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撩人:农门悍妻种田忙无删减全文,主角林奕欢秦荣煊-书格格

夫君撩人:农门悍妻种田忙无删减全文,主角林奕欢秦荣煊

小说名:夫君撩人:农门悍妻种田忙

主角名:林奕欢秦荣煊

简介:院子里还闹哄哄的,林奕欢跟着谢兰进了婚房。“娘,我自己来的行。”林奕欢见谢兰帮她放箱子,赶紧上前。“你坐着,今天你是新娘子,你什么都不要做,就好好在这喜床上坐着。”谢兰笑呵呵的说道。当地有让新娘娘子坐喜床的习俗,寓意早生贵子。林奕欢也不好拒绝,乖乖到床上坐好。她打量了一下这个只有一个小窗户的喜房,床上的被褥都是新的,喜被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吉祥图案。

夫君撩人:农门悍妻种田忙全文第11章

墙壁黑乎乎的,一看就是被烟不知道熏了多少年,上面贴了一张大大的喜字,字倒是不错,也不知道是谁写的。

那唯一的小窗户木头都腐朽了,她真怀疑,自己稍微推一下窗户,这个木头窗户就能掉下来。

谢兰帮林奕欢把箱子放好,就出去忙自己的了。林奕欢在喜房里坐了半天,也没见新郎秦荣煊的出现,他好似把她接回秦家就直接消失了。

整个房间内只剩下一个林奕欢,独自坐在床上发呆。

她早晨也没怎么吃饭,没多久肚子就饿的咕咕叫。

如果不是因为第一天来秦家,这个时候,林奕欢早自己下床去厨房找吃的了,但为了给秦家人下个乖巧的好印象,她只能忍着饿,坐在床上数绵羊,心里琢磨着赶紧到午饭时间吧,她要吃饭。

林奕欢活了这么多年,还真从来没挨饿过,这滋味她这辈子都不想在尝试第二次。

“小欢去堂屋吃饭吧。”谢兰亲自过来叫林奕欢去吃饭。

“娘,荣煊呢?”林奕欢有些奇怪,怎么秦荣煊把她送到秦家就不见人影了,他有什么事这么忙?

谢兰面露古怪,有些尴尬的说道,“荣煊去放羊了,家里养了十几头羊,不能没有人照看。”

“哦。”林奕欢应了一声,心想,她这是头一次听说结婚当天,新郎官还要去放羊的。

等她到了堂屋,见屋里只有一群孩子,和几个妇人,她是真明白了,秦家这是没把娶媳妇当回事啊,家里的男人除了她爹秦治在,其他的男人竟然全都不在。

谢兰适时的解释道,“今天男人们都在县里上工,明天休沐他们就都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家里吃个饭都要摆两桌,热闹的很。”

“快坐下吧,吃个饭都那么多话。”秦老太早早就坐在桌子旁,她看向林奕欢的时候,满是不屑与厌弃,“小欢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秦家的人了,一会你跟你大嫂去地里把菜都种了。”

林奕欢彻底傻眼了,她差点忘记了,她现在可是农妇了,需要干农活的。刚刚坐下的林奕欢微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满是小口子的手指,已经生无可恋。

上辈子她是靠着这双手吃饭的,她这双手除了会杀人,还会制作非常漂亮的首饰会制作药效很好的药丸。

可就现在这手的模样,她根本做不了比较精细的活。

“祖母我下午就跟嫂子一起去地里。”林奕欢很是乖巧的说道。

新媳妇进门第一天,咱要低调,不就是种个菜吗?咱们没见过种菜,还没吃过吗?

这话怎么感觉好似哪里不对?

林奕欢已经懒的吐槽了,她相信不过是种个菜,根本就难不倒她。

秦荣煊这一代,只有老大家的秦荣庆结婚了,他19结婚,现在两个孩子一个五岁,一个三岁,都已经会满地跑了。

他娶的媳妇刘月也是穷人家的女儿,刘月家姐妹9个,她爸妈生了大半辈子,这在第十个的时候,生了个儿子。

当初为了给儿子更好的生活,他们把这些女儿没两年能嫁的全都给嫁了出去,刘月来秦家的时候也只是一个小姑娘。

正说着去地里干活的事,刘月把午饭端到桌子上。

林奕欢一看饭桌上的饭,再次刷新了自己对穷的认知。

今天是她和秦荣煊成婚的大日子,没有婚礼,没有鞭炮,她也没奢求能有大餐吃,但总该差不多啊,可这桌子上的食物,林奕欢是真有点接受无能。

秦家那是真穷,纯白面的馒头是肯定吃不起的。桌子上用一个大黑陶瓷盘,放了很多黑不溜秋的窝窝头,也不知道是什么面的,里面还夹杂了好多野菜。

至于桌子上的两大盆白菜,估计炒菜的时候都舍不得的用油,里面放了一点用肥猪肉炼的油渣。那油渣也是少的可怜,隐约能在白菜上看到一点。

林奕欢暗暗安慰自己,这不就是最健康的减肥餐吗?她权当减肥了。

饭菜刚上桌,林奕欢还没拿筷子,只见那两盆白菜,迅速被她那几个叫不上名字来的小姑子,小侄子们瓜分的只剩下一点白菜汤。林奕欢整个人都要懵掉了,赶紧把最后一点白菜汤倒自己碗里。

等她想要去拿杂菜窝头的时候,已经一个都没有了。

谢兰看到如此情景,有些尴尬,把手里的杂菜窝头一掰两半,给了林奕欢半个。

“谢谢娘。”林奕欢不好意思的说道。谢兰今天下午也是要干活的,只吃半个窝头,下午没一会怕是就会了饿了。

简单的吃过午饭,林奕欢就被刘月带着一起去了田里。秦家人口多,地也多,今天两人要种的黄瓜和西红柿。小苗是昨天就买好的,今天上午刘月自己已经过来种了一小片。

“奕欢,你以前在家里种过地吗?”拿着农具走到地头,刘月看了一眼林奕欢问道。

原主肯定是种过的,但林奕欢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她非常诚实的摇了摇头。

“你可真金贵,竟然没种过地。”刘月明显不相信林奕欢,农户的孩子哪里还有没有种过地的,她只以为林奕欢想要偷懒,不想种地。

“你去打水去,我来翻土起陇子。”刘月说道。

所谓陇子,是在地上修起一条四指高的小土丘,一陇差不多有七八米长,在起陇子的时候,要在中间放上肥料,然后盖上土,在把陇子修理平整,在中间挖出一个小孔,然后浇上水,在放上黄瓜苗和西红柿苗,埋好就行。

林奕欢说自己不会种地,刘月只能让她去打水。

挑水也是一件极为吃力的活,刘月上午自己挑的水,现在肩膀上还有一道红红的印子。

没有种过地的林奕欢哪里会挑水,她把两个空桶拿到水井边,看看水井,在看看水桶,心想,她要怎么把水打到水桶里?

林奕欢傻乎乎的站在水井边半天,也没琢磨出来,要怎么打水。

“你在这里做什么?”冷冰冰的话语从背后传来,吓了林奕欢一跳,她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秦荣煊竟然站在她背后。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