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爱已无可挽回韩景初唐婉凉_唐九小说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爱已无可挽回》,作者是唐九,主角是韩景初唐婉凉。主要讲述了:在风城,谁不知道韩氏集团的总裁,大名鼎鼎的韩景初,隔三差五的上新闻头条,拍拖的花边绯闻不断。望着包厢门口的方向,乔思雨心口一揪,不由得加深了对唐婉凉的妒忌。明明她们俩在学校,都是不和群体的平民女,凭什…

爱已无可挽回韩景初唐婉凉_唐九小说

《爱已无可挽回》免费试读第5章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在风城,谁不知道韩氏集团的总裁,大名鼎鼎的韩景初,隔三差五的上新闻头条,拍拖的花边绯闻不断。

  望着包厢门口的方向,乔思雨心口一揪,不由得加深了对唐婉凉的妒忌。

  明明她们俩在学校,都是不和群体的平民女,凭什么,无论走在哪里,她永远都只是唐婉凉的衬托,她不甘心!

  ……

  韩景初抱着唐婉凉,一路出了帝景酒吧,黑色的宾利停在外面,助理许铭坐在驾驶位上。

  男人拉开后车门,直接把怀里醉醺醺的人儿,粗鲁的塞了进去。

  尔后,弯下腰,昂贵的纯手工黑色皮鞋,跟着登上了车门。“开车!回公寓。”

  唐婉凉眯着眼睛,一张红通通的脸,埋在男人的大腿上,嘴里无意识的嘟囔着,“我还要喝……再来一瓶!我还能喝……我还没有喝够呢……”

  “呵!才喝了一口就倒了,还再来一瓶……”韩景初轻蔑的道,“唐婉凉,你回去最好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你今天出现在酒吧包厢的原因!”

  “韩景初,你就是一个混蛋,恶魔,王八蛋!”喝醉了酒的唐婉凉,忽然皱起小眉头,口里无意识的嚷嚷起来,其实脑子里早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

  闻言,韩景初的脸立即沉了沉,黑沉如锅底。

  连驾驶位上的助理许铭,都不由得朝着后视镜,同情的多看了一眼唐婉凉,总裁夫人的胆子还真大,居然敢当面骂总裁是大坏蛋,恶魔,便态……

  “唐婉凉,你再给我说一遍!”韩景初恶狠狠的瞪着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女人,拇指和食指一用力,立即捏住了女人的下颚。

  “唔……疼……放开我……韩景初,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总是要欺负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唐婉凉闭着眼睛,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痛苦,说着说着,眼角淌下泪来。

  本来还火冒三丈的韩大总裁,看到小女人,没有了平时的张牙舞爪,突然委屈兮兮的样子,心口忽然情不自禁的柔软的一塌糊涂。

  这个死女人!总是能轻易的引起他的情绪波动——该死!

  “唐婉凉,你清醒一点!”韩景初松开了她,朝着她吼。

  然而,醉酒的女人现在哪里肯听他的命令,一双手胡搅蛮缠的在空中挥舞着,下一刻,一张小脸忽然毫无预兆的跌在了他的大腿上。

  韩景初的脸更黑了,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全身的血液都在翻涌。

  韩景初蹙着眉,咬牙切齿,“唐婉凉,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在钩引我?”

  刚才还发着酒疯,闹腾的不停的小女人,忽然眼睛一闭,趴在男人的大腿上,打起了呼噜——

  韩景初看着这一幕,双拳握紧再握紧,心里更加气结,愈发肯定,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

  回到公寓,一脚踢开房门,韩景初走到大床边,刚准备把怀里这个可恶的女人丢到大床上——

  视线不经意瞥到女人的睡颜,又黑又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处,投下一片扇贝形的阴影。

  韩景初手臂上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放轻。

  小心翼翼的将女人放在大床上,扯过被子,替她盖上,掖好被角。

  做好这一切,韩景初正想抬步离开,被窝里,忽然伸出一只手,捉住了他的手腕。

  “不……不要走……”软枕上躺着的那张小脸,眉毛和鼻子皱在一起,嘴里恋恋不舍的喊着。

  韩景初挑了挑眉,长腿下意识的就没有再往前迈出去,回过身,坐在了床沿边。

  这个死女人,在挽留他?

  “唐婉凉……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你在喊谁不要走?”韩景初俯下身,头一点一点的靠近她的。

  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鼻尖抵着鼻尖,只要他再低下去一点,他和唐婉凉就可以随时吻上。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唐婉凉闭着眼睛,红唇一张一合的倾诉着。

  听到这里,韩景初英俊的眉角向上扬了几分,很是得意。

  这个女人,还好意思说,她不喜欢他?

  “好……我不走……”韩景初的眸子,锁着她,一双幽深的黑瞳倒映出唐婉凉的醉颜。

  男人低下头,火热的薄唇轻轻的擦过女人柔软的唇畔。

  “大哥哥……你不要走……你什么时候再来见我……”正在这时,唐婉凉迷迷糊糊的说着。

  一句话,犹如一盆冰冷的凉水,当头浇在了韩景初的头上,男人的一张俊脸冻到了冰点,黑眸里,飞快的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挫败。

  这个死女人,居然把他当成了别的男人的替代品——

  他韩大总裁,在风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次不是那些女人热情主动的朝着他贴上来,他何曾遭遇到过,还有女人,把他当成替代品的?

  “唐婉凉!”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喉咙里,喊出她的名字,心里气的要命。

  唐婉凉哪里管他,在大床上,翻了个滚,又呼呼的睡去。

  韩景初急了,正想捉过唐婉凉问清楚,她口里的这个大哥哥究竟是什么人时,叮的一声响起,放在西服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深夜这个时间点,其他人不敢不知死活的打电话来吵他——除了,远在美国的苏微安……

  国外有时差,他以前宠着她,都是让她按照她那边的时间,给他打电话……

  此刻,电话那端的人,无疑就是苏薇安了……

  韩景初回了神,从床畔爬起来,抬手在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正跳跃着的两个字——安安。

  他的心口一怔,有些做贼心虚。

  明明他和唐婉凉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此时,却令他有一种被捉了个现行的难堪——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