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离婚后前夫哭着求复婚姜晚周北深txt下载百度云资源

热门新书《离婚后前夫哭着求复婚》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林未央的又一力作,主角是姜晚周北深。主要讲述了:夜晚,梨园。脑外科所有人今晚在这里聚餐,主角便是刚来不久的姜晚。“来,敬我们Dr.姜,希望她能带领我们晋安医院脑外科走向辉煌。”说话这人是脑外科主任,但他在手术造诣上却并不精通,是靠着资历混上来的。一…

离婚后前夫哭着求复婚姜晚周北深txt下载百度云资源

《离婚后前夫哭着求复婚》免费试读第007章 我离异

夜晚,梨园。
  
  脑外科所有人今晚在这里聚餐,主角便是刚来不久的姜晚。
  
  “来,敬我们Dr.姜,希望她能带领我们晋安医院脑外科走向辉煌。”说话这人是脑外科主任,但他在手术造诣上却并不精通,是靠着资历混上来的。
  
  一开始上面空降个副主任来,他心里还是很不高兴的,但转念一想,要是脑外科能发展好,他这个科室主任也跟着有面子,更何况对方还是个这么厉害的脑外科医生。
  
  想通这里,他对姜晚的态度那叫一个好。
  
  “李主任,您就别折煞我了。”姜晚举起杯子,说:“我酒量不行,以茶代酒。”
  
  说完也不含糊,一口喝完。
  
  众人纷纷鼓掌,也不在意姜晚以茶代酒,都知道她明天有大手术要做。
  
  一顿饭吃的大家都很高兴,姜晚也不例外。
  
  洗手间,姜晚洗了洗脸提神。
  
  “Dr.姜。”刚走出来,就有人叫住她。
  
  姜晚回头,见是科室的孙进医生,问道:“孙医生有事?”
  
  “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就别那么见外,叫我孙进就行。”他憨笑着,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脸色有些泛红。
  
  姜晚点点头,“好的。”
  
  对方没再说话,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沉默,姜晚疑惑的看着他,“没事的话回去吃饭吧,他们都等着呢。”
  
  “有……有个小问题想问问你。”他忙道,整个人慌乱无比。
  
  “你说。”姜晚挑眉,她仿佛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了。
  
  “就是……”他结结巴巴,好半响才问出口:“你有男朋友吗?”
  
  孙进尴尬的站在原地,像个小学生等待老师批评一般局促。
  
  “有吗?”他追问,一脸忐忑。
  
  姜晚轻笑,摇头,对他说:“没有。”
  
  “真的吗?那太好……”
  
  “我离异。”没等对方话说完,姜晚打断他。
  
  “离……离异?”孙进不敢置信,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
  
  姜晚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孙进摇头,有些失落。
  
  本来他想着对方虽然是女博士,但好在年轻,自己努力追追,兴许还有点机会。
  
  但……离异?
  
  他还是再考虑一下吧,之前那个追求自己的小护士其实也不错。
  
  孙进走了,姜晚勾唇,并不意外。
  
  还别说,打着离异这个名头,能给自己省不少麻烦。
  
  她转身就要走,一旁男洗手间却也同时走出一人。
  
  四目相对,姜晚忍不住想问问周北深,自己是刨了他家祖坟吗?在这儿都能遇见?他不会跟踪自己吧?
  
  “Dr.姜拒绝人的方式可真特别。”他笑着,有几分嘲讽。
  
  姜晚朝他翻了个白眼,心说这还不是拜你所赐。
  
  径直走过周北深身旁,脱下白大褂之后,她只是个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她就有不理周北深的权利。
  
  “你喝酒了?”周北深皱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满脸不悦。
  
  姜晚甩开他的手,有些恼怒:“周总管得太多了,我有没有喝酒应该不需要向你汇报?”
  
  她瞪着他,像是真的被他惹怒,小脸气的通红。
  
  本就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晶亮的眸子明镜清澈,鼻子高挺,一张樱桃小嘴微微撅起,看着就伶牙俐齿。
  
  一时间,周北深看的有些呆愣。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没带口罩的姜晚。
  
  之前即使戴着口罩,周北深也能看出对方是个美女,但他没想到,口罩摘下,对方会美的如此惊心动魄。
  
  “我不想把悦悦的命交给一个酒鬼。”周北深回过神,冷脸沉声道。
  
  姜晚深吸口气,良好的教养告诉她,不能骂人。
  
  她将怒火压下,尽量平静的说:“周总的担心多余了,我并没有喝酒,也不会影响明早的手术。”
  
  身上的酒味是沾染的,她本人向来不爱喝酒。
  
  听她这样说,周北深虽然一脸狐疑,但脸色还是好上不少:“那就好,那可是一条人命,我也相信Dr.姜知道分寸。”
  
  “周总还有事吗?”她问,一分钟也不想和这个男人继续待下去。
  
  “你讨厌我?”男人忽然开口,他从姜晚脸上看到了不悦,以及眼里一闪而逝的厌烦。
  
  姜晚诧异,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
  
  干咳一声,努力不让自己表现的太明显:“周总想多了,我和您不熟,讨厌从何谈起?”
  
  周北深觉得也是,他和姜晚以前根本不认识,对方没有讨厌他的理由。
  
  他没把这件事当心里,只当是自己的错觉。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