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云梦鹿战克樽的小说是什么《战爷的掌心娇》全文阅读

小说名:战爷的掌心娇

主角名:云梦鹿战克樽

简介:余晓勉强磕磕绊绊的背完了。马青云显然不满意,“背的是什么?抄两遍,巩固一下,坐下吧。”余晓赶紧一屁股坐下来。拍了拍自己的心口窝。接下来马青云又抽查了几个,当他宣布抽查到此为止时,整个班响彻着一道整齐的呼气声。

战爷的掌心娇

战爷的掌心娇全文第20章

最后一排的宗野趴在了课桌上。

打算补一觉。

大长腿这么一伸。

直接踹上了云梦鹿的凳子。

小姑娘默默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向前拉了拉凳子,紧紧的贴着课桌,这滋味不好受,也是十分别扭。

余晓见状,忍不住和云梦鹿嘀咕说道,“太坏了,他也经常欺负蒋棋。”

小姑娘小声说,“没有欺负,听课啦。”

一连上了两堂课。

迎来了一个大课间。

余晓要去买辣条,“云梦鹿,你要不要去小卖部?一起吧!”

云梦鹿刚好想去买一块橡皮。

便痛痛快快的点点头。

两个小姑娘手拉手去了小卖部。

走在学校里的小路上,两边都是三两结对的学生,云梦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只觉得八中的空气似乎都比一中要清新。

应该是自己心态的缘故。

以前在一中的时候,走到哪里都像是过街小老鼠,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要成为所有人的眼中钉。

无论谁看到她,都要冷嘲热讽两句。

在那样压抑的环境下,小姑娘自然觉得生活是灰的。

现在的生活却变成了彩色的。

云梦鹿无与伦比的满足。

卖文具的店里,顾客很少。

小姑娘买了一块橡皮,买了一卷胶带,付了钱之后就乖乖的站在小卖部门口等着余晓。

忽然闻到了一股吸烟的味道。

小姑娘屏气凝神。

而吸烟的学生已经走到了云梦鹿面前,不是别人,正是宗野他们。

“那边吸烟的,给我站住!”

教导主任的杀猪似的声音传来。

宗野左右一顾。

就看到了云梦鹿。

迅速将口袋里的烟盒和打火机塞到了云梦鹿的口袋里,恶狠狠的说,“要是敢出卖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威胁完。

四个青少年撒丫子跑开。

他们很聪明。

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跑去,气的教导主任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才决定追宗野。

云梦鹿隔着衣服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乖巧的小孩儿颇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不知道怎么办,那就去把东西交给老班。”

出主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声音很好听。

云梦鹿抬起头,是蒋棋。

蒋棋微微一笑,“我是你的同班同学,我叫蒋棋,刚刚我都看到了,八中是严禁在校园内吸烟的,你可以去把东西交给班主任,这才是对的。”

云梦鹿没有和蒋棋说话,只是礼貌性的微微笑笑,后退了半步。

等到余晓出来。

两个小姑娘就手挽手的往教室走去。

余晓好奇的问道,“刚刚和你说话的是蒋棋?”

云梦鹿点了一下头。

余晓哇塞一声,“果然长得漂亮就是有特权,咱们班的校草还没有主动和哪个小姑娘说过话呢,就我跟你说的苏清歌,一直倒追校草,校草看都不看她一眼。”

“小妹妹,背后扯人口舌,是要被拔舌头的哦。”

“……”

余晓惊恐地看着坐在墙头上的苏清歌,小脸上青白交加,“苏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说你的,求求你别生气……”

说着说着。

眼泪都掉下来了。

苏清歌从墙头上跳下来,拍了拍手。

走到两个小姑娘面前。

余晓下意识的往云梦鹿的身后躲。

苏清歌嫌恶地皱了一下眉头。

目光落在了云梦鹿的脸上。

和苏清歌浓妆艳抹的小脸相比,云梦鹿的小脸出奇的干净,现在的女孩子都爱美,高中化妆的女孩子数不胜数,虽然说学校里严令禁止,可很多女孩子还是偷偷摸摸的画某些裸妆。

一般班主任都是大老爷们。

大老爷们也分不出淡妆裸妆和素颜的区别,只要不抹大红唇,大老爷们是都看不出化妆的痕迹。

就连余晓,都涂了一层隔离。

所以苏清歌看到干干净净的云梦鹿,倒是觉得有些好奇。

抬起手戳了戳云梦鹿的脸,“什么啊?是不是高中生啊?小学生走错学校了吗?”

云梦鹿鼓起勇气,“你好苏清歌同学,我叫云梦鹿,是八班新来的同学。”

苏清歌同学……

这个称呼让依旧坐在墙头上的剩下几个浓妆艳抹的姑娘,都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笑的前仰后合。

“苏姐,听到了没有?她叫你苏清歌同学。”

“哈哈哈,这么古老的称呼,多少年没有听到过了。”

“妹妹,你干脆直接叫苏同志得了,多淳朴啊。”

“……”

苏清歌笑骂了一句,“都他妈的给姑奶奶闭嘴,笑个屁啊,人家小学生,被你们吓出病来怎么办?”

上面几个女孩子嬉皮笑脸,“当然是凉拌啊哈哈哈。”

苏清歌两只手捏着云梦鹿的下巴,“云妹妹,告诉你的朋友,在背后讲人坏话是很没有教养的行为,如果再有下一次,姐姐是不介意拔掉她的舌头的哦~”

苏清歌这才放了她们走。

回到教室。

余晓就趴在课桌上哭了。

云梦鹿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是递过去了一张纸巾。

余晓擦了擦脸,“吓死我了,今天要不是你在,她肯定要打我了,她们那些女孩子打起架来比男孩都狠,咣咣咣的扇脸,可是我也没有说错啊。”

云梦鹿默了默。

转过身说道,“余晓,其实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传言中的那样,有的小孩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坏,有的小孩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好,真正的好坏是需要自己去体验的,或许,苏清歌同学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

余晓说道,“可是今天你都看到了,她差点就要打我了。”

云梦鹿压低声音说,“可那也是因为你先说了她的坏话呀。”

余晓沉默下来。

嘟囔说道,“其实,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以后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了。”

云梦鹿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递给余晓,“吃糖,心情会好。”

继续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