花朵……”不等他说完,罗立凡缓步向远处那女孩走去。蒋凯西顿时张着嘴,忘记了合拢。不是吧,还真看不出来,老幺这么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前去调戏小姑娘!

此时的罗立凡心中正在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上午刚遇到的那枚小萝莉苏小贝竟然会在这杀虎口出现。孤身一人来景区,难道就不怕再弄丢了吗?在这弄丢了,人来人往的,天南地北的人都有,可有些危险啊。不过这小萝莉的运气也太好了些,正好遇到我也来杀虎口了,即使她再次把自己弄丢了,我还可以再送她回家一次。

罗立凡想到这嘿嘿笑了,看上去令人有些恐怖,至少女孩子看着他那笑容,绝对会离他远远的。来到苏小贝身后,见她正拿着一个相机对着杀虎口那道城墙拍的起劲,罗立凡也不出声打扰,静静的站在身后看着。上午的苏小贝上身穿着白色T恤外罩黑色马甲,下面穿着一条黑色牛仔裤,这会儿上衣却换了件灰色翻领针织衫,下身依旧是黑色牛仔裤,这样穿着看上去被上午那会多了几分稳重,虽然依旧时尚。看她的穿着打扮就知道,这小萝莉家庭环境还不错。

“小MM,一个人敢出来玩,不怕弄丢了吗?”罗立凡见她终于放下手中的相机,准备离开,遂悠然道。

小萝莉转身,一脸惊愕的看着罗立凡,柳叶眉几不可见的微皱了下,“我们认识吗?”声音有点淡然,还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这回轮到罗立凡惊愕了,这……这叫什么事来着,上午刚见过面,还做了回好事将其送回家了,一转眼就对“恩人”说我们认识吗?罗立凡不指望小萝莉感恩图报,上午的事情实在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他还没小气到做了点小事就指望别人感恩戴德,但小萝莉也不能这样翻脸不认人吧。难道我罗立凡看上去就是十足小人胚子一个?

罗立凡也懒得多说,既然对方对自己防贼似的,自己何苦凑上去自讨没趣呢。他转头就欲离开。

“老幺,怎么啦,吃瘪了?”蒋凯西见罗立凡脸色有些不好看,拍了下他的肩膀,安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啊,改天回校,老大为你做主,保证要多水灵就有多水灵!”

“老大,你看我像那么急色的人吗?估计是认错人了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晚了没班车今晚可就要呆在这里了!”

“这就回去吗?还有几处景点没看呢!回不去就来个夜游杀虎口,我有个朋友在不远处,晚上可以去他家的。”

“下次再来吧,何苦麻烦别人来着!”罗立凡摇头,有些兴致缺缺。两人边说边往回走,小萝莉站在原地,微微咬着嘴唇,看着罗立凡两人,突然她向罗立凡两人的方向赶去。

很快来到罗立凡跟前,看了罗立凡一眼,声音依旧有些清冷,“你……有可能认错人了。我有个双胞胎妹妹的。”

“厄!”罗立凡闻言顿时恍然,心情一松,心中的一丝不快烟消云散,现在看起来还真是自己认错人了,而不是别人翻脸不认人。“你妹妹是不是叫苏小贝?真对不起,我还以为她今天早上刚见面,下午又不认识我了呢!”

“不是!她叫苏宝宝,我才是苏小贝!”苏小贝咬着嘴唇,无奈的摇头,显然她妹妹苏宝宝不是第一次冒用她姐姐的名字了。“原来早上帮她回家的是你啊,你叫罗立凡?”见罗立凡点头,她又道,“真谢谢你了,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我妹妹有时候是个小迷糊,做事丢三落四的,到陌生地方我们都不敢让她一个人出门,就怕她迷路!”

想到苏宝宝那小萝莉可怜兮兮的站在街口,面对着路牌却愣说雁北地区没路牌的情形,罗立凡就想笑。原来那小萝莉不是第一次把自己弄丢了,而是有前科的,果然不愧是小迷糊。不对,应该说是路痴。

“等将来有了手……厄,是移动通讯工具后,她迷路也不用怕了,随时可以打电话向人求助。”罗立凡笑笑,“对了,我们要回去了,要不要一起?”

“我还想再看看这边的景点,对不起。”苏小贝摇了摇头。

“那好,你一个人小心点。这里班车好像最迟是五点半的,过了这个时间点,就只能等明天了。”罗立凡也不勉强,通过短时间的接触,他已经看出苏小贝的性格和她妹妹有很大不同,苏宝宝完全是自来熟,而苏小贝却像一个冰山小美人,有些不苟言笑。一对双胞胎,容貌如此相似,性格却截然相反,这造物主还真是奇妙啊。

辞别苏小贝,罗立凡两人出了景区,买了回程的车票,上车后蒋凯西向罗立凡竖着大拇指,“老幺,一个字,服!来雁北没几天,就勾搭上了一对姐妹花,真有你的。本来还以为你是借故搭茬,想要调戏人家小妹妹,没想到还真认识她妹妹!”

罗立凡目瞪口呆,自己什么时候勾搭上了一对姐妹花了,难道说几句话就算勾搭上了吗?哎,这家伙不可理喻啊。泡姐妹花,想法是不错,可是现在连自己吃饭问题都没解决啊,泡妞也是要资本的。

“她不是说要等会儿回去吗,不会后悔了才想跟老幺你一起回去吧?”

有十分钟的时间上车,在最后两分钟,蒋凯西却见苏小贝正从检票口出来,向车子这边而来,蒋凯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不可思议的道。其实不等他说,罗立凡也早已看见苏小贝的身影。

“老幺,好好把握机会哦!”蒋凯西说完yinyin一笑,不等罗立凡反应过来,他起身闪开,在前面的位置坐下,然后向刚上车的苏小贝喊了声,“苏小姐,这边还有空位!”说着,指了指罗立凡身边他刚让出来的空位。这会儿已四点四十分,回程的人比较多,车上没几个空位,刚上车的苏小贝选择的余地还真不大。罗立凡看着蒋凯西的表演,有些傻眼。

苏小贝也愣了愣,看了眼车中的情形后,来到罗立凡这边的空位坐下,平静的向蒋凯西说了声谢谢。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