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最新章节,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免费阅读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是以叶一凝君九寂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叶一凝突然就被君九寂的惊人之举给吓到了。她有些干巴巴地说道:“可我……我还未及笄呀!”“无妨,我们可以先不圆房。”君九寂已经想好了,为防节外生枝,小凝儿还是要早些娶回家比较好。叶一凝顿时有些急了,“能…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最新章节,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免费阅读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免费试读第018章:想要一个与众不同的称呼

叶一凝突然就被君九寂的惊人之举给吓到了。

她有些干巴巴地说道:“可我……我还未及笄呀!”

“无妨,我们可以先不圆房。”君九寂已经想好了,为防节外生枝,小凝儿还是要早些娶回家比较好。

叶一凝顿时有些急了,“能不能不要这么急,我……我生于一月初一,过完年就及笄了。今年我想陪我爹娘过年,可以吗?最多……最多我们一月初二就成亲啊!”

君九寂虽然刚才说从云边城回去就娶小凝儿,但实际上要准备婚礼,找钦天监测算吉日,估计真正成亲吉日也要到年底的,但小凝儿刚刚的话却让他心里生出了一丝笑意。

明年初二就初二吧,多等几天他也是愿意的。

不过,既然是小凝儿的要求,他还是要趁机讨点好处的。

他抬起她的下巴,眼含深意地看着她,“小凝儿愿意亲我一下,我就同意一月初二成亲。”

叶一凝这次是想也没想,完全忘记了别扭和害羞,快速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不过君九寂可不满意这样的亲吻,所以在小丫头要撤退的时候,顺势吻上了她的唇。

他要告诉小凝儿,什么才是他想要的亲吻。

……

与此同时,另一边,苏毓儿扶着身子不太好的叶云娇上了马车。

站在后面的叶夫人心情复杂地看着即使身体不舒服,仍然要坚持去云边城的云娇。

她就有这么恨他们吗?迫不及待要离开将军府。

明明从小到大,他们一直很疼她,凝儿有的,她全都有。

她自认为,自己对云娇并没有过亏待,甚至,大部分时候都是让凝儿让着云娇的。

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养歪的呢?

“娘,我走了,苏姐姐会照顾好我的,你回去吧!”叶云娇耐着性子挥了挥手,并不耐烦看到叶夫人。

叶夫人叹了一口气,还是上前给了她二百两银子。

“带在身边用吧!”

叶云娇是看不上这二百两银子的,因为她知道,叶一凝离开时,这个女人给了她很多银两,没有几百万两,也得有数十万两吧!

不过,现在她不在乎了,让丫鬟收下银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倒是苏毓儿上前礼貌温婉地对着叶夫人行了礼,说了一堆好听的话。

“将军夫人放心,我会照顾好云娇的,如果遇到凝儿,我也会代为照料的。我们先走了,您不用送了!”

叶夫人客气地点点头,“麻烦你了。凝儿我不担心,云娇这边就拜托你照顾了。”

苏毓儿其实最烦照顾人,但此刻却表现得非常大度,别过叶夫人后,还对着叶云娇嘘寒问暖了一阵,这才起程。

她们的马车刚走不久,叶寒潇便回来了。

“娘,凝儿呢?”

叶夫人将一个包袱塞到他手里,立即说道:“去寂王府了。不过,我让人去寂王府外面看着了,你妹妹已经和寂王出发去云边城了,你现在赶过去吧!云来你带回来了吧?”

叶寒潇点点头,“云来我让她留在城外等着了,没进城。”

“那你带好你爹给你妹妹的东西,马上也出发吧!我长话短说……你到了云边城,就只要照顾好凝儿就行了……对,要留心云娇,这孩子变了……”

叮嘱了一番后,叶夫人就将儿子送出了家门,甚至连一口水都没给他喝。

叶寒潇也没觉得哪里不对,立即挥马去追赶寂王的队伍了。

……

尚喜山附近。

叶一凝在君九寂的安排下上了另一辆外观看起来更普通,但是内里却更奢华的马车。

在马车上,她还换了一身衣服。

之后,叶一凝就发现寂王府的人兵分了两路前往云边城,一队走的官道,而她和君九寂其实走的是小道。

叶一凝心想,君九寂这样做,大概是为了路上更安全吧!

但小道走了半个时辰后,他们居然又绕去了通往宁喜城的官道。

“我们是要从宁喜城去云边城吗?”叶一凝好奇地问道。

君九寂轻声解释:“宁喜城的路好,坐马车更舒服些。你睡吧,睡一觉,明天我们走小道,能更快到云边城。”

“哦!那我睡了啊!”

叶一凝看了一眼马车上特殊设计的软榻,没怎么纠结,拉开放在一旁的被子就睡觉了。

也许是因为马车真的很稳,不影响她休息,也许是因为身边有令人安定的气息,她很快就睡着了。

借着月光,君九寂看着小凝儿的睡颜,偷偷亲了下她的额头,这才在旁闭目养神。

叶一凝睡醒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此时阳光正好,马车正停在一处小溪边休息。

见君九寂在不远处和人说话,她便下了马车,在水质最清澈的地方洗了脸,坐在一旁休息。

君九寂很快就过来了,他微微弯腰,将坐在地上的小丫头抱了起来。

“地上凉。”

叶一凝顿时有些小尴尬,她真的没有那么娇弱的。

虽然她已经不反感君九寂的靠近,但是真的不习惯他这么细致入微的照料,仿佛她就是个易碎的瓷娃娃。

“怎么就我们了?夜泽他们呢?”

叶一凝发现,刚刚和君九寂说话的人离开后,这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人,连赶马的车夫都不见了。

“让他们准备吃的去了。小凝儿,一会儿我们跟镖局的人同行一段路。你知道该怎么称呼我吧?”

叶一凝不确定地看着他,“寂王?”

君九寂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轻声哄道:“叫夫君。”

叶一凝的脸突然就红到了耳根,叫不出口怎么办?

“可以叫别的吗?”她试着跟他打商量。

君九寂微微挑眉,“叫别的也行,但你知道要怎么做吧?”

说着,他轻点了下她的粉嫩甜软的红唇,明示、暗示了他的要求。

叶一凝是看懂了他的意思的,但她有些气,觉得某人这一次两次的,有些得寸进尺了,所以干脆低着头装不懂。

君九寂将怀里的小丫头抱上马车,不由分说就吻上了她的唇。

小丫头太甜,一吻就上瘾,但他依然没忘记自己的目的,“叫夫君和九哥,你选一个。”

他很在意小凝儿叫莫唤崇莫哥哥的事,所以,他想要一个与众不同的称呼,让人一听就知道,她是他的人。

夫君,无疑是他觉得最亲密的称呼。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