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顾星暖薄行简小说叫什么(薄少娇妻凶凶哒免费阅读)

薄少娇妻凶凶哒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顾星暖薄行简,主要讲述了:出租车停在水月居外面,顾星暖在树林里换了衣服,和发套一起藏在了一棵树底下,打算明天去1982的时候带回去。又弯腰在河边洗了脸,将脸上的脂粉褪干净之后,才起身离开。她步行回家,刚推门进屋,迎面飞过来一个…

顾星暖薄行简小说叫什么(薄少娇妻凶凶哒免费阅读)

《薄少娇妻凶凶哒》免费试读第21章 开口求我,我就放过你

出租车停在水月居外面,顾星暖在树林里换了衣服,和发套一起藏在了一棵树底下,打算明天去1982的时候带回去。又弯腰在河边洗了脸,将脸上的脂粉褪干净之后,才起身离开。

她步行回家,刚推门进屋,迎面飞过来一个东西。

幸好顾星暖反应快,一闪身直接躲开了。

啪,哗啦。

烟灰缸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顾星尘,是不是你跟我妈告状的?”薄楚楚穿着睡衣,双手叉腰,气愤难当的站在对面。

顾星暖:“是我。”

“果然是你!”薄楚楚咬牙切齿,抓过茶几上的花瓶就要砸。

顾星暖冷笑一声,“我可提醒你,这是在水月居,是七叔的地盘。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七叔的宝贝。”

薄楚楚一愣,“你少唬我。”

顾星暖瞥了一眼角落里的烟灰缸,“你刚才砸的这个烟灰缸是七叔花了十几万买回来的。”

“十几万,我赔得起。”薄楚楚不屑。

“哦~~~”顾星暖点点头,慢悠悠的道:“你手里那个花瓶,值一千万。”

薄楚楚再次愣住,抬头看了看手里的花瓶,很是怀疑顾星暖的话。

顾星暖则直接打开了手机页面,上面清楚的显示着花瓶的价格和名称。

“要是七叔知道你砸坏了他的烟灰缸……”顾星暖故意放慢语调,后面的话要吐不吐。

薄楚楚立刻想到了薄行简那张脸,以及那双看着她时没什么温度的眼,内心哆嗦了一下。然后她又想起了薄成茵跟她说的话——

“楚楚,你要是想在榕城待下去,就给我乖乖的。惹了你七哥,我也救不了你!”

薄行简什么脾气,薄楚楚是知道的。

连薄成茵都忌惮他三分,何况她呢?

薄楚楚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放下了花瓶。

顾星暖挑眉,抬脚上楼去了。

进门先洗脸,不出片刻,房门又被敲响了。

顾星暖拉开门,刚看清薄楚楚的嘴脸,便有东西从她手里飞过来。

顾星暖想躲,却来不及了。

脸上一凉,呼吸里充斥着墨水的淡淡香味。

“哈哈哈哈……”薄楚楚指着满脸被黑墨水浸染的顾星暖,笑声很张狂,“活该!顾星尘,你昨天打我一巴掌,今天告状让我当众出丑,这些事情我一件一件都记下了!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跪在我面前,开口叫饶命呃……”

薄楚楚的话还没说完,顾星暖忽然逼近,抬手就扣住了她的脖颈。

顾星暖一用力,薄楚楚立刻呼吸困难,脸都被掐紫了。

薄楚楚挣扎,却被顾星暖推开,直接扣在了墙上。

薄楚楚抬脚狠狠的朝顾星暖踢过来,顾星暖眸子一眯,手指竖起,重重的戳在了她的腿上。

“啊——”薄楚楚痛的大叫,可是脖子又被顾星暖掐着,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样,粗嘎难听。

薄楚楚也不知道,这个柔弱的孤儿怎么忽然间这么厉害了,明明之前都怂的打不还手。

挣扎不脱,却又不服输,只能狠狠地瞪着顾星暖,“顾星尘,你想死啊!快放开我……”

顾星暖挑眉,不疾不徐的道:“我本来不想跟你一般见识,可你怎么这么不识趣,非要来招惹我呢?”

顾星暖满脸都是墨水,可是依旧挡不住从她眼底折射出来的冷芒。像一把利刃,直直的刺惊薄楚楚的眼中。

薄楚楚暗暗地心惊,此刻顾星暖的眼神,和七哥薄行简竟然有几分神似,盯的她心里一阵发毛……

“顾星尘,你……你放开我……”薄楚楚的呼吸越来越薄弱了,眼前一阵阵发黑,感觉自己就要被掐死过去了。

顾星暖却不着急放她,而是冷冷的道:“开口求我,我就放过你。”

薄楚楚怕自己这条命真送她手里,便赶紧服软,点头不跌,“我……求……求你……”

顾星暖静静的看了她几秒,瞧着薄楚楚整张脸都紫了,眼白都翻出来了,这才轻轻一笑,松了手。

薄楚楚重重的摔在地上,骤然重获呼吸,她止不住的跪坐在地上大咳起来。

砰。

顾星暖摔上房门,舒舒服服的泡澡去了。

“咳咳……咳咳……”薄楚楚在门口咳了好一阵子,嗓子都快被她咳出血来了。

稍微缓和一点之后,薄楚楚狼狈的从地上站起来,眼神发狠的盯着顾星暖紧闭的房门,“顾星尘,你给我等着!”

放了狠话,才转身一瘸一拐的离开。

……

次日。

顾星暖拎着书包下楼,就看见了坐在客厅里的陈西洲。

“陈西洲?你怎么来了?”顾星暖奇怪。

陈西洲转过头来,视线落在顾星暖身上时,明显还有一丝狐疑。

顾星暖心里咯噔一声,这家伙昨晚该不会认出她了吧?

她走过去,淡定的迎上陈西洲的目光,“你怎么了?大早上的见鬼啦?这幅表情看着我?”

陈西洲不说话,就只是盯着她看,好像要把她盯成一个窟窿。

顾星暖表现的很自然,“吃过早饭了没?没吃一起吃啊?”

她抬脚走进餐厅,拉开椅子坐下来,就吃早饭。

陈西洲默默地跟过来,拉开她身边的椅子,也坐了下来。

依然是不说话,只是目光炯炯的盯着她。

顾星暖:“……”

“顾小暖。”陈西洲忽然说出这个名字。

顾星暖眨眨眼,“啥啊?”

陈西洲紧紧盯着她的眼,整个人都往她面前凑了凑,神神秘秘的重复了一遍,“顾、小、暖!”

顾星暖挠挠头,一脸懵逼,“顾小暖?谁啊?”

陈西洲在她眼里,看不出半点破绽,不死心的问:“你不认识?”

顾星暖摇头,答的非常磊落干脆,“不认识啊。怎么了?”

“你昨晚是不是去1982了?”

“是啊。”

“你去干吗?”陈西洲紧追不舍,几乎不给顾星暖思考的时间。

顾星暖答的也很快,“我是跟着薄楚楚去的啊。”

陈西洲表示怀疑。

顾星暖说:“我姑奶奶,也就是薄楚楚的妈,昨天不是去学校找我了吗?她让我盯着点薄楚楚,别让她干出什么有辱薄家门楣的事情。所以我听说她要跟几个男生去唱歌,就不放心的跟过去了。有什么问题吗?”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