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离婚后,我娶了老婆闺蜜》小说全文在线试读,《离婚后,我娶了老婆闺蜜》最新章节目录

火爆新书离婚后,我娶了老婆闺蜜主角是李元何文欣,主要讲述了:晚上11点,孙二狗醉醺醺的跟李元分道扬镳。有一说一,今晚孙二狗真的非常得意,原本他一直担心露馅,可是今晚李元对他非常推心置腹的样子,这让孙二狗吃了一颗定心丸的同时,内心觉得愈发愧疚,他觉得是他亏欠了李…

《离婚后,我娶了老婆闺蜜》小说全文在线试读,《离婚后,我娶了老婆闺蜜》最新章节目录

《离婚后,我娶了老婆闺蜜》免费试读第37章

晚上11点,

孙二狗醉醺醺的跟李元分道扬镳。

有一说一,

今晚孙二狗真的非常得意,原本他一直担心露馅,可是今晚李元对他非常推心置腹的样子,这让孙二狗吃了一颗定心丸的同时,内心觉得愈发愧疚,他觉得是他亏欠了李元。

殊不知,

一转眼的工夫,李元就去而复返。

“老板,再给我来个三斤的扎啤,另外,烤十个生蚝,十个羊腰子,一盘烤韭菜,再来点大蒜,谢谢。”

“好嘞!”

老板看了眼李元,忍不住愣了一下,心说这不是刚走吗?咋又回来了?酒蒙子啊?就喜欢这种!有钱你尽管吃,尽管喝就完了!

【次啦!】一声,

李元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用火柴点了根烟。

老板看了李元一眼,拿过来一个打火机递给李元,笑呵呵问道:“这年头还有用火柴点烟的?稀罕物啊!”

李元一笑置之,“习惯了。”

是啊,

习惯了,那十年,李元折磨了自己整整十年,在那十年里,无数个日夜,李元都是用火柴点烟,李元都是静静的看着火柴燃烧到尽头,烧到手指,仿佛把他自己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扎啤比烤串来的要早得多,李元一个人静静的喝着扎啤,推了推脸上的无框眼镜,陷入了沉思。

首先,他之所以要找孙二狗来帮忙盯一下马小青,纯粹是因为他自己没时间,而且早年孙二狗也跟个街溜子一样,狐朋狗友一堆,游手好闲,对城中心熟悉,非常适合替李元干这种脏活。

其次,李元这样做,仿佛是对孙二狗【委以重任】,非常信任孙二狗的样子,自然也是为了稳住孙二狗。

毕竟,

孙二狗知道监控的事情,而且之前李元跟孙二狗推心置腹,如果李元突然不联系孙二狗了,那么,孙二狗或多或少的会察觉到这中间一定出了问题。

一旦孙二狗觉察到李元已经知道了他和孙媛媛的事情,万一他把视频的事情告诉了孙媛媛,那势必会对李元的报复计划造成严重影响,

这是李元所绝对不想看到的。

物尽其用,废物都可以再利用,又有谁规定了,李元不可以利用自己的仇人去完成自己的报复计划了?

大约过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样子,孙一弦突然出现在了李元面前。

是的,

李元之所以去而复返,并不是为了想事情,而是因为他约了孙一弦。

或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白天的时候,孙一弦穿着黑色铅笔裙,戴着黑框眼镜,简单干练,一看就是典型的职场人,

可到了夜晚,此时的孙一弦,穿了一身红色修身裙,黑框眼镜也摘了,估计是戴了隐形眼镜,化了精致的淡妆,烈焰红唇,野性十足,与漆黑的夜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再加上修身裙将她那本就妖娆的身段凸显的愈发玲珑有致,说句不客气的,孙一弦从白天的职场人,到了晚上直接摇身一变,变成了【夜店女王】!

毫无疑问,这种风格多变的女人,才是最受男人喜欢的,娶一个老婆就等于一下娶了俩,甚至好几个。

这也再次印证了李元的判断,孙一弦就是一个妥妥的女妖精。

“烤生蚝,烤韭菜,烤羊腰,还就着大蒜!”

孙一弦瞥了眼桌子的烧烤,撇了撇嘴,淡淡讥讽道:“好像都是男人补肾用的?李元,看来你不太行了啊!”

李元没有丝毫恼羞成怒的意思,反唇相讥道:“我行不行的,别人不知道,你肯定知道!也不知道之前在办公室的是谁在求饶,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不是?”

孙一弦恶狠狠的瞪着李元,咬牙切齿说道:“王八蛋!你给我等着!”

李元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明明想打我,却偏偏奈何不了我的小模样!”

孙一弦当场暴走。

她就不明白了,她这些年也算是心高气傲,怎么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在李元面前处处吃瘪?

“哈哈哈哈,不逗你了!”

李元笑眯眯说道:“吃夜宵不?随便点,我请客。”

孙一弦气呼呼说道:“不吃,减肥!你见过几个身材好的女人晚上吃这种高热量夜宵了?”

李元当时就乐了,“那敢情好,那你就别吃了,你看我吃!吃完去你家一起乐呵乐呵!”

孙一弦勃然大怒,扭头喊道:“老板,点菜!”

李元乐不可支。

孙一弦就跟耍性子故意报复李元一样,明明吃不下,但却还是点了一大堆烧烤。

酒足饭饱,

李元起身买单,然后揽着孙一弦,笑吟吟说道:“走吧,一起去你家看看。”

孙一弦沉默了下,“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回家?”

李元眉头一挑,“不方便?”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你家里还有其他男人?

孙一弦微微摇头,“那倒也不是,你既然确定要去我家,那就走吧。”

半个小时之后,

李元跟孙一弦来到了市里一个档次不低的高档小区。

上楼之后,

孙一弦打开房门,“请进吧。”

李元走进去打量了几眼,啧啧称奇道:“三室一厅,这地段的房子可不便宜,这样说的话,孙开泰对你还是蛮不错的嘛!”

孙一弦给李元找了双拖鞋,问:“喝茶还是饮料?”

李元直视着孙一弦,“都不喜欢,喝别的可以吗?”

孙一弦俏脸微红,瞬间明白了李元的弦外之音。

李元缓缓逼近孙一弦,

这时,主卧的房门被人推开,一个面色憔悴的中年妇女走出来看着李元,满脸惊喜说道:“年华,你,你终于来了,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

李元一脸懵逼。

妇人扭头望向孙一弦,责怪道:“你这孩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你爸沏茶?记住一定是红茶,你爸最喜欢喝武夷山红茶了。”

爸?

李元浑身僵硬。

“年华,”妇人痴痴地看着李元,柔声道:“快坐,我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

孙一弦替妇人理了理衣衫,温声道:“好嘞,妈,我这就去。”

旋即,

孙一弦走到李元面前,轻声道:“我爸老是不来,我妈思念成疾,郁郁寡欢,一开始是抑郁症,后面直接变成了精神分裂,看到任何男人都觉得是我爸来了,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报复孙开泰那个王八蛋了吗?他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