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我只想低调种田无删减全文免费,主角唐二正夏惠莲-书格格

摊牌了,我只想低调种田无删减全文免费,主角唐二正夏惠莲

小说名:摊牌了,我只想低调种田

主角名:唐二正夏惠莲

简介:“天哪,原来都是诬陷好人啊!”“想不到,韩光定是这样的人,坐了几年牢还不思悔改!”“不会是他真的给唐家投毒不成,又倒打一耙来栽赃陷害想讹人家一笔钱吧?”“他姐也真是,明知道韩光定是个什么货色,还带他出来闹事儿,现在好,被人家当众打脸了吧!”“就是啊,我看见治保主任和妇女主任看见情况不妙早就开溜了……”“谁会跟他们这姐弟俩一起丢人现眼呀……”

摊牌了,我只想低调种田全文第26章

听到看热闹的群众这样议论,韩光保的脸上更加挂不住了,急忙对韩光定说:“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儿带你的兄弟把咱家的种鸭给赶回家去!”
韩光定知道又被唐二正给打得落花流水,很不甘心,但也十分无奈,谁让自己亲口把真相稀里糊涂说出口了呢?
所以,一听姐姐这样说,立马招呼几个狗腿子,灰溜溜地赶着那些被救活的鸭子就要离开。
“你们不能走,必须给个说法才行!”唐三红看到韩光定惨败在了哥哥的手下特别解恨,但看见韩光定就要夹着尾巴开溜了,立即上前阻拦道。
“你想要什么说法?”韩光定此刻只想尽快逃离,所以,气急败坏地这样问。
“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败坏了我哥的名声之后,不受到惩罚就不了了之吧?”唐三红据理力争地这样说道。
“就是啊,咋说也得说声抱歉吧……”
“让他给唐家道歉?不可能!”
“那唐家能饶过他吗?”
“他是村长的小舅子,谁能把他怎么样?”
听到大家这样议论,韩光定呲牙瞪眼刚要发作,却一把被韩光保给拦住,然后,十分尴尬地对大家说:“都怪我没搞清状况就来向唐家兴师问罪,都是我错,大家都别难为我弟,但我保证,回家后,使劲儿修理他一顿,让他再也不会犯今天这样的低级错误了……”
“那可不行,像他这样心肠歹毒,给唐家投毒不成,反过来倒打一耙的家伙,不得到一定惩罚,让他长长记性,怕是日后还会出来祸害乡里乡亲吧!”
唐二正也觉得,就这样放走韩光定有点太便宜了他。
“二正兄弟呀,你想如何惩罚我弟呢?”
这样的情况下,韩光保也不得不低三下四,用一副委曲求全的口吻这样问道。
“还记得当初他当时诬陷我毒死了你家四五十只种鸭,你给我算的那笔赔偿款数吧?”唐二正慢条斯理地跟对方理论。
“二正兄弟,那个时候,我不是不明真相,被他们给挑唆的昏了头脑,才稀里糊涂让你赔偿的嘛……”韩光保此刻只好放下她村长夫人的身份,给唐二正赔不是说。
“那好,那你现在知道真相了,那反过来,我们家昨天夜里真的被毒死了一百好几十只种鸭,按照之前你的算法,至少给我们赔偿三倍,也就是需要赔偿唐家一百五十万!”
唐二正索性算出了这样一笔账给对方听。
“可是二正兄弟呀,幸运的是,你家的种鸭不是都被救活了嘛,这样的话,就不需要再赔偿了吧?”
韩光保还真的后怕,幸亏韩光定没把唐家的一百多只种鸭给毒死,否则的话,按照现在唐二正的架势,还非让村长家赔唐家个百八十万的不可了。就赶紧这样说道。
“我们唐家才不会趁火打劫,讹你们家一分钱的,但韩光定如此恶劣的行径不给他点儿教训的话,他将来还会狗改不了吃屎,再犯同类的恶行……”唐二正义正辞严地这样说道。
“那你说,该给我弟什么惩罚才能惩戒他,饶过他呢?”韩光保还真是对唐二正此刻的言行刮目相看了——他之前不是这个气度啊,咋忽然变得气场如此强大了呢?
“至少让他吃点儿皮肉之苦吧……”唐二正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行,只要你能放过他,只管动手打他好了,我保证,他绝不会躲避和还手,会心甘情愿接受处罚的……”一听唐二正要让韩光定吃点儿皮肉之苦就能过关,韩光保立即答应了。
“我打他怕脏了我的手,还是让他的四个狐朋狗友一人踹他一脚,算是给他的惩戒吧……”唐二正却出人意料地这样提议说。
“行啊,刁梁麻亮,还有赖头狗剩,你们几个,赶紧一人踹你们的定哥一脚,给二正兄弟出了这口恶气,也好放过你们的定哥——快……”韩光保一听这话,别提多高兴了,立即这样吩咐说。
可是几个家伙一听唐二正要“借刀杀人”面面相觑之后,没一个敢对他们大哥下脚的。
“你们几个快点踹呀……”韩光定知道今天的人丢大了,但一听是让几个狗腿子替唐二正来惩罚他,心中暗喜——他们几个谁敢真踹他呢?那不是找死吗?所以,才假装接受处罚地主动要求他们几个赶紧行动……
刁梁头一个懂了韩光定的意图,立即带头上来踹了韩光定一脚。
韩光定的身体假装做了个被踹疼的动作,还夸张地大叫了一声。
麻亮本想趁机报了之前被韩光定暴打一顿的一箭之仇,但就在他起脚开踹的时候,看见了韩光定盯看他的凶巴巴的眼神,立即将使出的力道减轻到了“不痛不痒”的程度。
轮到赖头和狗剩对韩光定实施惩罚的时候,就更像是走过场,完全没有任何惩戒的作用。
“二正兄弟呀,你看,按照你的要求,我弟已经受到惩罚了,可以放他走了吧?”韩光保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了呢,就直接问唐二正。
“稍等一下。”
“还等啥呢?”
“我想问问在场的各位父老乡亲,韩光定真的受到了惩戒吗?”唐二正没直接回答韩光保的问题,而是对现场还在坚持看热闹的群众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让他手下的人惩戒他,岂不是让猴子给老虎挠痒痒吗?”
“就是啊,想让他长记性,不踹疼他怎么行呢……”
“我看还是二正你自己来吧,靠他们几个,根本达不到效果。”
听完大家的回应,唐二正转而问韩光保:“要不,我给他们几个示范一下,惩罚到什么程度的力道?”
“咋示范呢?”韩光保的心一下子就悬到了嗓子眼儿。
“我在他们四个身上,一人踹上一脚,让他们知道踹到什么程度才够惩戒力度,他们也才知道,该如何替我惩戒韩光定。”唐二正这样说明道。
“行啊,现在是你说上句,那就都听你的吧……”一听这话,韩光保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唐二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是趁机让韩光定的这几个沆瀣一气,助纣为虐狗腿子也尝尝苦头,也等到相应的惩戒。
说完,不由分说,启动灵力无影脚,啪啪啪四脚出去,韩光定的四个狗腿子立马人仰马翻倒地哀嚎……
这力道,这脚法,看得韩光保心惊肉跳,看得在场的群众拍手叫好……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