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坏蛋爹地别妄想容玖靳越言,坏蛋爹地别妄想在线全文阅读

网络作者是香菇的经典佳作《坏蛋爹地别妄想》火爆上线,是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是容玖靳越言。主要讲述了:靳越言胸腔中满是怒火,气得早已失去了理智,将容玖抵在门板上的时候,直接狠狠的压向她的唇!不像上次喂药时,还带着些怜惜。而是狠狠的翻搅着,强势夺去她的呼吸,怒火上来时,连放在她腰间的手都没轻没重的重重捏…

坏蛋爹地别妄想容玖靳越言,坏蛋爹地别妄想在线全文阅读

《坏蛋爹地别妄想》免费试读第13章 我嫌你脏!

靳越言胸腔中满是怒火,气得早已失去了理智,将容玖抵在门板上的时候,直接狠狠的压向她的唇!

不像上次喂药时,还带着些怜惜。

而是狠狠的翻搅着,强势夺去她的呼吸,怒火上来时,连放在她腰间的手都没轻没重的重重捏着,掀起衣摆。

容玖震惊过后的是冷静的愤怒,她睁开眼,空洞的看着靳越言。

接吻时,两人都没有闭眼睛。

靳越言看着她的眼睛,心中狠狠一痛,不知道为什么,他后悔了,不该,夺去她的眼睛的,该让白芷等待着合适的眼角膜的。

导致她现在再看着他,双眸无情,无爱无欲。

反倒是靳越言出神间,忽然嘴巴一痛,容玖下嘴毫不留情,逼的靳越言不得不松开她的唇,手也退了出来,随后嘴巴里便有血腥味化开,血迹隐隐从嘴角溢了出来。

容玖脸上没有表现出失智的愤怒,却毫不犹豫的抬手冷冷的给了靳越言一巴掌。

空气响起清脆的响声,靳越言白皙的俊脸上出现一个五指印,唇流着血,眸子透着冷光,呼吸粗重的看着容玖。

“阿玖。”

“别叫我阿玖,我嫌恶心!”容玖双目无情的看着靳越言。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那么难听,从你回来后,我们就没有好好谈过,容玖,什么时候这么无理取闹了。”

“以前的容玖早就被你杀死了,是你靳越言亲自取的命,现在我是什么样子,都与你无关,今天我当是被狗咬了,你滚。”

容玖这番话,把靳越言气得不轻,蓦地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冷冰冰的道:“因为江之行,嫌我脏了?恩?容玖,你别忘了,五年前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你有多爱我,我比你清楚!”

“你难道不脏吗?”他捏着她下巴的力道很大,容玖忍着一声未吭,冷漠的看着靳越言,轻讽的一字一句说出,“在我们还没有离婚的时候,你不就和白芷滚在一起了,恩?”

“我…”没有两个字哑在口中。

靳越言知道他现在说什么,容玖都不会相信。

而他刚刚的确是气得发疯才狠狠的亲她,现在理智回神了,自尊和骄傲不允许他拉下脸来去解释子虚乌有的事情!

靳越言不想和她无休止的争吵,可她的不配合,连句正常的谈话都不能。

“那前晚,你发烧我照顾你,刚刚那个就当是回报了。”靳越言随意胡诌道。

他照顾的?

容玖记得那晚的一些场景,想起他抱她去浴室脱她衣服清洗,心里一阵犯恶心,忽然一股大力挣开靳越言,朝洗漱台跑过去。

靳越言敛眸,看见地上掉的一张纸,捡起,看完,幽深凌厉的眸又蕴上一层寒霜。

当容玖狠狠洗了一把脸从洗手间走出来时,便看见靳越言手中捏着的那张纸。

她心神一紧,顿时冲过去,靳越言直接将纸拿高,意味不明的道了声:“容玖,藏得这么深,容家还有多出的一家店铺,恩?”

他这话一落,容玖顿时有种一盆冷浇下来的感觉。

不过,想在深城做什么,哪里能逃得过靳越言的眼睛。

“所以呢?”

“觉得是漏网之鱼,想把它也搞垮吗,在你手里,轻而易举。”

靳越言刚刚就将容玖在纸上规划的预算资金看完了,本想着,帮一帮…

却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顿变,一股气顺不下去:“你以为我不敢搞垮吗?”

“那你就搞吧。”

她这已经无所谓的态度,已经麻木掉,整个人晦暗失色都会让靳越言有种是自己把她变成这个样子的感觉!

她径自拉过客厅桌前的行李箱,踢到了靳越言的腿边。

随后抬起头看着她,“你再敢动乐乐一次,我就拼尽全力毁了你的白芷。”

“我和她…”

“我不想听你们之间的事,耳朵脏。”

靳越言双眸微眯,盯着她那张嘴看,被他吻过后,鲜红欲滴。

靳越言盯了半晌,径步朝容玖走过去,难得容乐不在家,靳越言没有那么多顾忌。

他直接将容玖抱起来,容玖惊呼一声后随即猛地在靳越言的肩膀上拍打着,“你要干什么!靳越言!”

他踢开卧室的门,大步走过去,容玖便被放倒在床上,她反应灵敏的想挣扎起来,双腿便被他压住。

那种熟悉的感觉,瞬间回归。

容玖的背后一点点的变凉,靳越言的靠近已经让她变得颤栗又恐惧。

他双手穿过她十指,相扣按在床上,低沉的语气里带着些无奈:“阿玖,你乖一点好不好?”

“滚!”

她的愤怒,她的失智,无一不在刺着靳越言。

“你恨我什么?阿玖,你说过你只喜欢我一个,现在转头就能和江之行手牵手?”

“五年前为什么要纵火自杀,容玖,你不是这样轻易放弃生命的人。”

“不是你葬送的吗?”因为气急,容玖的眼睛开始红了起来,悲楚的眼神一针又一针的刺进靳越言的心头。

他同样不解,这个念头徘徊在他心里很久了:“容玖,你开车撞了白芷,导致她失明,我只是让你把眼睛给了她,其他的我伤害你什么了?好,不提当年的事情,现在呢,还这么恨我。”

“容乐是我的女儿,我不可能让你一人独自养着她,我给你两种选择,要么容乐跟我回去,要么连你也一起跟着我回去。”

他眼神冰冷,像冬日寒雪,没有一点温度。

“靳越言,我们之间永不可能。”

她越是这么冷漠镇定的说出这些话,靳越言心脏就越疼。

当年她都主动留在他身边,现在为什么这么冷漠?

压抑着怒火,靳越言切齿反问:“因为江之行?”

“是。”容玖麻木了,只要能摆脱他,什么理由都行。

靳越言的怒火顿时蹭蹭的窜上来,发了狠,低头就要再次狠狠的咬上她的唇瓣。

“叮。”外面有人开了门锁,容乐从外走进来:“妈妈,你回来了吗?”

靳越言一怔,他现在还压着容玖…

顿时从他身上起来,容乐就已小跑着过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