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心上,爱情那么长无删减全文免费看,主角秦江灏白落落-书格格

你在心上,爱情那么长无删减全文免费看,主角秦江灏白落落

小说名:你在心上,爱情那么长

主角名:秦江灏白落落

简介:C市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没有秋天,夏天一过,就直接是冬天的气温了,洗个澡从浴室出来,都会冷得打个颤。秦江灏家里都没空调,我没钱装,又不敢叫他装一个,所以基本上没事的时候我都是缩在自己的被窝里不出门的。而不出门的时候,除了上上微信看看有没有人买我代理的面膜之外,就最喜欢逛贴吧了。我最近一直在追一个贴子,记录的是一个高中女生追高冷男神的整个过程。最后凭借着超极厚的脸皮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小强精神,抱得了美男归。从此,两人过上了幸福甜蜜的高中生活。

你在心上,爱情那么长全文第11章

即使我如今已经毕业一两年了,但内心还是比较少女心的,非常的羡慕那个女生能追到自己喜欢的男神,也很佩服她的勇气。

像我这种死要面子的人,从来都是不敢干这种事的。

那个帖子的楼主今天更新的是她前两天强迫他男神以他的角度开帖写两人在一起的帖子截图。

因为她男神原文更贴数只有二十多条,回复却上了两万,人气太高,所以被吧主删帖了,只剩下一些吧友的截图,所以她更出来分享。

楼主配文:之前宋xx帖子的。我真的是……我去找的时候他还帮我找???还说,找不到就算了。(呵呵表情)

图片内容,楼主男神写的帖子:分班的时候唐xx跟我说没跟我在一起以前她用圆规在桌上刻了个:“唐xx喜欢宋xx全世界都不知道。”分班之后她想去找那张桌子搬去她们教室,发现找不到了。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被我搬走了。

看完,我又被狠狠的撒了一把狗粮。

为什么我读书的那会儿就遇不到这样的男神呢,当然高冷的是有的,我隔壁房间那个不就是挺高冷的。

不过,这个楼主的男神是外冷内热,而我隔壁那个是五脏六腑都结冰的那种。连正常沟通都没法和他继续下去。更别说跟他谈情说爱了。

当然,我做不到的事并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比如—齐婧。

又百无聊赖的看了几个不怎么样的帖子,然后关电脑睡觉。最近余钱都快花光了,准备明天去找个工作赚点钱。

结果早上醒起来的时候都到大中午了,才想起昨天晚上忘了调闹钟……

秦江灏上班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都懒得做饭吃,照旧煮了一碗面,因为懒得花心思做,所以味道不咋滴。

一边在手机上查找一些招聘信息,一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然后就接到了我哥的电话。

说是他到C市这边来出差,让我和秦江灏出去,他请我们吃饭。

有人请大餐,我当然是荣幸之至的,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同意了。挂了电话,才回味过来他请的是我和秦江灏两个人。

上次我爸妈来家里,他老远飞回来迎接二老,这次我哥来,他也会那么给面子吗?

据我对他的了解应该不会的吧?所以我没准备给他打电话,上楼换了衣服就出门了?

外面的风挺大,刮脸上挺疼得,我哥之前问过我想吃什么,我说我想吃川菜,他便把地点定在了一家川菜馆里,我从家门口打车过去只要十几分钟。

见只有我一个人,而没看到秦江灏,他挺疑惑的,我只说秦江灏忙,没空来,他也便没多问了。

我哥点的菜都是我喜欢吃的。其实我们家最宠我的也就是他了。

记得我刚大学毕业那会儿,在外面找了份工作,因为还在是实习阶段,所以工资并不高,交了昂贵的房租,再寄点回家基本都要吃土了。又不敢告诉我爸妈,怕他们担心,所以只敢偷偷跟我哥借钱。

打电话给他借钱的时候都一大晚上了,他都睡着了,被我吵醒,却什么都没问,直接给我转了钱。

某次他来C市看我的时候,见我房间里没几双鞋还都根破旧,他就给我淘宝一口气买了三双回来。

我那时候的公司上班要求化淡妆,我没有钱买化妆品,也是我哥给我买的部分妆品和套刷。

我公司同事包括朋友都特别羡慕我有那么好,又土豪的哥哥,天天嚷着要当我嫂嫂。

其实,我哥那段时间也没什么钱,自己都给别人借钱,却还是会借给我。每个月自己没多少零花钱,还给我每月发一个一百元的红包。

这些他都没有告诉过我,还是我从他朋友那里听说的。不然不会那么任性的总是想着他有钱,然后对他无止尽的索要。

想起从前的那些事,又见他此时一个劲儿的往我碗里夹菜,就禁不住有点想哭出来。

也不知道为什想哭,或许因为我哥哥太好,又或许因为在秦江灏那里受了委屈,再也不能像小时候被欺负了一样,可以找哥哥出头……

“好辣啊!”眼泪快要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时候,我放下了筷子,伸长了舌头扇风,装作被辣椒辣哭。然后任由眼泪哗哗往下滚。

川菜本来就以辣出名,所以我这个理由找的很恰当,我哥给我带倒了杯果汁,然后笑话我,“不能吃辣却偏要吃辣,活该。”

我勉强扯出一个调皮的笑,冲他扬了扬眉,“无辣不欢啊,你还不是也喜欢吃辣的!”说完。接过他递过来的水,一边拿着纸巾擦眼泪,一边佯装迫不及待的猛喝水。

可能也就是我刚刚装作被辣哭了的原因,我哥后来都不给我夹辣的菜了,我碗里现在全变成了清淡的菜了,这回可就真的悲催了。

我想吃辣啊,但我哥:“不许吃了,不然一会儿别人该误会我欺负你了。”

“……”呜呜呜,这可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大坑跳了。

我哥饭量比较小,很快就吃饱了。而我还在收拾“残局”,他坐着等了我一会儿,然后去了洗手间。

一大桌菜,光靠我一个人当然是没法解决完的,所以都是照着没怎么动过的菜一样扒瞎一口。

一个人正吃得津津有味,突然听到一个粗生粗气的男人声音响起,“一共580,你是刷卡还是付现。”

我其实并没有出于任何心理,只是很下意识的转头往身后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我后桌不远处的角落里,饭馆老板正拿着个账单站在那处说话。

我没看到那桌客人的面貌,但就身型来看是个男人。而他面前的桌上,很明显的就能看出来没有几盘菜。

我就忍不住好奇了,他这点的什么菜啊,那么贵?

“唉?580?”男子的声音里带着很重的不可置信。

老板斩钉截铁的说:“就是580。”

男子指了指墙上贴着的菜单横幅:“你们这是怎么算的?上面算下来,明明不到一百块。”

“那个菜单是以前的,现在菜价肉价都涨了,怎么可能还那么便宜?”老板斜着眼睛,一脸的不耐烦。

我哥这时候从厕所里出来了,说已经结了帐,问我有没有吃好。我默默瞟了眼桌上的十几个盘子,偷偷小小声问他,“哥,这一桌一共花了多少钱啊?”

我哥揶揄我,“怎么,怕没宰到我?”

“不是啊,你就跟我说说多少钱嘛。”

我哥:“两百多而已。”

我点点头,然后拿了包站起来,跟着我哥往门口走,经过那桌的时候,从饭店老板侧边看到了那个男子的长相。便拉我哥一把壮胆。

然后转身对饭馆老板说:“老板,你是不是算错了,就那么两三个菜一个汤,怎么可能要得了那么多钱?”

那个老板可能没想到我会插嘴多管闲事,当下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毕竟周围也坐了好几桌客人,都没人多管这个闲事。

“我说要得了就要得了,你们吃完就请走好,其他事不需要你们操心。”老板很冲的对我道,用得是C市方言,大概是不想让那个男子听懂。

我也用方言跟他说话,“我也不想管啊,可是我觉得你这样很丢我门C市人的脸唉,欺负人家外地来的,传出去别人会怎么说我们C市人的民风?”

我并不是C市本地人,方言说得其实有点崴脚,不过因为我是A市的,和C市同一个省的,又在C市呆了一年多了。所以口音方面还是学得很标准的。

至于说话的调调,别人也只会认为我吐字不清罢了。

老板:“我不管外头人怎么想,你表管就是得了,跟你没关系。”

我扯了那男子一把,将他从座位上拉起来说:“他是我朋友,你今天要么就看在我们是老乡的面子上别黑他,要么我们就去趟警察局!”

毕竟周围那么多人看着,那个老板也顾忌着生意,到底不想事情闹大,最后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顺着我的话,说是既然是老乡朋友什么的,就便宜点等等,最后按正常价收了钱才罢休。

从饭店里出来,因为心里还有些火气,所以走没多远,转头对身后跟着我们出来的男子道:“傅言,你认准这家黑店招牌。以后别来他家吃饭了!”

没错,那个差点被黑心老板宰的男子正是傅言,大概因为傅言一直跟那老板说的都是普通话。所以人家看出来他不是C市人,所以才起了黑心的吧。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