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臣服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阮诗厉云州小说无删减

小说名:臣服

主角名:阮诗厉云州

简介:我吓得脸色刷白,失声尖叫了起来。可是天色已晚,巷子四周并没有人烟,在这种地方呼救无济于事。鼻尖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醉汉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散发着臭味的脸突然朝我凑近。“嘿嘿,小美女……一个人?”他含糊不清地问我,呼出的味道令我胃里作呕。我已经顾不得恶心了,本能的反应是逃跑。

臣服

臣服全文第26章

我本想回头朝进来的巷口跑,没想到醉汉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我的肩膀。

“放开我!”喝醉酒的人力气奇大,我根本挣脱不开,只能朝他吼叫,试图震慑住他。

音落,他又是嘿嘿一笑,打了个酒嗝,猥琐道:“小美女,留下来陪陪我呗!”

他说完,用脏兮兮的手来摸我的脸。

我皱起眉头,不敢妄动,想了想急中生智道:“大哥,我看你的酒喝光了。要不我去买点酒,然后再回来陪你喝?”

“嗝,嘿嘿……你以为我喝醉了吗?想跑?没门!”他竟然识破了我,噘着嘴作势要来亲我。

我假装放松身体,几乎在他恶心的嘴唇快要贴到我脸的同时,我抬起膝盖狠狠顶踹他的命门:“垃圾,去死吧!”

伴随着他的一阵惨叫,我推开他,转身玩命的往马路边跑。

“臭娘们,给老子站住!”

醉汉缓过劲来,酒似乎也醒了,骂骂咧咧地追了上来。

我一边跑,一边高声呼叫救命。

不一会儿,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马路上,正要回头看醉汉的位置。

一束强光突然照在了我的脸上,我被光亮刺得闭上了眼睛,耳边听见急刹车的声音。

再度睁眼时,醉汉已经被一个保镖打扮的男人按在了地上。

一辆SUV就停在我的身前,紧接着,从车上走下来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男人,他吩咐保镖将醉汉送去附近的派出所,随后温和地问我:“你还好吗?”

“谢谢!”意识到自己获救了,我连声道谢,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气。

男人又看了我一会儿,从车上拿下来一瓶矿泉水,递给我:“阮小姐,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我接过瓶子的手一怔,有些懵:“你认识我?”

我这才看清他的脸,长得很帅,高挺鼻梁上,那双含笑的桃花眼很是漂亮。

但我确定,我不认识他。

他弯起眼睛笑,嗓音清澈道:“我叫苏煜,你不认识我,但肯定还记得王贵吧?他曾经是我的下属。”

我当然记得王贵,那个王八蛋被厉云州教训后,早就滚出了京城。

这个叫苏煜的男人,说王贵是他曾经的下属。

难道他是辰远的总经理?

辰远算不上什么大公司,厉氏和它没有合作过,所以我对辰远并不了解。

“阮小姐,有件事我想有必要解释一下。辰远与阮氏的合作,尾款早就批准结算了,是王贵为了私利一直拖着。但话说回来,也是辰远的管理不善。一直想找机会给阮小姐赔罪,无奈我刚回国事务繁忙。”苏煜跟我解释,语气颇为真诚。

“赔罪言重了,今天多亏苏总救了我。”我客套道。

苏煜笑了笑,再度发出邀请:“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谢谢,不用了。”我回绝了。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私事。

苏煜也不勉强,说了再会后,开车走了。

我的行李落在了巷子里,只好硬着头皮回去拿,然后步行去了另一家酒店。

办完入住已是深夜,我在外卖平台买了一些处理伤口的药品,去浴室洗了个澡。

热水淋到双手时,那股钻心的疼痛再度席卷而来。

脑海中又回想起了母亲掐着我的手,冲我咆哮的画面。

“为什么……爸爸……妈妈……”

我喃喃着闭上眼睛,眼泪夹杂着热水,不断从脸庞滑落。

这一夜,我仿佛被抽掉了筋骨,疲惫地躺在酒店的床上睡去。

第二天险些迟到,我随便翻了套衣服,也顾不得化妆便打车去了公司。

进入办公室,看见穿着一身黑色赫本风礼裙,化着精致妆容的高盼。

“下班有约会?”我下意识地问。

高盼也愣住了:“阮总,你不会忘了今晚公司开年会吧?”

我还真给忘了。

高盼见我素面朝天,没忍住建议我:“今天反正没什么工作安排,你要不要回去换个造型?”

“不用了。”我说。

我现在这个状况,哪有心情打扮。

下班后,我坐高盼的车一块儿去了酒店。

地下车库里,我们碰见了刚从豪车上下来的姜瑜。

一条银丝线绣成的礼裙,将她整个人衬托得珠光宝气,脖子上戴着的绿宝石项链,脚上踩着的大牌限量版高跟鞋,无一不彰显着厉云州对她的宠爱。

“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的给谁看啊?花瓶,不像我们阮总,实力派!”高盼或是怕我难过,在我耳边吐槽道。

我笑着和她玩笑:“你的意思是说我丑了?”

高盼反应很快,哼声道:“才不是呢!阮总你也是花瓶,但你是西周那种价值连城的花瓶。那个女人顶多是上周的山寨品!”

“就你嘴甜!”我被她逗乐了,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七点钟,晚会正式开始。

离婚的消息没有公开,按照惯例,我和厉云州被安排坐在了一起。

落座之后,他甚至没正眼瞧我一眼。

朱旭临时送来一份文件,他低头认真浏览了起来。

盛装打扮的姜瑜自门外进来,无比自然地坐到了厉云州的身边。

她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而后用手抢过了厉云州手里的文件,低声娇嗔道:“云州,我今天好看吗?”

正事被打断,厉云州并没有生气。

他抬头,看向姜瑜微微一笑,宠溺道:“好看。”

姜瑜的脸上露出了幸福娇羞的笑容,缠着厉云州陪她聊天。

坐在他俩的身边,我如同一个尴尬的电灯泡。

我感受到了周围员工们投来的八卦目光。

原本以为离婚之后,我便能坦然地面对这一切,却不想还是高估了自己。

胸口一时间闷得慌,正好有服务生端着酒水路过,我拿了一杯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或许是酒精的后劲太大,不一会儿,我觉得脑袋晕乎乎的。

我想出去透透气,刚起身走了没两步,突然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