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战爷宠妻火辣辣无删减全文免费看,主角南杳陆战小说阅读

小说名:战爷宠妻火辣辣

主角名:南杳陆战

简介:南杳一出门,槿宝就火急火燎的叫上三个弟弟妹妹,“准备出发!”乔漪看着宝贝们各自回房,然后齐齐换了衣服出来,各自身上还背着一个小背包,忍不住脸色一变。“宝贝们,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槿宝对她露出温和的笑容,“妈咪要去寻姓岑的晦气,我们怕妈咪会吃亏,想过去看看。”乔漪被他们的护母心切感动得两眼泪汪汪。

战爷宠妻火辣辣全文第10章

“我知道你们很想帮妈咪,但是没有请柬是没法参加的。”

紧接着乔漪就看到槿宝从包里掏出几张金色的请柬,上面烫金的字眼亮瞎了她的眼。

乔漪忍不住询问:“槿宝,这请柬你是从哪弄来的?”

“干妈就别管了,我们现在出发,还能赶上拍卖会。”

南杳出现在拍卖会的宴客厅,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此次能有资格出席拍卖会的,都是各界名流,即便彼此之间不认识,可也听过对方的名号。

南杳单枪匹马前来,脸蛋美得惊人,身姿妙曼,且她穿的那套衣裙,不少名媛千金眼尖地认出那是世界顶级设计大师“南希”的定制作品。

世上仅此一件!

据说有不少名流千金愿意花费巨额购买这件裙子,可“南希”却说是非卖品。

这裙子一看就仙气飘飘,容貌不够惊艳的人还真的驾驭不住,一不小心就把顶级设计的衣裙穿成地摊货。

南杳相貌本来就生得不俗,这裙子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衣袂翩跹,恍若天上的瑶池仙子,令人见之忘俗。

站在二楼的陆战,目光随意地往下一瞥,就被鹤立鸡群的南杳给吸引了视线。

他长腿曲着,左手搭在栏杆上,右手掐着烟,深邃的眼睛半眯着,直勾勾地盯着南杳。

陆战的视线太过凛冽刺人,南杳想忽略都不行。

她抬头,视线朝陆战的位置看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撞。

像是一滴水落入了滚烫的油锅,溅起激烈的火花。

南杳朝他举起手里的高脚杯,抿嘴一笑。

这举动,很像是在挑衅。

陆战啧了一声,好想把她拽过来,狠狠打一顿屁股。

南杳早已做好了会和陆战重逢的准备,所以这会儿在这里看到他,并不觉得意外。

倒是陆战……

平静的心绪像是突然被巨石砸了进去,溅起激烈的水花,片刻又恢复了宁静。

他眼底涌动着别人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前两天才刚从臭小子的手机上看到她的照片,如今真人就出现在他面前。

他扯了扯衣领,莫名的燥意涌上心头。

南淮也看到了杳杳,悄咪咪地把自己藏身在柱子后面以免被发现。

杳杳来了,槿宝他们呢?

南杳容貌出色,身材高挑,她身上佩戴的顶配首饰,令不少贵夫人和千金眼红不已。

也有不少年轻公子想上前去搭讪。

陆战不耐烦地扯了扯衣领,沉着脸,一步一步走下楼。

淮宝则趁着陆战下楼,一溜烟跑了。

拍卖会开始前会,是名流贵族套近乎联络感情的时候,众人推杯换盏,言笑晏晏,气氛很是热络。

南槿趁着众人不注意,带着三个弟弟妹妹溜进了拍卖会现场,跑上二楼。

南槿推开门其中一个包厢的门,探头进去看了看,然后朝身后的弟妹招手。

四人溜了进去。

那包间门口挂着的木牌上,赫然写着“岑家”两字。

南淮一直在悄咪咪地留意槿宝们的行踪,见他们进了包间,想也没想也跟着进去。

正准备分工的槿宝看到闯进来的南淮,啊了一声。

另外三小只看到南淮,除了陆思弦,荧宝和墨宝直接呆住!

“你你你!”

“我什么?我是南淮啊!”

南淮指着陆思弦,“他冒充我,他叫陆思弦,我才是南淮。”

陆思弦抿着唇,没有反驳。

南槿、南荧和南墨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移动。

面前的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就只有衣服不同,但其中肯定有一个是假的!

南淮摆摆手,“先别说这个了,赶紧做事,不然岑家的人上来就麻烦了。槿宝,泻药你带了吗?”

槿宝从小背包里拿出一小包的泻药,南小爷一把夺过,然后一股脑儿地都倒进了旁边那个茶壶里。

槿宝在心里给岑家人点了根蜡。

他本来只打算倒半包的,淮宝竟然全倒进去,不把身体拉到虚脱都对不起这包药。

他相信淮宝所说的了,只有淮宝才能干得出这么惨绝人寰的事。

槿宝吩咐妹妹:“荧宝,你等下……”

荧宝怜怜点头。

今日能出席拍卖会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且今天拍卖的物品都不是俗物,当然也有不少人是奔着鱼神医的神药来的。

岑家就是其中之一。

南杳觉得无趣,正要朝自己的位置走去,岑湘仪、岑妍妍姐妹迎面走了过来。

南杳眼里划过一丝暗光。

岑妍妍冷着脸质问,“岑鱼,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这饭店的守卫也太失职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

南杳嘴角勾起冷漠的弧度,“我姓南,叫南杳,不叫岑鱼。”

岑妍妍冷哼,“改了姓名又如何?一样是没有父母的野种!不过你不是在陆家待过几年吗?怎么没有跟着姓陆?怕是陆家人也不喜欢你这个野种吧。”

岑湘仪轻声呵斥妹妹,“妍妍,不许胡说。”

看似呵斥,其实更像是在宠溺的纵容。

南杳手里的酒朝岑妍妍的脸面泼了过去。

她尾指勾着高脚杯,嘴角微翘,“抱歉,手滑。”

岑妍妍一身雪白的裙子毁了,那一大滩的红色污渍,看上去格外的刺眼。

“岑鱼,你找死!”

岑妍妍抬起手就下意识地要往南杳的脸刮过去。

趴在二楼包厢的陆思弦绷着脸,“她们欺负妈咪!”

槿宝等四小只围了过来。

墨宝冷着脸,目光愤怒地瞪着岑妍妍。

荧宝说道:“妈咪不会吃亏的。”

她是锦鲤体质,除了陆思弦不知道,其余三小只都相信她说的话。

陆思弦声音冷冰冰的,“她要是敢打妈咪,我让爹地砍了她的手!”

南淮:小子,你比我还凶残!

1 2 3 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