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求《私宠前妻渣夫要复婚》小说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私宠前妻渣夫要复婚是网络作者红柚写的一本豪门虐情小说,主角是贺繁星霍彦深。主要讲述了:贺茹使劲点头,“整个S市,除了他有这么大的能耐,还有谁能让你眨眼之间就身败名裂?”
贺繁星摇头。
霍彦深知道她有多爱音乐,他不可能拿她的热爱来攻击她。
“我打听过了,热搜的爆料人都出自霍氏旗下的江画传…

求《私宠前妻渣夫要复婚》小说免费阅读资源

《私宠前妻渣夫要复婚》免费试读第5章 摧毁她很容易

贺茹使劲点头,“整个S市,除了他有这么大的能耐,还有谁能让你眨眼之间就身败名裂?”
贺繁星摇头。
霍彦深知道她有多爱音乐,他不可能拿她的热爱来攻击她。
“我打听过了,热搜的爆料人都出自霍氏旗下的江画传媒,除了霍总授意,谁会针对你?”贺茹雪上加霜,把贺繁星手机朝她一扔,“不信的话,打电话问问。”
贺繁星抖着手,拨通烂熟于心的号码,响了三声后,霍彦深的声音幽冷地传了过来,“想通了?”
她心口一悸,“想通什么?”
“呵——”男人冷而讥诮的讪笑,“非要我说奸夫这个词?”
隔着空间的距离,贺繁星都感觉到一阵冷意。
捏住手机的力道,紧了紧,“网上那些,是你搞的?”
霍彦深连一秒的停顿都没有,痛快承认,“是,摧毁你很容易,所以……别挑战我的耐心。”
唰的一下,贺繁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白了。
她无力地垂下手,眼泪不争气地往外流。
“深哥哥,我长大了要当歌星,你支持我吗?”
“小星唱歌这么好听,我当然支持。”
儿时的承诺犹言在耳,眼下,他却违背了。
她痛到无以复加,没再说什么,直接掐断了通话。
贺茹看贺繁星神色就知道自己没说错了,她低头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贺繁星,“这是爸妈让我交给你的。”
贺繁星僵硬地看过去,离婚协议四个加粗黑体大字,瞬间跃入眼帘。
内容很简单,霍亦冉归霍彦深抚养,霍亦轩归贺繁星抚养,财产方面,她净身出户。
“这是爸妈为我准备的?”她捏紧协议书,喉咙都嘶哑了。
贺茹一本正经的点头,“爸妈说希望你顾全大局,霍总现在只毁了你的事业,万一哪天再把轩轩的身世曝光出来,不但你彻底毁了,就连贺氏都要跟着遭殃。”
“我知道了。”垂下目光,她重新躺了下来,贺茹见她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按捺着雀跃的心情出了病房。
贺繁星侧躺着,双眼茫然地定在前面某个点上。
轩轩不是霍彦深亲生的。
她的歌唱事业被毁了。
她的父母不相信她。
就连轩轩都责怪她……
还有她的病……
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脱离了她的掌控。
好累,身累,心累。
在她思绪飘忽时,病房门被轻轻敲响,她吃力地喊了一声进来,裴俊推门而入。
“你感觉怎么样?”裴俊拎了一篮子水果,脸上刻意带了些笑。
贺繁星爬起来坐好,拢了拢散乱的头发,“你别装了,网上那些我都看到了。”
裴俊是她的经纪人,自她出道他就负责她的专辑运营,她现在被全网爆锤,他的情况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裴俊叹了口气,试探着问:“你怎么得罪江画上面那位的?”
贺繁星一哽,裴俊并不知道她和霍彦深的关系。
眼下,感觉也没必要让他知道了。
沉默半晌,“算了,反正我本来就计划宣布封唱的。”
裴俊瞪眼,“这怎么能一样?你宣布封唱是主动退役,是因病光荣退休,粉丝会一辈子记住你的歌声,但是现在你被粉丝误会,他们会一直唾骂你。”
贺繁星苦笑,面对霍彦深,她根本无力翻身,所有的不甘、委屈、悲愤,只能和血吞下。
“裴俊,我决定去米国接受治疗。”
目前为止,裴俊是唯一知道她生病的人。
喉癌,据说是最凶险的恶性肿瘤之一。
所以,即便不社死,她从此以后也不能再唱歌了。
“你好好治病,其他的先别想了。”裴俊一番安慰。
下午,贺繁星出院来到冉冉的幼儿园门口。
这是S市安保最好的国际幼儿园,她不是常送之人,直接被拒之门外。
她只能等放学。
终于到点了,门口一辆辆豪车占满了车位,家长鱼贯而入。
冉冉穿着粉色公主裙,比同龄小朋友高出许多的身高以及身上的气质,让人一眼便会注意到她。
“冉冉——”隔着安全门,贺繁星喊她。
冉冉看到了她,但下一秒,目光移开,落在另一个方向上。
贺繁星顺着看过去,看到西装革履的霍彦深站在安全门闸边上,幼儿园老师亲自把冉冉交到他手中。
高大挺拔的男人,直接把小女儿抱起挂在胳膊上,目不斜视地走向他的车。
“冉冉——”贺繁星追过去。
冉冉趴在霍彦深肩上,睁着一双水蒙蒙的大眼朝她看了过来。
贺繁星朝她伸出胳膊,“冉冉,让妈妈抱抱。”
冉冉怯怯地看了一眼霍彦深,眼底浮现渴望。
贺繁星看出她的神色,忙冲过去欲抱过冉冉,然而,霍彦深一躲,避开了她的手。
她欲再上前,旁边窜出两个黑衣保镖死死拉着她,她连上前一步都做不到。
“霍彦深,我只是想抱一下冉冉,只是……抱一下。”
被两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控制住,她只能祈求霍彦深。
霍彦深把冉冉放进车里,关上车门后,回头冷睨着她,“冉冉是我女儿,让你抱她,我嫌脏。”
最后三个字,咬得很重。
贺繁星全身一僵,疼痛弥漫全身,她咬着牙关,嘶哑出声:“冉冉也是我女儿,你不能剥夺我爱她的权利。”
霍彦深不屑嗤笑。
他一步一步,来到贺繁星面前,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虚虚地落在她脸庞上方,她戴了墨镜口罩,不熟识的人根本认不出。
“这四年,你爱那个孽种更多,我的冉冉,不需要你这肮脏的爱。”
他嫌恶地收回手,头也不回地上车离去。
“冉冉——”车门关上,车子如离玄的箭开了出去,黑衣保镖放开她,她追在车后拼命地喊,渐渐乏力,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伸出去的手,只抓到一片虚空。
从头到尾,她连冉冉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心酸,难过,伴着泪水一并往外流。
剧烈运动,诱发咳嗽,她咳得几乎伏到地上,血丝顺着口角流出,她拿纸巾擦掉。
刚挣扎着欲站起,身旁忽然有路人指着她大喊:“大家快看,她就是那个找人代唱还偷人歌词的女歌星,做出这么多缺德事,就算武装到脸也会被人认出来的。”
说着,这个路人居然从包里摸出鸡蛋砸到贺繁星脸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