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将门医妃不下堂楚月卿秦子珩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将门医妃不下堂

主角:楚月卿秦子珩

作者:战七夜

状态:已完结

简介:医学女大佬穿越成将门嫡女,嫁予珩王为妃,成亲当日珩王妻妾同娶,都拿她当软柿子捏?从此打恶奴,斗白莲,将门虎女不能输!下堂后依旧过得潇洒自在,医毒双绝***跑,一根银针走天下,看谁不顺眼就扎谁一针!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珩王悔不当初,追妻路漫漫,终于再次抱住了某女的裤腿:“爱妃别跑,本王错了,来,扎本王!”

将门医妃不下堂免费阅读

第1章 妻妾同娶

廉国帝都,十里红妆。

“今天是珩王大喜的日子,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守在这条街上?”

“你还不知道啊?珩王妻妾同娶,那小妾可是宝月楼有名的头牌!”

“珩王的正妻不是将军府的嫡女吗?竟然和一名歌妓同时进王府!这么大的热闹,我也要看看!”

……

伴随着锣鼓喧天和围观的吵杂的声音,珩王正妻的轿子抬了过来。

“来了,来了,那轿子里坐着的就是珩王正妻楚月卿!”

“听说那小妾黎潇潇的轿子也走这条路,这下有戏看了!”

一阵唏嘘声接踵而至。

骄外看热闹的人比比皆是,轿内的人已经辩不清是睡第几回觉了。

“小姐,那黎潇潇真不要脸,明知道您是珩王正妻,她还要赶着今天嫁进来,小姐是将军府掌上明珠,她是什么,说好听的是歌妓,说难听点就是个婊……”

“翠桃,还有多远了?”楚月卿打着哈欠,打断了小丫鬟的话。

“小姐!您不能这样不争不抢!你这样不咸不淡的态度是在给黎潇潇制造机会!”翠桃一副操碎了心的样子。

闻言,楚月卿嘴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

看到楚月卿面部细微的变化,翠桃眼底一亮,以为她终于开窍了,不由得一喜。

谁料……

“到了叫我。”音落,继续揉着眉心,闭目养神。

“小姐!”翠桃急的直跺脚。

她是活了两世的人,前世她出生在二十一世纪医学世家,自小从医,医毒双绝,十三岁便拿下了医学博士证,奈何天妒英才,一场车祸让她死无全尸,醒来后便穿越到了大将军之女楚月卿身上。

她刚来到这个世界时,这副身体才三岁,原主溺水而亡,如今她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十三年。

前些时日刚及笄,她便被一道圣旨嫁给刚打了胜仗凯旋归来的珩王,一个她素未谋面的男人,据说珩王秦子珩还因此与皇上大吵了一架。

原主楚月卿自小没了娘亲,家里除了父亲楚震天外还有一个哥哥楚月爵,父亲哥哥自小对她疼爱有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不忍抗旨连累将军府,这才接了圣旨。

珩王秦子珩,帝都战无不胜的大神话,帝都闺阁里的姑娘挤破头都想嫁的男人。

一个大将军之女,一个风华绝代的王爷,本应该是一段佳话,可成亲前一晚珩王府传来消息,珩王要同娶帝都歌妓黎潇潇,不然便抗旨退了将军府这桩婚事。

流言蜚语中说那黎潇潇是珩王征战沙场多年来唯一陪他颠沛流离的女人,等了珩王多年因为身份悬殊最终步入风尘,只是,就是不知这流言蜚语里到底有几分真假。

除此之外珩王府也没有给出其他理由,帝都的百姓便默认了这段悲情佳话。

将军府以及楚月卿的名誉,一夜之间全部葬送在了秦子珩手里。

回想起这些,楚月卿只觉得讽刺,既然心里早已有了别人,为什么一开始要答应娶她?

来了这里后。她对医术的学习也没有停歇过,昨天夜里她研制了一夜最新研发的药,这才导致她一路上昏昏欲睡。

这时,轿内猛地一晃,像是突然急刹车停了下来。

“外面怎么回事?”翠桃不悦的问了句,帘子掀开一条缝。

“呦,你们快看!黎潇潇的轿子和珩王正妃的轿子撞在一起了!”

“这下有热闹看了!你们说谁会先退一步呢!”

喧哗之即,对面的轿子里传来一道温润柔和的声音:“姐姐为珩王正妃,妹妹不过是个妾,轿夫,麻烦给姐姐让路。”

黎潇潇一开口,街头人群一阵躁动。

“没想到这黎氏还很识大体!”-

看到这一幕,翠桃把帘子一放,缩回轿子里,气的脸色涨红:“小姐贵为正妃理应先她一步,她倒是会趁机当好人!”

不等楚月卿的轿子开动,来接楚月卿进王府的嬷嬷开了口:“奉珩王之命,楚月卿是将门嫡女,大家闺秀,不应在市井与同府姐妹相争,有辱王爷名声!”

闻言,楚月卿不由得冷笑,她明明什么都没做,短短时间,这么多污名却接踵扣在了她的头上。

李嬷嬷这番话明显早有准备,看来,这珩王比她想象中还要难惹。

“轿夫,放黎氏先行!”楚月卿睁开略带疲倦的眼睛,一气呵成。

“小姐!我们就这么让这黎氏踩在我们头上吗!”翠桃又气又急。

相比之下,楚月卿倒显得淡定多了:“急什么,想踩我们的人还在王府等着呢!”

翠桃后知后觉:“小姐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王爷安排的!”

……

骄子终于抬到了王府,喜婆的吆喝声夹杂着鞭炮好不热闹,楚月卿有一瞬间的微怔,活了两世,第一次出嫁,竟然嫁给了她素未谋面的男人。

“王爷出来接王妃下骄了!”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

“太好了!王爷终于来接小姐了!这回那黎潇潇就该认清自己的地位了!”伴随着骄外的躁动,翠桃帘子掀了又放,激动的小脸红扑扑的。

“唉?珩王竟然去掀了那黎氏的帘子!”

“一个正妃竟然被一个清楼小妾比下去了!看来珩王和这黎氏是真爱啊!”

听见骄外的议论声,楚月卿心如止水,她早料到了……

翠桃气的直哭,撸起袖子要冲出去给自家小姐讨回公道。

“坐下吧翠桃。”楚月卿眼底浮动一丝漫不经心,话语间也是无所谓。

“小姐,王爷府也太欺负人了!小姐在府里可是老爷和少爷的掌上明珠,怎么到了这就被这不懂怜香惜玉的臭王爷欺负成这样!”

“噗……”听见翠桃给秦子珩的形容词,楚月卿没忍住笑出声来。

“小姐,你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还能笑出来,若是大少爷和老爷知道了不知道会心疼成什么样……呜呜呜……”

“好啦好啦,他秦子珩不喜欢你家小姐,你家小姐也不喜欢他,井水不犯河水,这多好啊……”说到这,倒变成了楚月卿安慰翠桃了。

“翠桃,扶我下骄……”又过了一会儿,楚月卿身子动了一下。

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