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书毒妃王爷求抱抱歌子卿川叙白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毒妃王爷求抱抱

主角:歌子卿川叙白

作者:暮雨

状态:连载中

简介:穿书醒来,歌子卿成了被亲哥嫌弃的真千金,亲哥只疼爱替代品,对原主百般厌恶,甚至将她弄死。
于是,歌子卿作天作地,一心想着离开歌家。
可哥哥们态度却十分怪异?
大哥大手一挥:“谁敢欺负我妹妹?问问我身后的百万雄师答不答应?”
二哥指点朝堂:“想弹劾我妹妹?我答应了吗?”
三哥将一打地契送给她:“我妹妹把房子烧了?没事,我有的是!让她烧!”
四哥瞧着云云江湖:“在这个江湖上,敢碰我妹的人,想好怎么死了吗?”
五哥温柔无限:“乖,她们敢说你坏话,五哥让她们有来无回。”

穿书毒妃王爷求抱抱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了真千金

“啧啧啧,不愧是京门歌家的大小姐,这细皮嫩肉的,哪有半分养在乡下的模样。”男人吞咽着口水,待指尖快要触及少女白皙的面颊时。
少女突然浑身一抖,凌乱的发丝下,一双凌厉冷漠的眸子突然睁开。
她秀气的眉头微蹙,危险降临,歌子卿出于本能抬脚飞踹。
“找死!”
刀疤男的身体猝不及防摔在了地上,恶狠狠瞪向歌子卿,却在对上那双深入古井的眸子时一愣。
“你是谁。”歌子卿怒盯向他。
对方却一脸猥琐,从地上爬起扑来:“你的一夜郎君!”
“郎君?你也配!”歌子卿冷厉一笑,如修罗般拽住他的衣领,将他按在地上,脚狠狠的踹向他的下盘,再次将他踹开数米。
“你……你找死!”刀疤男痛苦哀嚎,眼中遍布杀意:“原本歌家只想要你的清白,但现在,老子要你的命!”
刀疤男从一旁地上摸起一把大刀。
少女微眯起双眼,全然不惧,只是多了一丝迷惑:“歌家……歌子卿?”
刀疤男脸色扭曲,冷笑一声,“你虽然姓歌,但是歌家的人却出钱要你的清白!”
“小娘子,我要是你,就识趣点,乖乖听话,留在我这山寨里,把爷伺候好了,爷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从他的话里,歌子卿大概猜出了自己当下的状况——她穿书了。
还是不久前,她那个沉迷小说的情报科同事,整天跟她说这本奇葩古言小说!歌子卿觉得太阳穴抽的一疼,之所以说这本书奇葩,是因为书里面的设定实在槽点过多。
原主歌子卿身为真千金遗落在外,假千金却占用她的身份深得宠爱,最后凭借玩的一手的黑莲花绿茶技能,生生将真千金给害死了!
而她穿的这个角色,就是那个被害死的真千金歌子卿!
原主因为太渴望亲情,对五个亲哥极其珍视,百般讨好,却被他们弃如敝履,最后被放血而死。
眼下,若是她没记错的话,剧情正好是歌家人要来接她回城,而假千金却暗中买通了山匪,企图毁她清白!
歌子卿皱了皱眉,既然她来了,这剧情也该翻盘了。
她看着面前猥琐的男人,勾了勾唇,开口道,“你说能保我吃香喝辣?那我要歌小柔的命,你给的起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山匪头子一愣。
面前的少女眼中泛着寒芒,这还是刚才那个懦弱无能,只顾求饶的少女吗?
“连歌小柔的命都给不起,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嘛。”
她生得极白,唇上染了血,刚才那一笑,使她整个人都变得明媚起来,如同一只美艳至极的妖,勾人且危险。
就连见过不少血腥杀伐的刀疤男都为此一愣,心底隐约升起了几分忌惮。
歌子卿向他走来,步步生莲,每一脚都仿佛踏在他的心口,如同一道道催命符,窒息的感觉朝他袭来。
刀疤男猛一摇头,将那些奇特的感觉甩脱于脑后,冲着歌子卿骂道:“一个小丫头还敢跟我提条件?”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就算你死在这儿,歌家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刀疤男咬牙切齿,手举大刀,朝歌子卿飞扑而来。
歌子卿不慌不忙,就在对方的大刀即将砍在她身上时,歌子卿稍一侧身,刀疤男猛扑了个空,整个人摔在了地上,瞬间鼻青脸肿。
“废物。”歌子卿冷笑。
她来到刀疤男的身旁,捡起地上从对方手里掉下来的大刀。
杀猪刀立在地上,高度几乎与歌子卿半个身子持平。
眼前的少女虽然瘦,但拿起刀来毫不费力,她扫向眼前的人,宛如在看蝼蚁的神。
听着歌子卿拖着刀走向他的声音,刀疤男浑身发冷。
“你,你……”
刀疤男面色苍白,两只腿在那里哆嗦个不停。
多年杀伐的直觉告诉他,歌子卿真的会动手杀了他!
刀疤男下意识看向周围,冰冷的大刀直接横在了他的脖子旁。
“你说是你寨里的兄弟来救你的效率高,还是你的头被我砍下来之后,你死的效率快?”歌子卿悠悠然发问。
刀疤男咬牙,面前维持着镇定:“我这寨子里有近百人,你就算杀了我也根本逃不出去!”
“百来个人而已,我还以为能有什么大场面呢。”歌子卿淡淡地说道。
前世,她身为女战神时,万来人的阵仗她都没怂过。
此时,刀疤男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坏。
“歌,歌小姐……”
“我错了!”
“都是歌家的错!我也只是听命行事,求您了,您别……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双手便都已被歌子卿砍下,剩下求饶的话里也都只剩下无助的哀嚎。
寨子里的其他人见到这种场面,纷纷别吓的容颜变色,直接掉头就跑,仿佛身后来的是一个厉鬼!
见到对方求饶,歌子卿突然失去了兴致。
一个小角色而已,重头戏还在后面。
她拿着刀离开,沿着记忆下了山。
山路的尽头,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车夫正在假寐。
“这二小姐也真是,只让人玷污清白,人还得带回去,可真够麻烦的。”车夫嘟囔个不停,听到刀背摩擦地面的声音,车夫以为是刀疤男完了事,带人回来了,立刻兴高采烈的从车上跳下来,人还没回头便开始谄媚的笑道,“哟?这么久?还真是让你白捡了个大便宜。”
“确实是个大便宜呢。”
车夫一愣,脊背一凉,他猛的回过身去,就看到歌子卿满含笑容的瞧着他,那模样,就仿佛是刚从阴曹地府里跳出来的恶鬼!
“大……大小姐,你……”车夫刚想狡辩,低头看到歌子卿握着的刀,刀身满是鲜血,吓得扑通跪地:
“大小姐,我错了。是,是二小姐指派我的!您别杀我!”
“果然是叛徒。”
歌子卿手起刀落,一双血淋淋的眼睛落在了她的掌心里。
歌子卿慢悠悠从怀里找出一个锦盒,随手将眼睛和耳朵放了进去。
好不容易回去一趟,不带点见面礼哪里说得过去?
“呵。”
正准备离开,一道慵懒的笑声自她的身后响起,歌子卿警觉回身,朝身后看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