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藩王不太正经小说,这个藩王不太正经全文在线阅读-书格格

这个藩王不太正经小说,这个藩王不太正经全文在线阅读

一定不要错过目前火热好书《这个藩王不太正经》,这本小说男女主角是杨明萧黛,主要讲述了:谁知曾荃不但不慌,反而淡淡道:“清者自清,姐姐每天出去多久,妹妹你是知道的。”“那天的事,姐姐也跟妹妹提过,王爷也就是太累了,不知梦见些什么东西,所以才会那样。”“现在姐姐要是躲了,倒显得真有那么回事…

这个藩王不太正经小说,这个藩王不太正经全文在线阅读

《这个藩王不太正经》免费试读第二十五章 炸翻天了

谁知曾荃不但不慌,反而淡淡道:“清者自清,姐姐每天出去多久,妹妹你是知道的。”

“那天的事,姐姐也跟妹妹提过,王爷也就是太累了,不知梦见些什么东西,所以才会那样。”

“现在姐姐要是躲了,倒显得真有那么回事一样,岂不惹王爷疑心?再说,姐姐孤身一人,还能躲到哪里去。”

她刚说完,花奴见她又拿起剪刀接着修花,只是她这手却隐隐有些颤抖了,心里不禁生出几分怜惜和同情。

当下咬了咬嘴唇,心里一横,暗想:“罢了,还是去找曹大伴帮忙吧,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冤死吧?”

随后,她瘦削的身影,便在背后曾荃那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里消失了。

虽然时间不长,但花奴心地单纯,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对她更是无话不谈。

看见花奴这副急匆匆的样子,曾荃当然知道她是去找曹保了,毕竟她曾经对曹保有一饭之恩。

曾荃现在只想看看,这又是杨明、又是萧钰、又是曹保、又是萧凤年的,他们究竟是不是铁板一块。

曹保这边刚刚把杨明交待的事情办妥了。

刚带人把屋子收拾干净,就见花奴神色慌乱的跑过来,跪倒在面前,哭诉道:

“求爷爷救救她,求爷爷救救她。”

曹保见势头不对,立即把花奴拉到一旁,问了半天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

这些天他一直在带着侍卫们按照杨明的方法制作大棚塑料膜,每日只让亲信小太监给大伙送饭。

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所以也不知道出现了这么一个风波,听花奴说完,心里也是吃惊不小,暗道:

“上午送薄膜过去的军士回来明明说,王爷正在和王兴农带人打桩准备搭棚。”

“这些日子他打发人来问我,问的也是这件事。”

“可见在王爷心里恢复农桑才是头等大事,没听说对这些事又来了兴趣啊,怎么会在大白天去招惹蜀王侧妃?”

“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略略沉思,有些狐疑的看着花奴,又想道:“莫不是这小丫头着了她的道吧?”

想未毕,忽见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来报,说道:“爷爷,柔儿姑娘带着一群么么们把蜀王侧妃给带走了。”

“孙子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王爷,这可如何是好?”

曹保见事情紧急,也来不及仔细推敲了,打发那小太监过去盯着,又让花奴先回去等候,急匆匆的找杨明去了。

他一路走,一路想,才出宫门,便见杨明和萧凤年满身是泥的回来了。

悄悄一问,才知道萧凤年后半晌也过去了,么么们让小宫女去找他,正好碰个正着。

但见杨明满脸怒色,心里暗暗不安,看王爷这架势,该不会是要为了那个女人斥责王妃吧?

杨明也不暇多问,直往萧钰寝宫走去,才到门口,便听见曾荃在里面愤然道:

“该说的荃儿都说了,不管王妃信不信,荃儿都愿以性命发誓,荃儿和王爷之间绝有没发生王妃想象的那种事。”

“王妃若是想置荃儿于死地,荃儿自然无可奈何,但没做过的事,王妃让荃儿怎么认?”

“王妃不信,何不亲自去问问王爷。”

她话音刚落,停留在门外的杨明忽的推门而入,扫视众人一眼,说道:“本王作证,她说的是实话。”

萧凤年听见这话,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惴惴的跟了进去,心里暗想:

冯逆死了,朝堂没了制衡,他这是要借这件事敲打自己么?

萧钰见杨明反帮曾荃说话,身后又跟着有些惶恐的萧凤年,满腔的怨气登时如鲠刺喉,吞不下吐不出。

懊恼的身子一偏,不再说话,只胸膛剧烈起伏着,几乎就要炸裂。

众么么和宫女小太监们见王爷脸色难看,也不敢说话。

只柔儿愤愤的看了杨明一眼,道:“果然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这才几天时间,王爷倒袒护起她来了。”

话尤未了,立即就被他给回怼了过来,“放肆!”

曾荃见杨明连柔儿也斥责了,心里不禁起疑,前两天送上门去他不要,现在又为什么要帮衬着自己?

难不成真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但当她看见越来越惊惧的萧凤年时,暗想定是借机敲打萧凤年,心里越发得意了,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道:

“袒护不袒护,当着王爷的面一问便知。”

曾荃说着,便看向杨明,问道:“王爷那日是否连日未眠,操劳过甚?”

杨明道:“不错。”他说得是实话。

曾荃又问道:“那日荃儿进来的时候,王爷是否刚刚睡醒?”

杨明接着道:“没错。”这也是实话。

曾荃再问道:“王爷睡醒之后,是否换套衣服就出去了?”

杨明道:“是这样,本王醒来之后顿觉神清气爽,便出宫去走走。”这还是实话。

曾荃问完,看了萧钰一眼,拂袖道:“如此,便请王爷今天评评这个理。”

她打定主意,既然杨明想借着这个机会打压萧凤年,她便做了这个顺水人情,说不定以后更有机会接近他。

萧钰窝着一肚子气,哪里还管杨明说的是不是实话,只知道他处处帮着曾荃,要跟自己算账,心里的委屈越涌越汹。

忽见萧凤年跪下道:“小女无状,还请王爷息怒。”

看见竟然爹爹也下跪替自己认错,萧钰哪里还绷得住。

过去有这种事,爹爹可都是一面喊“你这个混小子,躲哪去了。”一面满王宫的找,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样子。

现在爹爹如此,她认定是杨明在路上就跟他说了什么,才会让他如此惶恐。

哪里知道是萧凤年自己存心忖度出来的,疑心冯伯用已死,豪族势力顿削,自己权重惹得杨明对他不放心。

“王爷当真要为了这个狐媚子,从此和臣妾恩义两断么?”

曹保一听萧钰说出这话,哭诉道:“王爷,娘娘跟随王爷数载,殚精竭虑,眼里心里只有王爷,王爷万不可……”

众人见状,也只觉腿上关节一软,纷纷跪倒在地,向杨明求情。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