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农女福妃别太甜》小说主角柳玉笙风青柏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推荐一本小说《农女福妃别太甜》,主角是柳玉笙风青柏,主要讲述了:通过这些话,对家人她有了更深的认知。爹爹憨厚,二叔爽快,奶奶虽然性子急但也经验老道,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懂得适可而止,容易满足。这才是为人最难的,在利益诱惑面前,能够守住本心。抬头,闭上眼睛,任由金色阳…

《农女福妃别太甜》小说主角柳玉笙风青柏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农女福妃别太甜》免费试读第十一章 知足常乐

通过这些话,对家人她有了更深的认知。

爹爹憨厚,二叔爽快,奶奶虽然性子急但也经验老道,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懂得适可而止,容易满足。

这才是为人最难的,在利益诱惑面前,能够守住本心。

抬头,闭上眼睛,任由金色阳光从树荫缝隙落在脸上,柳玉笙笑得沉静恬淡。

拥有这样的家人,她真的,很幸运。

回到家里,一家人顾不上葡萄,把柳老婆子小心翼翼揣着的灵芝拿了出来。

柳老爷子眼睛瞪得老大,“这、这真是灵芝……”

“当然是真的,我们囡囡摘的!还说了,要给奶奶!”柳老婆子特地强调,眼角眉梢都是骄傲。

“瞧把你给得意的,”老爷子小心拿起灵芝,脸上的褶子都舒展了,“我们家囡囡福气好,有了这灵芝,咱们家能缓一缓了,也不用再耽搁俩小子。”

柳大、柳二夫妇坐在旁,相视而笑,眉眼间都带着轻松之意。

其实他们心里惦记的,也是孩子上学的事情。

尽管是上邻村里的私塾,一个孩子一年也至少要一两银子束脩,还有笔墨纸砚又是一大笔钱,没有二三两银子,根本拿不下。

何况家里有俩小子。

光靠着他们自己赚钱存钱,按照眼下的情况怎么也得劳累上两三年,才能供得上孩子读书。现在好了,有了卖灵芝的收入,正好能解了他们燃眉之急。

俩小子听到能去读书了,拍着手又笑又跳,高兴极了。

柳老爷子蹲下身来,抚着柳玉笙的头,“囡囡,这朵灵芝是你摘回来的,爷爷得征求下你的意见,我们把它卖了换成银子,送两个哥哥上学好不好啊?”

家里其他人忙眼巴巴的看着她。

柳玉笙怔住,然后小脸缓缓笑开来,重重点头,“卖!哥哥、上学!”

爷爷,家里每个人,没有因为她年纪小就忽略她。一句询问,是他们给她的尊重。

把小娃儿抱进怀里,柳老爷子心坎软得,都不想放手。

“爹,那我们明儿就去镇里,正好您明天也要去复诊了,我去李大家借牛车,把灵芝带上顺便卖出去。”

“行,就这么定!”

第二日一早,柳大林就去李大家借了牛车,拉上老爷子,带着小囡囡,又接过柳老婆子塞过来的水袋子,在殷殷嘱咐中出发。

到达镇上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来。

早晨的小镇显得比较清静,除了街道两旁早早开起来的铺子,还没有什么行人。

柳大林将车赶到南风医馆门口,看到祖孙一行三人,医馆里的伙计一眼就给认了出来,忙转身去内堂请胡大夫。

实在是印象太深刻,本来已经没救的人,转眼大喘气,这在南风医馆是头一例。

三人走进医馆的时候,胡大夫也出来了,看着柳老爷子容光焕发的面貌,笑道,“老爷子,精神不错啊。”边说边示意柳老爷子在堂内凳子上坐下,探手诊脉。

期间看特意看了柳玉笙一眼。

“哈哈哈,托胡大夫的福,这段日子是恢复得不错,能吃能喝,一觉睡到天大亮,“老爷子乐呵呵的,浑然不担心复诊的结果。

“对了胡大夫,昨儿家里人上山,采摘到一味药材,您看看您这里收不收?”说着,柳大林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小心翼翼打开。

初时胡大夫只以为是普通药材,平日医馆里也有庄稼人为了生活,采摘一些药草来卖,能收的他都会收下。

这柳老爷子一家挺合他眼缘,只要不是废掉的药材,他想着就收下,当是帮他们家一把。

然当布料打开,看清里面的药材时,胡大夫一下睁大了眼睛,“灵芝!”

急忙把灵芝拿起来,凑到眼前细细查看,确实是灵芝没错,色泽透亮,品相极好!

“到内堂说话。”

闻言,柳大林跟柳老爷子相视一眼,眼底浮上激动,有门。

到了内堂,胡大夫又将灵芝查看了一番,才道,“这灵芝品相极好,若是百年灵芝,能卖上几百两,但是你们这朵年份在五十年左右,价格就会低很多。我给你们四十两,这个价格绝对童叟无欺,你们意下如何?”

四、四十两?

柳大林跟柳老爷子又是一阵激动,这个价格已经大大超过他们预估。

四十两对于农家人来说,算得上一笔巨款。

柳玉笙也在旁默默点头,她之前估价是三十两上下,胡大夫能给出四十两,确实是高价了。毕竟灵芝不比人参,且年份也算不得高。

柳老爷子做主拍板,“行,卖了!”

直到走出医馆大门,两人还晕陶陶的。

“爷,买、肉吃!”柳玉笙抿着小嘴,眉眼弯弯。

“好,囡囡想吃,买!”老爷子心情好,带着柳玉笙就开始在街上扫荡,到最后不止买了猪肉,酒,糖果,做衣服的布料,还给俩小子买了笔墨纸砚。

全是小囡囡指着要买的。

回到牛车上的时候,银子花了三两多!

柳大林赶着牛车,心里在滴血,面上还得笑呵呵。

牛车轱辘在大路上慢悠悠行驶,顶着大太阳,爷俩也不觉得热。

柳大林时而回头看看身后一老一小两张笑脸,再望向前路,只觉得这样的日子,让人浑身是劲儿。

“爷,看,看!”

行到半路,柳玉笙突然指着路边一株大树叫。

柳老爷子凝目望去,惊呼,“哟,这是咋了!大林,快停下,过去看看!”

大树底下,倒着一个妇人,妇人身边跪坐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娃儿,将妇人的头吃力半抱在怀里,惊惶又无助。

听到动静,男娃儿豁然抬起头来,被凌乱发丝遮盖的眼睛,透过缝隙朝几人看过来。

眼光凶狠、警惕,又隐隐流露着不安。像极了身陷绝境的小兽。

看到几人朴实的面孔,那份凶狠才敛了下去,只是警惕跟不安仍在。

柳大林停下牛车,柳老爷子将小囡囡抱下来,一同走了过去。

“娃子,这是怎么了?”柳老爷子率先问。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