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妄情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佟言周南川小说无删减

小说名:妄情

主角名:佟言周南川

简介:佟经国的胆子一天比一天的大,退休了想扶着唯一的儿子佟家豪成为佟家的脊梁骨,私下打点关系,送礼请客。佟家的一切被他安排得明明白白,他自以为靠着这些年的人脉关系不会出什么问题,可时代在变,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是以前的时代了。当周南川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该认清楚这一切,但他没有,他选择自欺欺人,放手一搏。

妄情全文第26章

潘年为了得到提干的机会明里暗里跟佟家斗,也让潘创义时不时打他电话煽动周南川联手。

虽私心显著,可权衡利弊之下,对双方也都百利而无一害。

佟家完蛋是迟早的,与其等着他墙倒众人推,不如参与进去卖给潘年一个人情,潘创义是真心为了他着想。

挂完电话周南川躺在床上,抱着熟睡的佟言,闻着她身上的味道,闭上了眼睛。

等到事情曝光出来的那天,她会恨死他的,所以对付佟经国的事,他无论参与或者不参与,都没有任何区别。

早饭,邓红梅准备了好几个咸菜,其中一个是自己做的豆腐乳,豆腐乳黏糊糊的一人夹一筷子,佟言看着觉得恶心,但周南川却夹了半块腐乳放在她碗里。

佟言抬头看他,男人若无其事,“吃啊。”

她之前亲眼看见邓红梅在家做,看到发霉的豆腐霉草一样长,哪里吃得下?

她不想吃,可已经在她碗里了。

佟言凑到他耳边,“我不想吃。”

“吃吃看。”

佟言还想说点什么,邓红梅清了清嗓子,“雄庆结婚了,他妈说打算在市里给他们买房子……”

说着看看周南川,周南川给佟言夹菜,漫不经心道,“那我们也买。”

周有成险些被呛到,邓红梅低着头,“他们是打算买房,还没开始买,雄庆他妈是想按揭买个一百平附近的,你们怎么打算的?”

“全款买个一百五的。”

字字句句正中邓红梅心坎里,她要笑不笑的,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你们是早就有打算是吧?”

“嗯,我跟言言商量过。”

佟言莫名其妙,看了周南川一眼,“你什么时候……”

“佟言,你在大城市住惯了,到我们乡下不习惯吧?我们城里你没去看过,临西市可繁华了,街上也热闹。”

“妈,吃饭吧,过完年我带你们去看房子。”

邓红梅以为周南川没有去市里买房子的准备,甚至想好了一番说辞劝他妥协,结果一句话就搞定了,全款,一百五十平米,气死蒋彩云!

一想到蒋彩云那张气得勉强发笑的脸,邓红梅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早饭后两人上楼,佟言将门关上,“你什么时候跟我说了要去市里买房?”

“没说,我妈想让我们买,就买吧。”

“可我们人在这边,买了房子谁住?”

“一般过两年才会交房,过两年孩子也一岁了,你跟孩子住城里,我每天开车上下班。”周南川笑着看她,“你不想在城里有住的地方?”

也不是不想,只是有点突然。

“下次你提前跟我说一下,我刚才都没反应过来。”

“行。”

今天不去园子里,周南川带着邓红梅去买年货,佟言不想去,周南川给她穿上衣服拉着她走。

上了车邓红梅的嘴便没有闲下来过,喋喋不休跟周南川念叨。

“你们这一辈数你岁数最大,结果怎么着,他处处都要高你一头,他妈成天在村里吹,说他一个月赚好几万,媳妇城里的,亲家也好说话,以后能帮忙带娃,他家做个事还没开始做就传遍了……”

“我就看不惯他妈那得瑟的样子,她以为她是谁啊,她是皇后娘娘,人人都要奉承她巴结她?”

周南川冷不伶仃,“她说什么你别理不就好了。”

“我能不理?说你没文化,说你瞎猫碰上死耗子,还说……”

邓红梅看了佟言一眼,她连忙低头,清了清嗓子,“说得乱七八糟,意思就是他儿子处处比你强,身上穿的随便一样上千块,说你赚再多钱看上去也像个叫花子!”

换做旁人早就生气了,骂人了,周南川没有,满不在乎控制着手里的方向盘。

“还说什么,说你没有福相,雄庆有福相,听得我都想骂她,猪一样的那叫有福相?”

佟言没忍住笑了,邓红梅也跟着笑了,“是吧,那猪长肥了就是用来杀的,雄庆长得那个圆滚滚的样子,叫什么有福相,跟我们家南川比差远了。”

“高也没有我们家南川高,矮肥矮肥的!”

邓红梅这架势有点像老母鸡护崽似的,但这次佟言也站她这边,她说的是实话。

周南川相比周雄庆并不算个很正派的人,可单就外表来看,足够甩周雄庆十万八千里。

周雄庆矮矮的,胖胖的,国字脸,穿西装打领带,皮鞋擦得能照镜子,在过去佟言的生活中,她见过了太多周雄庆这样的人。

佟家在海城有头有脸,佟经国当年吃得通,父母也都在海城兼要职,来巴结的不在少数,父母都是看人收礼的,就周雄庆这样的目的性都写在脸上,上门低头送的礼也不一定会收。

而周南川,抛开别的不谈,但看他这个人,虽然看着不正派,一个粗俗的乡下男人,身上一股子痞劲儿,但就外面而言,真的没得说,很有安全感。

“佟言,你说是不是,那周雄庆长得那叫什么福相,是不是比我们家南川差远了?”

“是。”

周南川正在开车,嘴角微微上扬。

“差远了。”佟言又补充道。

气氛一下就活跃了,邓红梅点头,“他们买一百平,我们就买一百五,他们要挑好地段,咱们也挑好地段!他们按揭,咱们全款,不能让人瞧不起。”

“是,不能让人瞧不起。”

周南川一边开车一边忍俊不禁。

邓红梅又跟佟言抱怨了几句,说蒋彩云前些年经常欺负她,佟言素来和邓红梅不在一个频道,但同样作为女人,竟然多了几分惺惺相惜。

到县里的时候佟言拿了购物车逛超市,刚碰到购物车把,车子便被邓红梅抢了过去,“你大肚子,不能使劲。”

“没关系的。”

“那怎么能没关系,我来推,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随便拿!”

邓红梅推着购物车,佟言走在她边上,两个女人走在前面,周南川慢悠悠的跟在后头,存在感很低。

“雄庆的老婆,小杜,我觉得长得不好看,满脸的痘痘,不水灵。”

“我没注意。”

“下次你仔细看看,照你差远了,雄庆他妈还拿小杜跟你比,就她,长得跟个癞蛤蟆似的……”

佟言觉得邓红梅很可爱,有种质朴的可爱,一边买东西一边笑,周南川看着她笑了一路。

邓红梅买的东西比较便宜,米花糖,爆米花,金丝膏,沙琪玛,佟言买了一些以前过年时经常吃的坚果,进口零食。

到了结账的时候,刷出来一千多,邓红梅眼睛都直了,“抢钱呢,这点东西一千多?”

“你这都什么东西这么贵?”

县里的超市就这么几家,临近过年周边的居民都来县里买年货,后面排着长长的队,邓红梅扒拉着购物车里的东西,“这么几颗糖一百多?你们怎么不去抢啊?”

“还有这个,这是什么,花生还是什么,怎么也要一百多?”

佟言顿时有些尴尬,“妈,这个……”

周南川朝着邓红梅使了个眼神,直接刷了卡,出来的时候邓红梅还有些不可思议。

以前买年货,一次买几百块就能买很多东西,这回还没怎么买,一千多就没了。

佟言被邓红梅这么一闹,心情也不太好,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没吃。

周南川拎着东西下来,给她剥了个开心果,她摇头,“我不要。”

“我妈节约惯了,你别理她。”周南川说得很小声。

佟言深吸了一口气,刚才邓红梅的举动,她不是觉得丢人,而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

身后排着长队,她完全不顾后面排队的人,一个袋子一个袋子的看,还试图给超市结账的工作人员理论……

虽然消费观不同,可也就买点零食,至于吗?

从超市出来转头去菜市场,邓红梅去买菜,周南川和佟言在车里等,瞧她心情不好,周南川坐在后面关上车门。

“不高兴?”

佟言低头,“你妈不高兴,以后我是不是不能买这些零食了?”

“她不懂,早年家里经济不好,她节约惯了,早上又说让我们买房子,也是想替我们省点钱,你别跟她计较。”

“我没跟她计较,我怕她心里有想法。”

说出来很可笑,佟言怕邓红梅觉得她不会过日子,怕邓红梅嫌弃她,怕自己和她再产生什么矛盾。

以前千方百计制造婆媳矛盾,现在也会怕这种矛盾,说出来她自己都有点不信。

“日子是我们过,你与其想这些,不如多花点时间在我身上。”说出这话他眼底几分笑,摸了摸他的脸。

车玻璃被人敲了敲,邓红梅风风火火跑过来,“下车快,下车!那边好多菜便宜卖,你赶紧下来,我们多搬点回去!”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