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回1988(陈涛徐秀敏)在线免费阅读

重回1988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陈涛徐秀敏,主要讲述了:“陈厂长!”高友年在电话里道。“您老兄忙不忙?”“呵呵呵,陈厂长,不忙!”“感谢你的帮助,一会出来吃个饭!”高友年听后呵呵呵一笑:“陈厂长,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啊,我正想请您吃饭?”“有喜事?”陈涛问道。…

重回1988(陈涛徐秀敏)在线免费阅读

《重回1988》免费试读第四十八章要做好事

“陈厂长!”高友年在电话里道。

“您老兄忙不忙?”

“呵呵呵,陈厂长,不忙!”

“感谢你的帮助,一会出来吃个饭!”

高友年听后呵呵呵一笑:“陈厂长,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啊,我正想请您吃饭?”

“有喜事?”陈涛问道。

“没有喜事,就是几天不见陈厂长,想得很那!”高友年说完此话,感觉自己的牙齿都能酸掉。

“呵呵,我也是。”陈涛赶紧迎合道。

“谢谢陈厂长,那我们约在凤凰饭馆怎么样?”

陈涛想了想道:“好,那就凤凰饭馆!”

“陈厂长,一会,凤凰饭馆见!”

陈涛正要挂断电话,高友年又道:“陈厂长,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你说!”陈涛道。

“陈厂长,和你们厂合作的几个粮商想请你吃顿饭,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高友年试问了一下。

陈涛听后,皱着眉头,他现在的身份是假的,平时出现在公众面前少,还有点神秘感,要是老在人群溜达,很容易穿帮,尽可能的不去。

“就是刘老板哪几个粮商?”陈涛问道。

“对对对,就是他们!”

“你告诉他们,我现在真没时间,要是有时间,我会见他们的,你还告诉他们,他们对正阳食品厂的帮助,我会记在心里,只要有合适的机会,绝对会报答他们。”

陈涛说完挂断了电话。

在正阳县能拿得出的饭馆也就凤凰饭馆了。

陈涛给杨正阳交代了一番,快速朝着凤凰饭馆奔去。

他在路上想,自己这个假身份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至少目前不能!

当时,杨正阳对高友年说,自己是王耿高的亲外甥,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可最后,还是传出去了。

但是他知道,这个假身份,一般是不会传到王耿高的耳朵里。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王耿高要隐瞒自己这个外甥。

有人去他面前说,不是找死吗?

所以,陈涛断定,即使银白市所有人都知道,王耿高也不会知道。

二十分钟后,陈涛到了凤凰饭馆。

高友年手里提着两瓶酒正站在台阶上张望。

他看见陈涛来了,立刻高兴地迎上去:“陈厂长!”

“呵呵呵,你老兄这是干什么,说好的,这顿饭我请!”陈涛道。

“呵呵呵,陈厂长,一顿饭而已,我们谁请都一样,您看我都将酒带来了,高粱红,正宗的本地高粱红,呵呵呵!”

不知道这高粱红是哪来的,是别人送的还是用单位的招待费买的?

陈涛可不管这些,先喝了再说!

两瓶上好的本地高粱红,陈涛决定今天好好的喝一杯。

好长时间都没喝酒了,今天得解解压。

两人进去,找了一个雅间,服务员将菜单拿过来,递给高友年。

高有年是饭馆的熟人,和服务员开了两句玩笑,又递给陈涛:“陈厂长,你看看!”

陈涛微微一笑,故意装逼的样子:“你点吧,反正也没山珍海味!”

陈涛说后,高友年立刻道:“陈厂长,你是不是喜欢山珍海味,要是喜欢,我们马上去市上,有一家海鲜馆,里面那海鲜鲜那,啧啧啧!”

陈涛没想到,高友年这么实诚,自己这么说,无非就是个比语,他倒当真的了。

“老哥,谢谢,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实际上,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

高有年摇摇头。

陈涛从桌子上拿起烟盒,抽出一支华子,高友年立刻给他点燃。

“陈厂长喜欢川菜?”

陈涛摇摇头。

“鲁菜?”

“不是?”

“哪是?”

“一碗山西刀削面,配一碗正宗的山西老陈醋!”陈涛说完,哈哈哈地地笑起来。

高友年也笑了。

“陈厂长,说实话,我也喜欢山西刀削面,您记得我们单位门口的哪家面馆吗,那就是山西人开的,我每天都要吃一碗山西刀削面,吃两个蒜瓣,要是不吃,肚子难受啊,哈哈哈!”

陈涛也笑了:“呵呵,看来我们不但意气相投,就连吃饭都相投啊!”

“那是!”

“既然这样,我们以后就兄弟相称!”

高有年高兴地道:“那我可就高攀了!”

“老兄,以后你就是哥,我就是弟,能用得着兄弟的份上,您说一句!”陈涛慷慨地道。

“好,涛弟!”

“年哥!”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人再次笑起来。

陈涛攀上高有年的关系,以后粮食销售不用发愁了!

高友年知道,攀上陈涛的的关系,也就攀上了王耿高的关系,以后升职就不用发愁了!

两人都是各怀鬼胎,虽然表面祥和,但是,肚子里各有各的主意。

“年哥,既然都是兄弟,你点吧,随便点两个菜,够吃就行,不能浪费,现在没饭吃的人可不少!”

陈涛说后,高友年立刻举起了大拇指。

酒菜很快,回锅肉,鱼香肉丝,土暖锅、大盘鸡,清蒸鸭子…..上了满满一桌。

几杯酒下肚,两人都放开了话匣子。

“涛子,哥高兴啊,上.级领.导让我和你搞好关系,呵呵呵!”

“来,年哥,干了这杯!”

陈涛端起酒杯和高友年碰了一下,两人都将杯中的酒倒进肚子。

“年哥,有件事兄弟要找你帮忙!”

“你说,只要年哥能帮你的,肯定帮你!”

“还是那个粮食!”

“粮食?”高友年不解地道:“粮食怎么了,我不是都让人给你收了吗?”

陈涛接下来将和佳和的竞争说了一遍。

高友年摸着光头:“涛子,我和那个王佳和没关系啊,要是有关系,我还能给你搭上话!”

陈涛微微地摇着头,端了个板凳坐在高友年的旁边:“年哥,没关系,不认识更好,要是认识就不好办了,我这个人,对待敌人,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要是对待朋友,我可下不去手,呵呵!”

陈涛说后,高友年也笑了笑:“兄弟,我们的脾气太相投了,这个王佳和我大致了解一些,他是个狠人,家境贫困,自小没有父母,你知道,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资源的人,想在这个社会立足,是何等的难!”

陈涛微微地点了点头,他是深有体会。

“他为了成功,娶了我们县李子烈的傻女儿,背靠李子烈,才成就了这番事业!”

陈涛没想到,王佳和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这时候,高友年话锋一转:“兄弟,那你和王佳和竞争,我能帮上什么忙?”

陈涛压低了声音,将自己的想法说给高友年。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