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薄少娇妻凶凶哒顾星暖薄行简小说笔趣阁

推荐一本小说《薄少娇妻凶凶哒》,主角是顾星暖薄行简,主要讲述了:薄行简蹙眉,迈开长腿走过去,伸手一把拉开了窗帘。哗一声,窗帘拉开,落地窗外的繁华夜景立刻映入眼帘。可薄行简的长眉紧蹙,眼底更是温度全无。如果仔细看,便能发现他的眼神不对。薄行简将衬衫的纽扣扯开两颗,然…

薄少娇妻凶凶哒顾星暖薄行简小说笔趣阁

《薄少娇妻凶凶哒》免费试读第46章 没走?

薄行简蹙眉,迈开长腿走过去,伸手一把拉开了窗帘。

哗一声,窗帘拉开,落地窗外的繁华夜景立刻映入眼帘。

可薄行简的长眉紧蹙,眼底更是温度全无。

如果仔细看,便能发现他的眼神不对。

薄行简将衬衫的纽扣扯开两颗,然后迅速的拨通了陈惊墨的电话。

电话一通,薄行简便冷冷的问:“人呢?”

陈惊墨:“你找找,在房里呢吧。”

薄行简此时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了,饭局结束后,陈惊墨说一会介绍个朋友给他认识。他在楼下休息厅等了半小时,最后陈惊墨又说在楼上。

他上来了,可是这个房间,他从一踏进来就发觉了不对劲。

空气中浮动着诡异的淡香,虽然不刺鼻,但是这味道明显不对劲。

薄行简走过去,将床头燃烧的香盒拿起来,里面的香却正好烧完了。只是留下浓郁的香味,仍旧在整个房间里流窜浮动,迷惑着人的心智。

薄行简捏着那个精致的香盒,眼神却要杀人,“陈惊墨,你是不是想死?”

“呵~”电话那头传来陈惊墨的低笑,“不用谢我,好好发泄一次,没准你那病就好了。”

不等薄行简说什么,那端已经挂断了电话。

此时,顾星暖躲在衣柜里,脸上的表情不亚于被雷劈!

她没想到,艾拉口中的大人物,竟然是她的七叔薄行简!

而且在这密闭的狭小空间内,她的呼吸好像越来越困难了。

被一堆衣服围绕着,她很热,没两分钟就已经汗流浃背了。

她抬手抹了一下额头,全是汗。

不!不对!

她这不是热!

她感觉自己像是要着了似的,这不正常!

直到她透过柜子门的缝隙,看见薄行简拿起了床头柜上的那只精致的焚香盒!

顾星暖什么都明白了!

有问题的不单单是那杯糖水!

大概是怕夏知微逃跑,艾拉这是做了双保险。

糖水加熏香……

所以,她现在的这一系列不正常反应,都是因为坐在房内,在这香味中浸了二十多分钟的缘故!

现在只希望,薄行简能快点离开这里!

顾星暖扒着门缝,看着薄行简从门前走过去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听见开门声,她一颗心慢慢的放下来。

只要等七叔走了,她立马从这里离开!

房门开了,又关上了。

顾星暖一脚踹开柜子门,将头伸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

然后发现呼吸进去的还是香味扑鼻的空气,她又赶紧捂住了口鼻。

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间房,顾星暖扒着柜子,从衣柜里走出来。就在她以为虚惊一场时,背后却窜上来一股凉意。

不用转头,凭借眼角余光就能看见站在房门口的人影。

顾星暖浑身的血液都快凝固了:薄行简,没走?

……

薄楚楚是哭着跑出1982的。

她没想到陈惊墨会那么冷漠的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是一点余地没给她留。

她的自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可是一想到陈惊墨的脸,心底里还是有一丝的不甘心。

薄楚楚转回头,看着金碧辉煌的大厅,纠结着。

就这么走了吗?不甘心。

可是要回去吗?刚才陈惊墨把话都说的那么绝了,她实在是没脸再回去了。

就在薄楚楚纠结不定时,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薄小姐?”

薄楚楚回头,看见一个穿着打扮都很淑女的女生,“是你?”

女生走过来,朝她伸出手,“你好,我叫……”

“我知道你。”薄楚楚打断她,“你是陈西洲女朋友。”

“对的,我叫林弯弯。”林弯弯笑着自我介绍。

可是薄楚楚对她不感兴趣,也不想跟林弯弯有什么交集,没接话,只是移开了视线。

林弯弯也不介意,礼貌的笑着问:“薄小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刚才站在那边,好像看见你是哭着跑出来的?”

薄楚楚一眼瞪过去,“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当然不是!”林弯弯摇头,表现的很友好,“我只是关心薄小姐。”

“你关心我?”薄楚楚不屑,“我们很熟?”

“不熟。”林弯弯温温柔柔的,耐心似乎很好,也似乎看不见薄楚楚的冷脸,不管薄楚楚怎么表现出轻蔑,她始终都是微笑满脸的,“我只是问一下。有时候有些心事说出来比较好,一个人憋着,很容易生病。不过薄小姐介意的话,不用理我就行。”

说完,林弯弯转脚就要走。

薄楚楚却叫住了她,“我问你,如果你很喜欢一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很高冷,并且直接拒绝了你,让你离他远一点。你会怎么做?”

林弯弯思索了片刻,回道:“如果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的话,我愿意为了他做出改变。”

“改变?”薄楚楚似懂非懂。

“是啊,改变成他喜欢的样子,那他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了呢?人一辈子太短暂了,能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很难啊。”

薄楚楚愣了愣,然后似乎被点醒了,眼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对!你说的对!他不喜欢大家闺秀,那我就不做大家闺秀。变成他喜欢的样子,他就会喜欢了吧?”

林弯弯勾了勾唇,“祝你好远,薄小姐。”

“谢谢你。”薄楚楚说了一句,就转身又进了1982的大门。

她要去找陈惊墨,问问他喜欢什么样子的。

不管什么样子,只要是他喜欢的,她愿意去改!

薄楚楚刚走,一辆车就开到了林弯弯的身边。

陈西洲下了车,轻轻揽过林弯弯的腰,“我没看错吧?刚才那个是薄楚楚?”

林弯弯点头,“是啊。”

陈西洲满眼戒备,“她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啊。”林弯弯仰头看着他,眼底干净纯粹,“薄小姐好像被人拒绝了,刚才我看她那么伤心,就上去安慰了她两句。”

陈西洲皱眉,“你理她干嘛?她可不是什么好人。”

“不会啊。我觉得薄小姐很单纯,是个很好的人,就是脾气大了点而已。”林弯弯笑着说。

陈西洲垂眸看了她两秒,最后无奈的抬手揉了揉女友的头发,“你呀,就是太善良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