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血狱江湖主角林屹苏锦儿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血狱江湖》,主角是林屹苏锦儿,主要讲述了:青年又看了一眼林屹。他对林屹爽朗个性很有好感,可惜林屹和梅梅是一伙的。他也得杀掉。青年继续玩弄着他的刀,他对梅梅说:“吕希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杀人就得偿命。我找了你好久,现在终于找到了你。报应…

血狱江湖主角林屹苏锦儿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血狱江湖》免费试读第四章:戈壁刀如雪(2)

青年又看了一眼林屹。他对林屹爽朗个性很有好感,可惜林屹和梅梅是一伙的。他也得杀掉。

青年继续玩弄着他的刀,他对梅梅说:“吕希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杀人就得偿命。我找了你好久,现在终于找到了你。报应来了你就得认。”

梅梅冷声说:“曾少主,你以为我真怕你?我只是没空搭理你。”

青年嘲讽地说:“是啊,你吕希梅怕过谁,你们‘飘零岛’怕过谁?不过我曾腾云也未怕过谁。我们十里杀场,也未怕过谁!”

此刻林屹方才知道,原来梅梅竟是“飘零岛”的人!

难道武功这么高。

十里杀场曾家大名他也早有耳闻。这是当年追随秦二爷那十八路英雄中的一路啊。

当年在北府时候,就常听北府师傅聊起曾家。曾家最早是靠宰杀牲畜开“杀场”起家,据说曾家在各地开的杀场肉铺连起来,得有十里。所以曾家就有“十里杀场”的名号。

眼前的青年,正是曾家少主曾腾云。

林屹当年听师傅王猛说过,曾家虽然是屠狗杀猪之类,但却还算忠义,也有些侠名。

林屹不由对曾腾云更有好感。

“原来是曾家少主,久仰大名啊!”林屹又带着一份调侃抱拳对梅梅说:“原来是‘飘零岛’的吕希梅,幸会!”

梅梅恨不得咬林屹一口。

曾腾云指指林屹,又指指吕梅,一脸怪异表情,他对林屹说:“你居然不知道她是谁?你不是‘飘零岛’的人吗?那我奉劝你离她远些。这个娘们美若天仙,却毒如蛇蝎。半年前我表弟被她迷惑,结果他死的很冤。今天我要为表弟报仇,你意下如何?”

林屹笑着说:“这是你们之间的恩怨,和我无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自己恩怨躲一边。”

曾腾云笑了起来。

“好!你比我那个笨蛋表弟聪明多了。所以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先杀了这娘们,然后我请你喝一杯去!”

曾腾云话音一落,一柄寒光凛凛的长刀从鞘中迸出。人也腾空而起,他口中发出厉喝声,刀光如练,直劈马上的梅梅。

梅梅身形如风中之花,轻盈飘起,避开那一刀。曾腾云凌厉刀光正中马身,那马瞬间这斩为两截鲜血如飞洒,马发出痛苦嘶鸣,两截身子訇然倒地。

林屹看那马可怜,掠过去一剑结束了它痛苦生命。

曾腾云一刀斩空,人在空中又连续朝梅梅攻出几刀。梅梅纤指连连,只听“叮叮咚咚”之声不绝于耳,这几刀都被她用指弹开。虽后趁势反击,几道掌影连串如环击发。这是“飘零岛”四大绝学中“碎玉掌”中的“连环扣”!

梅梅掌和指的功夫,让林屹非常佩服!

梅梅和曾腾云又人空中落到地上。

曾腾云刀的非常快。一刀一接一刀,一刀快过一刀。不给人喘息机会。刀影如堆雪一般越积越多,在红色落日映照下,奇幻无比。

林屹动容,他从未见过这么凌厉又快如急电般的刀!

长刀如狂,卷起阵阵飞沙。梅梅也不示弱,倩影如魅,指掌变化神鬼莫测。曾腾云左肩处已被梅梅戳中一指,一股鲜血涌出。梅梅肋下也被曾腾云伤了一刀,鲜血染红青衣。头上发簪也被削断,如云秀发如瀑布垂落。如果不是她身法高绝,头就被曾腾云削成两半了。

梅梅大怒,长发飞扬如同一只被激怒的母虎攻势更凌厉。曾腾云也喝声连连。两人在戈壁落日之下,一时打的不可开交。

场面精彩让人震动!

林屹不断叫好。心中豪情涌动。

“曾大少,吕大美人,打得好哇!让小林大开眼界了,你们继续打,我给你们高歌一曲助兴!”

问英雄谁是英雄?

剑在手荡尽不平!

我站在世间最高峰,手指苍天骂浮生!

莫说我是魔,别说我是神,

英雄论迹不论心!

林屹充满豪情的歌声高亢在戈壁上响起来。他唱的起劲,曾腾云和梅梅打的也起劲。

这时那六个汉子面面相觑,开始蠢蠢欲动了。梅梅的功夫并不比他们少主差多少。他们开始为曾腾云担心了。其中一个络腮胡子汉子终于忍不住了。他叫了一声。

“上!帮少主杀了这娘们!”

几人拔刀,几道刺目的刀光从鞘中迸出。几人朝战场中扑来。

林屹见状,身体飞掠过去,挡在他们面前。

“都退回去,不然让你们抛尸荒野!”

络腮胡子挥刀大吼。

“让开,不然老子劈了……”

他话还没说话,林屹出剑,两道剑光骤起。一道击在络腮胡中刀上。刀“呛啷”落地。另一道剑光在络腮胡手背蜻蜓点水留个小血口。

林屹的剑法让络腮胡惊得面色大变,其余几个也不寒而栗。

曾腾云气怒吼道:“你奶奶的,你他妈不是说躲一边吗!”

林屹大声回敬说:“你爷爷的,我以为你一个人动手,你们一帮人欺负她失有失公平!”

曾腾云气得“哇哇”怪叫。

“待我杀了她再教训你这个混蛋!让你知道什么叫公平!”

这时,来时方向,几匹快马朝这边风驰电掣而来。这几人都是一身蓝衣,披着白色披风。飞驰中,披风如帆一样扬起。

更近些时候,兽腾云手下叫道:“少主,是‘飘零岛’的人!”

曾腾云不傻,除了他,他这些手下难以和“飘零岛”的高手相比。到时候自己都未必能脱得了身。

曾腾云连攻梅梅几刀,趁势而退。身体飞掠到旁边马背上。几名手下也赶紧上马。

曾腾云对梅梅说:“吕希梅,这次算你走运!下次一定把你砍了,和我表弟葬在一处。”

梅梅不屑地说:“你追我这么久,每次我都走运。曾腾云,如果你是个男人,就别跑!今天把恩怨了结了,省得你缠着姑奶奶烦。”

曾腾云说:“你今天就别把少爷我当男人看,所以少爷我想跑就跑!”

林屹听了这话捧腹大笑起来。没想到梅梅和曾腾云都是这样有趣的人。

曾腾云说完和手下打马飞奔而去。

很快,“飘零岛”的人也飞驰近前。

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男人,形如枯槁,面目犁黑,一双眸子却灰白。一双干枯手掌几乎看不到肉,只有骨头和暴起的经脉。

他正想带人去追赶曾腾云,被梅梅抬手示意阻止。

林屹由此看出,梅梅在“飘零岛”的地位,绝对不低!

那男子又用他那双灰白瘆人的眼睛盯着林屹,其余人也把林屹团团围住。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