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逆王无删减全文免费看,主角朱权蓝彩蝶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小说名:逆王

主角名:朱权蓝彩蝶

简介:老朱回宫,身边的二虎,已经很久没看到老爷子这般高兴。自从马皇后故去后,皇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陛下,今日可有喜事?”二虎是少数得朱元璋信任,还能说上几句贴心话的人。“咱生了个好儿子啊!”老朱自卖自夸的模样,二虎早就习惯。

逆王

逆王全文第11章

“太子殿下宽爱仁厚,以后定为明君!”

能被老朱视为儿子,唯有马皇后生的几个孩子。

哪怕燕王朱棣善战,也不过是老朱留给朱标的工具人。

“不是标儿!他啊,比标儿更优秀!乃我朱家千里驹!”

老朱说到此处,大喜道:“咱饿了!快去弄碗面过来!”

皇上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好的胃口了。

二虎大喜,当即命令宫女前去煮面。

自己则陪在朱元璋身边。

“皇上,那您说的莫非是燕王殿下?”

朱元璋的子嗣虽然多,但能力出众者,除了太子以外,当属燕王朱棣。

“老四?”

朱元璋摇头道:“这些年在北平,老四做的确实不错。”

“但跟他相比,依旧不足啊!二虎,你在猜猜!”

“咱再给你一次机会!”

皇上竟然会开玩笑了?

二虎显然有些发愣。

“请皇上恕罪,微臣实在是猜不到。”

不是太子,也不是燕王朱棣?

何人能比这二位皇子更加优秀?

“呵!平日咱总说老十七这个逆子!”

“招猫逗狗,溜出宫外,就知道玩!”

“谁知这逆子今日给了朕一个又一个惊喜!”

至于惊喜是不是进茅厕,老朱果断选择隐瞒。

“十七皇子?”

二虎可是听说过这位爷的壮举。

从小就是个不安生的主。

明明比朱植和朱栴小,却俨然一副带头大哥的模样。

至于教导他的大儒,已经被气走了好几个。

哪怕太子殿下的重臣詹徽,也未能幸免。

“皇上,听闻十七皇子,斩了纳哈出的猛将?”

朱元璋皱眉道;“咱也不相信!他毕竟只有十六岁!”

“这番年纪,哪怕常十万,面对蒙古骑兵,心中也要犯怵!”

“想必是招揽了江湖人士吧!咱也不管他,这都是他自己的人。”

朱元璋想起了那位名为三丰的老道士。

“估计那老道,就是帮助老十七的人了。”

二虎颔首点头,若是十六岁就从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那咱大明还怕北元鞑子?

这可是比徐达,常遇春更恐怖的猛将!

“二虎啊,咱就在想,何人有资格教育咱家的老十七!”

如今的老朱,不像皇帝,更像个炫耀自家孩子的老父亲。

“詹徽那厮,辅政标儿足矣,但教育老十七还差点火候!”

“咱的老十七,要成为最强的藩王!咱要让他当大明的柱国之才!”

“以后老四跟老十七在,北元鞑子休想踏进我大明一步!”

二虎看着朱元璋自言自语,心中满是欢喜。

皇上已经太久没有高兴过了!

“你傻笑什么?给咱出出主意!”

二虎被说的一愣,轻声道:“武将之中,当属冯胜,蓝玉,傅友德唯尊。”

老朱点了点头,“冯胜用兵入神,绝不打无把握之战,有徐达之风。”

“蓝玉骁勇善战,他将来啊,就是咱对付北元的一把尖刀!”

“至于傅友德,猛夺罴虎,指挥叱诧,百战之骁将也!”

对于自己的手下,朱元璋相当了解。

“他们三个,倒是有资格教教老十七!”

老朱轻抚白须,接着嘀咕道:“学业也不可落下!”

“詹徽这事不行,那几个尚书,殿阁大学士也差点意思!”

“二虎啊,赶快给咱说说,还有谁合适!”

二虎哭丧着脸,“皇上,您都不知道,微臣哪能知道呢!”

老朱笑骂道:“让你说就说!”

二虎无奈道:“皇上,当朝文臣第一功,当属韩国公!”

李善长?

是个人物!

朱元璋露出一丝笑容,“说得好!那老家伙,看咱杀了胡惟庸,就躲在家里告病不出!”

“特娘的!一点担当都没有!咱给你国公,是为国家出力!”

“他倒好,每日躲在狗窝里,惶惶如丧家之犬!”

二虎不敢多言,皇上评价的每个人,都是当朝巨擘。

“改日啊,咱就当众宣布,让这些个人,去教导老十七!”

说话间,宫女端来一碗面条走了进来。

老朱毫不忌讳,捧着一碗面,蹲在地上吃了起来。

二虎心中感慨,哪怕皇上如今是九五之尊,却依旧不忘初心。

“吸溜!吸溜!”

老朱笑道:“以前啊,咱不求山珍海味,就想每天吃碗热面条!”

二虎点了点头,他们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人。

老朱吃碗面,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

虎目微睁,雄视北方。

“锦绣江山,岂能再落鞑虏之手?”

“咱会培养出大明最强的藩王!”

“你们欺负咱老了,咱就让老十七对付你们!”

说到此处,朱元璋恢复成了洪武大帝。

“二虎,今日之事,不可泄漏!”

“是,皇上!”

——

东宫。

朱标回来后,就看到两个儿子烂醉如泥。

朱允炆还好,毕竟文弱书生,喝醉就睡。

朱允熥喝酒之前,他是大明皇孙。

喝酒之后,大明全是他孙子。

太子妃吕氏,肺腑下人将两位皇孙带回房休息。

“我!我还很能喝!小皇叔,干杯!”

朱允熥举杯邀明月,对影就呕吐。

吕氏看向前任太子妃的孩子,心中厌恶不已。

可论身份,朱允熥才是嫡子。

他的儿子朱允炆,反而是庶出。

“殿下,两位皇孙又出去喝酒了!”

吕氏娇嗔道:“总跟老十七混在一起,臣妾担心他会教坏允炆和允熥!”

朱标闻言,面露不悦之色。

“那是我弟弟!也是允炆和允熥的叔父!”

“男儿喝酒,本就正常。”

等等!

十七弟回来了?

朱标欣喜若狂,正好他这个太子,还不知道送给父皇什么贺礼!

太子妃吕氏心中委屈,那老十七不过是庶出,有什么资格被太子殿下重视?

朱标满脸通红,以老十七的性格,看到他们今日的窘状。

肯定躲在一旁看戏!

“爱妃,以后要让允炆和允熥,多多与老十七亲近!”

什么?

太子发话,吕氏只得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应承。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