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嫁给了疯批王爷小说,穿越后我嫁给了疯批王爷全文在线阅读-书格格

穿越后我嫁给了疯批王爷小说,穿越后我嫁给了疯批王爷全文在线阅读

穿越后我嫁给了疯批王爷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沐初静楚彦霖,主要讲述了:沐初静是知道伯安侯府,伯安侯府虽是一个闲散侯府,却很得当今喜爱,因为不爱权。她多看了两眼姜肃,眸中多了几分笑意:“姜世子请伸出左手。”姜肃如风的笑容里暗藏苦涩:“我并非为我求医,而是为家母求医。不知,…

穿越后我嫁给了疯批王爷小说,穿越后我嫁给了疯批王爷全文在线阅读

《穿越后我嫁给了疯批王爷》免费试读第25章 精彩至极的脱衣舞

沐初静是知道伯安侯府,伯安侯府虽是一个闲散侯府,却很得当今喜爱,因为不爱权。

她多看了两眼姜肃,眸中多了几分笑意:“姜世子请伸出左手。”

姜肃如风的笑容里暗藏苦涩:“我并非为我求医,而是为家母求医。不知,可否请燕王妃娘娘到鄙府一趟,为家母看病?”

沐初静对伯安侯夫人的病情,是有所耳闻的。听说,伯安侯夫人的爱女病逝后,伯安侯夫人的身体便一直不大好,请了不知多少大夫也没能治好。

“若是姜世子相信我,改日我会到伯安侯府,为伯安侯夫人治病的。”她说着,示意姜肃伸手。

姜肃愣愣的伸出左手,有点儿懵:“我不看病的。”

沐初静把了脉,微微笑着道:“姜世子近来是否有食欲不振,腹部撑胀等问题?”

姜肃闻言面露激动,情绪高了好几分。燕王妃果然如传闻中,医术极好。

“是!”他眼含希望的紧盯着沐初静,燕王妃娘娘有如此医术,极有可能治好母亲的心病的。

众宾客一听沐初静说准,小声的议论着。唯有宛氏和云蝶不同,宛氏阴狠的眼神,在沐初静和姜肃间来回移动。

云蝶不停的揪着绣帕,心里辱骂着沐初静,祈祷着沐初静尽快出丑。

可下一瞬她隐隐觉得浑身不舒坦,似乎不动一动便难受,但她并未多想。

沐初静开了一张药方,面容和善的递给姜肃:“姜世子这是忧心过重导致的,我劝姜世子放宽心。”

姜肃小心翼翼的将药方放好,满心感激的道了谢,忍不住又看了两眼沐初静的那双眼。

不知是不是他想的太多,他有种母亲一定会喜欢燕王妃,会被燕王妃治好病的感觉。

有了姜肃这个开头,陆陆续续有不少世家找沐初静看病。

不管是谁找沐初静看病,她皆是能准确无误的看出对方的病情。若是无病的,她会根据对方的为人,开美容养颜或者调理身体的方子。

一时间,宫宴上形成了一副奇怪的景象。有人低低的哭泣着,有人欢喜不已,有人难掩焦虑,更多的是满心算计。

在场不少人看沐初静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一个得陛下太后娘娘喜爱,又有着不错医术的医女,值得拉拢,唯独燕王那不太好解决。

这下子,沐初静算是出了名了,可她也挡着某些人的路了。

这边,楚彦霖无意识的转动着酒杯,一双黑眸紧锁着被好些世家围着的沐初静。

似乎,她在面对除了他以外的人时,都是一副好脸色。

这让楚彦霖的心里有一丝不爽。

而就在这时,殿内传来突兀而又诡异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真好玩,好好玩!”

刹那间,所有人闻声望去。

只见,云蝶边在殿里转着圈圈,边脱着自己的衣裳,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

“好多蝴蝶,好好玩。”她扬手便丢掉了外衫,再继续脱,“蝴蝶不要跑,和我一起玩呀。”

众人惊呼,对云蝶指指点点。

“这蝶姑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圣前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来?”

“好像是失心疯了。”

“刚她不都好好的吗?”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混账!”皇太后勃然大怒:“还不给哀家抓住这等混账东西?竟敢在圣前失礼,当真是无理的东西。”

“是!”

当即有太监要去抓脱得只剩下肚兜的云蝶,但有一个人的速度更快。

是桑吉!

他用自己的外衣裹住云蝶,对沐初静怒目而视:“燕王妃,你好狠毒的心肠,竟是如此陷害云蝶,你畜生不如!”

云蝶不停的挣扎着,嘴里说着‘蝴蝶’‘快抓蝴蝶’一类的话。

众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桑吉,无凭无据的,桑吉也敢当着陛下和太后娘娘的面污蔑燕王妃,这桑家是真的完了。

“我说桑公子,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对云蝶下手的?”沐初静抱臂凉飕飕道。

桑吉认定是沐初静害的云蝶,一副恨不得手撕了沐初静的凶狠模样:“你当我不知,你嫉妒云蝶的好名声,嫉妒云蝶得燕王爱护。你这毒妇,为了能彻底抢走云蝶的心上人燕王,便用这种毒计来害云蝶。”

他绝不会放过沐初静的,他要沐初静尝尽痛苦而死,这样才对得起云蝶所受的委屈。

此话一出,众人眼神八卦的看着楚彦霖,沐初静和云蝶,妥妥的三角恋啊。

沐初静心道,我还真不想要楚彦霖这种男人。若不是暂时无法和离,我早八百年脱离燕王府了。

“王爷,你的蝶妹妹受了委屈,你还不赶紧过去安慰安慰?”她笑盈盈的看向楚彦霖,眼里没一丝的波澜。

楚彦霖未看云蝶,只吩咐宫婢将云蝶带下去清醒,他冷声说道:“此事我会查清楚的。”

沐初静只想呵呵两声,心里对楚彦霖的不喜多了两分。

一场宫宴丝毫不受云蝶跳脱衣舞的影响,热热闹闹的结束了。

等云蝶清醒过来,得知自己当众跳脱衣舞,直接给气晕了过去。

在她晕过去之前,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完了!

*

沐初静和楚彦霖一回到燕王府,随从千山来了。

千山一改平日笑嘻嘻的样子,沉稳的行礼道:“王爷,查到在宫宴的两日前,陈嬷嬷曾按王妃的意思,送了一套衣裳给蝶姑娘。”

楚彦霖眼含审视的看着沐初静,面容森寒:“你为何要在宫宴上害云蝶?”

她是有前科的人。

沐初静冷呵了声,嘲讽的睨着楚彦霖:“原来,我在王爷的心里,是如此卑鄙的一个小人。你连问都不问我一句,便认定是我害了云蝶,云蝶可真是你的宝啊。”

这男人单凭她送衣裳给云蝶,没弄清楚整件事,便怀疑是她陷害云蝶。

楚彦霖眉眼肃然,语气中有着寒戾:“不是你,还能有谁?你害过云蝶一次。”

沐初静连连冷笑:“真是可笑。那次是我害的云蝶吗?这次,我又为何要害她?”

楚彦霖很不满她的态度,蹙眉道:“那你为何派陈嬷嬷给云蝶送衣裳?”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