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替嫁和亲:王的第一宠妃小说笔趣阁,替嫁和亲:王的第一宠妃txt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替嫁和亲:王的第一宠妃是作者小晴歌儿所著,主角是齐心玉莫顿奕昊。又名替嫁和亲:王的第一宠妃,主要讲述了:第1章“我不嫁!我不嫁!听说匈奴单于又老又丑,父王,母妃,你们怎么忍心把沐儿送去和亲,那里可是蛮夷之地呀!”大齐国,富丽堂皇的宫殿。齐王端坐殿上,愁眉不展。而齐王最宠爱的长公主齐沐玉,正梨花带雨趴在丽…

替嫁和亲:王的第一宠妃小说笔趣阁,替嫁和亲:王的第一宠妃txt在线阅读

《替嫁和亲:王的第一宠妃》免费试读

第1章

“我不嫁!我不嫁!听说匈奴单于又老又丑,父王,母妃,你们怎么忍心把沐儿送去和亲,那里可是蛮夷之地呀!”

大齐国,富丽堂皇的宫殿。

齐王端坐殿上,愁眉不展。

而齐王最宠爱的长公主齐沐玉,正梨花带雨趴在丽妃的怀里大哭。

“乖女儿别哭了,你哭的母妃心都碎了。”丽妃一边哄着宝贝女儿,一边不满的给齐王施压。

“陛下,沐儿是长公主,是咱们唯一的女儿,你真的忍心把她嫁到那偏远蛮荒之地吗?”

“听说那个匈奴的莫顿卧戌单于都四十多岁了,长得又老又丑,性子暴烈,身边还有一大堆的妻妾!咱们沐儿可才十五岁啊,怎么能嫁给那样的人!”

齐王无奈的叹了口气,“孤也是没办法呀……”

大齐国力贫弱,匈奴又时常骚扰边境,之前几次兵戎相接都是大齐战败,齐王实在是顶不住了。

幸得匈奴主动求和派人来求娶公主,以和亲结交两帮之谊,齐王这才忙将女儿嫁出去和亲。

“那父王就甘愿把女儿的一生毁了?”齐沐玉满脸恼怒,趴在母妃怀中不依不饶的大哭。

齐王顿时有些没了主意。

丽妃脸色阴仄,冷冷勾唇道,“陛下又不是只有沐儿一个女儿,冷宫里……不是还有一个嘛!”

齐沐玉眸子瞬间一亮,得意的与丽妃交换眼神。

明明她齐沐玉才是大齐最美貌尊贵的公主,一想到冷宫里那个贱人的美貌竟然还在自己之上,齐沐玉就恨的牙根儿都痒痒。

送给匈奴老男人糟蹋最合适不过了!

……

冷宫。

“阿嚏!”

一个十五六岁清秀俏丽的少女正在破落的屋子前的草垫子上歪着,叼着一根牛筋草,悠闲的晒着太阳。

猛不丁,她打了个喷嚏。

齐心玉随手揉了揉鼻子,将打着补丁的外裳往身上裹了裹,继续百无聊赖的盯着天空发呆。

一旁,一个正在挑拣菜饭上锅,身穿破旧衣物,头上连个珠钗都没有,满脸沧桑的女人轻轻的斥责道:

“心玉,娘说了你多少次了,怎么还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你好歹也是大齐的二公主……”

齐心玉挪了挪屁股,换了个姿势继续歪着,一脸懒散的说,“得了娘,咱们这可是冷宫……阿、阿嚏!”

奇了怪了,自从穿越来这个大齐国的冷宫,她还没像今天这么频繁的打过喷嚏。

齐心玉挠了挠鼻子,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和这个身体的主人同名同姓,是二十一世纪一所大学的中医学博士。

前些天她正带着学生在野外学习药材,忽然被草丛里一条蛇咬了一口,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谁知道醒来却成了古代大齐国的过气、落魄又可怜的公主!

说起这个公主的命运,简直比黄连还要苦哇!

齐王有两个女儿,长公主齐沐玉,二公主齐心玉,两人年岁相仿,以前都是齐王的心头肉。

只可惜,二公主的生母宁嫔出身低微,为了争宠,给身怀有孕的丽妃下了滑胎药,害得丽妃流掉了一个将将成型的男胎。

齐王一怒之下将她母女打入冷宫,一待就是十二年。

可齐心玉知道,当年的事情根本就是丽妃一手陷害!

十二年里,丽妃母女住着华丽的宫殿,吃着山珍海味,她们娘俩住的却是残垣断壁,吃的是残羹冷炙,穿的是破衣烂衫。

多憋屈啊,她们还真忍得住!

要是搁自己这个小暴脾气,皇宫都给它掀翻了!

不过穿越来这些天,齐心玉倒是也挺感动的。

这个母亲对齐心玉呵护备至,自己穿的是打了补丁的破衣,吃的是外面送来的冷饭馊水,却把唯一的完整的袍子改小了给她穿,把好的饭菜给她吃。

这让从小母亲就不在身边的齐心玉感动不已。

只是齐心玉有点不甘心,人家别的小姐姐穿越,最次的也是穿到一个大户人家,她可好,一来就是冷宫!

每每看着破旧的铜镜中那个瘦弱单薄的小身板儿,齐心玉就一阵郁闷。

所幸,她那张略显苍白的小脸儿还是很好看的,明眸善睐,多少让她有点心里上的安慰。

正当齐心玉又一次开始琢磨怎么才能离开这座冷宫时,突然传来“咣当”一声!

破旧的大门不合时宜的响了一声。

宁嫔吓了一跳,慌忙起身去看,一脸紧张的将齐心玉护在身后。

“哟,宁嫔娘娘。”

两个侍卫推开门,一脸精明的金内侍走了进来,看到宁嫔连礼都不行一下,只是把手中的拂尘一甩,翘起兰花指阴阳怪气的说:“陛下召二公主相见,二公主,请随老奴前去面圣吧!”

“我?”齐心玉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脸惊讶。

得了,就知道这喷嚏打的没好事!

宁嫔一脸紧张的拉住齐心玉,“心玉,陛下突然叫你去做什么……”

齐心玉握了握她的手,低声安慰道,“别怕!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娘你放心,我会见机行事的!”

这个昏君把她们母女打入冷宫不闻不问十二年,不用想就知道是个无情无义的渣男!

这会子忽然想起她这个女儿,肯定是她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她暗暗摸了摸身上带的几包磨成粉的毒药,心里一片安定。

齐心玉安慰了宁嫔,便跟随金内侍来到后殿。

她直直的站在殿内,充满好奇的打量着眼前高坐龙椅,浑身华衣丽服的中年男人。

“二公主,见了陛下还不跪下行礼?”

看她发呆,金内侍赶紧低头提醒。

“哦!”齐心玉应了一声,按照脑中模糊的记忆,给龙椅上的人行了礼。

随即不等他开口,便自行起身。

丽妃的脸色立刻不爽起来,斥责道:“陛下还未开口,你怎么自己就起来了,一点规矩都不懂!”

齐沐玉一脸嘲笑,讥讽道:“母妃,心玉妹妹长久不在御前,可能早就忘了礼数了,您别怪她。”

齐心玉唇边闪过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这对母女在她模糊的记忆中,除了阴险狡诈就没别的好印象。

“无妨。”齐王有些不自在的看着齐心玉,感慨道,“十二年不见,原来心玉都长这么大了!来来来,到孤的身边来。”

呸,这话您也有脸说得出口,渣男!

齐心玉心里一顿鄙视,脸上更是很明显的拒绝靠近:“父王,不知道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齐王长叹一口气,眼眶忽然有些微红,默了默道:

“心玉啊,你今年也有十五了吧?也到了嫁人的时候了……父王为你选了一门亲事,明日就要送你出嫁……”

齐沐玉得意洋洋的插嘴道:“妹妹,父王疼你,打算让你做长公主,把你嫁去塞外的匈奴部落,给那个莫顿单于做妃子呢!”

“和亲?”齐心玉心头一阵雷劈。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