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新婚夜,豪门老公从轮椅上站起来宋婳郁廷之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推荐一本小说《新婚夜,豪门老公从轮椅上站起来》,主角是宋婳郁廷之,主要讲述了:宋宝仪打断宋大龙没说完的话,“爸,还是算了吧!这些年来,姐姐也不容易。这件事是我欠缺考虑,我或许不应该把姐姐推出去,她又不是什么货物。”“你体谅她不容易,她怎么不体谅体谅我们不容易!说打人就打人!”周…

新婚夜,豪门老公从轮椅上站起来宋婳郁廷之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新婚夜,豪门老公从轮椅上站起来》免费试读第12章

宋宝仪打断宋大龙没说完的话,“爸,还是算了吧!这些年来,姐姐也不容易。这件事是我欠缺考虑,我或许不应该把姐姐推出去,她又不是什么货物。”

“你体谅她不容易,她怎么不体谅体谅我们不容易!说打人就打人!”周蕾气得不行,“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的话,事情也不至于到现在这种局面。”

说到最后,周蕾叹了口气,看向宋宝仪,“宝仪,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人不能这么善良,你处处替那个小贱人考虑,她为咱们考虑过了吗?她小时候害你得病,现在又害咱们家得罪了刘总!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宋宝仪笑着道:“您别那么说姐姐,刘总的事情我来想办法解决。”语落,宋宝仪又转眸看向周蕾,“爸,明天我跟您一起去给刘总道个歉。”

“应该给刘总道歉的人是那个小贱人才对!”周蕾接着道:“宝仪,她凭什么让你给她擦屁股!”

这件事是宋婳惹出来的,凭什么宋婳现在像没事人一样,而宋宝仪却要代替宋婳去善后。

世界上哪里有这样事情!

不同于周蕾的愤愤不平,宋宝仪表现的落落大方,善解人意,“都是姐妹,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周蕾还想再说些什么,宋宝仪回头握住周蕾的手,笑着道:“妈,您别想那么多。姐姐刚从乡下回来,很多生活习性都跟咱们不一样,您多担待着点儿。今天这事可大可小,万一传到郁家人的耳中,那就不好收场了。我跟她本就是姐妹,就算真受点委屈也没什么的。”

宋婳现在就像是疯了一样,逮谁咬谁。

这种时候若是传出去些风言风语,于宋家来说,是及其不利的。

周蕾很是心疼宋宝仪,心里把宋婳诅咒了千八百遍。

宋大龙在这个时候开口,“宝仪说的没错,这件事止步于此最好。”

周蕾就算再不甘,也只能忍着。

楼上。

宋婳泡了澡出来,站在落地镜前,看着镜子里颜色倾城的女孩儿,红唇轻启,“都这样了,你还要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吗?”

须臾,宋婳轻叹一声。

另一边。

郁家。

郁廷之满身酒气的回到家。

本坐在沙发上涂指甲油的郁太太看到郁廷之回来,立即站起来,“幺儿回来了!饿不饿?累不累?你轮椅呢?怎么走着回来的?幺儿你喝酒了?我马上让厨房去做醒酒汤。”

“不用了妈,我没事。”郁廷之捏了捏太阳穴,精致的五官上染了一层疲倦。

郁太太还扶着郁廷之在沙发上坐下来,“幺儿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

须臾,郁廷之从怀里掏出一个首饰盒,“妈,生日快乐。”

郁太太接过首饰盒,嘴巴都快合不拢了,“谢谢幺儿还记得妈妈的生日。”

打开首饰盒后,里面是一个祖母绿项链,郁太太表情夸张的道:“天哪!我好喜欢这个项链,谢谢幺儿!”

郁廷之按了按太阳穴,起身道:“我头疼,先上楼了。”

“头疼!”一听这话,郁太太紧张得不得了,“幺儿你没事吧?我现在马上打电话让李医生过来。”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郁廷之道。

“真不用吗?”郁太太有些不放心的跟上郁廷之的脚步。

这一幕,刚好被下楼倒水喝的二嫂郑月蓉看到。

郑月蓉咬了下嘴唇。

都说天下父母疼小儿。

这句话可真没说错。

她这个婆婆无论什么时候,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郁廷之身后。

哪怕郁廷之是个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郑月蓉气得连水都不想喝了,转身回屋

刚推开门,郑月蓉就忍不住朝丈夫郁廷远抱怨,“你妈也太过分了!咱们送她一套限量版的帝王绿首饰她什么反应都没有,你弟弟那个废物一个破项链就把她收买了!一口一个幺儿,一口一个好孝顺!以为我们是死人吗?”

最重要的是,郁廷之的钱都是郁家老两口给的,郁廷之花他们的钱,给郁太太买项链,这不等于脱裤子放屁吗?

郑月蓉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郁廷远正在看合同,闻言,连眼睛都没抬,“你跟他计较什么?”

郁廷之不光在外面是个废物,在家里也是个废物。

在郁家,除了郁太太和郁老爷子之外,没人拿他当回事。

哪怕是兄弟姐妹。

甚至是家里的一些小辈都能对他嗤之以鼻。

“我就是气不过!”郑月蓉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你说咱们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就看不见呢!心都快偏到太平洋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你妈亲生的了。”

郁廷远神色不动,“他除了有爸妈的宠爱还有什么呢?等哪天老头子和我妈都走了,他就还有什么?”

郁廷之就是个啃老的废物。

一旦无老可啃,他除了等死,还能干什么?

“说的也是,”郑月蓉的心情好了些,走到郁廷远身边,弯腰抱住他的肩膀,“不对呀,他还有一桩人人羡慕的婚事!”

宋宝仪的才能是整个云城的人有目共睹的。

郁廷远勾了勾唇角,“你真以为宋宝仪会心甘情愿的嫁给一个废物?”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