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帝女无疆无删减全文免费看,主角顾兰舟段珩羽小说章节阅读

小说名:帝女无疆

主角名:顾兰舟段珩羽

简介:”玉佩?”略微思索了一下,才想起来,穿越而来那天,卫贵君与段贵君因一盆美人樱,大打出手,后来卫贵君说,段贵君将他的琉璃玉佩砸了。当时他叫古公公将琉璃玉佩拿去修补了。就一块玉佩,以古公公的能力难道还没修好。想着,便问了出来,”怎么,玉佩难道还没修好?”

帝女无疆全文第56章

弓着身子,讨好的看着顾兰舟,”陛下,您不知道,卫贵君那块琉璃玉佩乃上古玄玉,流传不知多少年,水火不融,想要修复它,会比较费事点。”

“水火不融?既然水火不融,为何一摔就碎?”

“这……陛下可能有所不知,这琉璃玉佩什么都好,就是易摔,一旦摔碎了,想要复原,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那块琉璃玉佩还在你手上吗?”

“在的,在的,在老奴这里。”赶忙从怀里将玉佩递给了顾兰舟。

只刚一碰到这块琉璃玉佩,顾兰舟便感觉有一股温润的触感,还有一股暖流,自掌心往身上蔓延。

这股暖流,温温和和,没有一丝杀伤力,窜入身体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它在调皮的嬉戏。

身上一阵神清气爽,精力倍增,那些浊气,皆被冲蚀而去。

再看向这块玉佩,晶莹剔透,毫无瑕疵,仔细一看,玉佩里面,甚至还有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只是这凤凰,与一般所见的金凤凰或火凤凰不同,这只凤凰是从未见过的青色,可惜裂为二半了。

青色……

脑海里想起卫青阳那一袭青衫,如青松劲竹般的身姿。

这个凤凰琉璃玉佩跟他倒是挺相佩的。

古公公瞧着顾兰舟爱不释手的表情,连忙讨好的解释。

“陛下,这琉璃玉佩,传说乃是我朝南陵大陆开朝皇帝的定情之物。”

偷偷抬起一只眼睛,见顾兰舟没有不耐,才接着道。

“最早之前,这片土地分为无数国家,这些国家的人各自佣兵为王,穷兵黩武,连年战火,百姓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于是,在乱世中,出现了一位奇女子,这位女子,谁也无法查到她的身份,仿佛凭空出世,可她就像个神话般,凭着自己的智谋,短短十年时间,平定了无数诸候国,统一整个天下,并将这片大陆命名为南陵大陆。”

“这块琉璃玉佩,就是那位女帝留下的,据说,还是那位传奇女帝的定情之物。”

“这块玉佩它能吸收天地灵气,纳为已有,如果是习武之人佩戴,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提升内力,而如果是平常人戴的话,则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顾兰舟咂舌,想不到这玉佩,还有这功用,不由得再仔细端看,这一看,不禁心里一惊,这,这,这只青凤凰,好像在动,不规率的蠕动……

再仔细一看,青凤凰又静悄悄的躺在那里,展翅欲飞。跟原先没有什么其它特别。

难道,她自己眼花了,应该不可能啊。

翻来覆去,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不由得蹙眉。

“陛下,如果您喜欢这块琉璃玉佩,不妨直接收下,卫贵君都是您的人了,这块玉佩自然也是您的。”

抬头看着笑得一脸无耻的古公公,不由得撇撇嘴,她还没有那个夺人所爱的癖好。

“不过,陛下,这个玉佩有一点不好。”古公公蹙眉,有些左右左右摇摆不定,为难的开口。

“哦,哪里不好?”

“这块玉佩,据说是个不详之玉。”

抬眸看看古公公,再看看手上裂为二断的玉佩,沉声道,”说。”

“传说,这块玉佩被下了诅咒,凡是握有这块玉佩的人,永世都得不到真爱,一生凄凉无助。而下这诅咒的人,却是女帝最深爱的男人。”

“这个男的出现跟女帝一般的蹊跷,仿佛从天而降,无迹可寻,二人最早时相濡以沫,形影不离,恩爱非常。后面不知发生何事,两人势同水火,相约云天涯决战。”

“那一战,没人知道发生了何事,只知道那场大战持续了七天七夜。等到人们见到女帝的时候,女帝踉跄走出,脸色苍白,身上布满血迹,不止如此,连她的发头也在那一场决战中丝丝如雪,一战白头。而女帝深爱的那名男子,却再也不见踪影。”

“女帝得到天下,将天下稳定后,就退位让人,带着琉璃玉佩,孤单远泊,从此再也没人见过她。”

居然还有这事,那这位开国女帝,也是个悲哀人物,得到了天下,却得不到自己钟爱的男人。最后,只能独自浪迹天涯,孤寂终老。

叹了一口气,轻轻摩擦着手上的玉佩。

“你说,找到人修复这块玉佩,那还不赶紧把玉佩拿给他修。”

古公公忸怩为难,”陛下,如果他肯帮忙修补玉佩,老奴无论如何,也会求他将琉璃玉佩修好,可这个人是个怪人,他号称天下第一圣手,什么都可以修复如初,却要物主亲自去,并且,达到他所要求的,才肯帮忙。不然,哪怕是要了他的命,他也不会帮你的。”

凡是有才能的人,都有一身的怪癖,这倒能理解,只是,要卫青阳亲自去,这岂不是还要再出宫一次了?

“陛下,那您看……”看着一脸思索的顾兰舟,古公公有些捉摸不透她的想法,不禁小心翼翼的问。

“带朕去卫贵君的寝宫,朕要去看看他。”她是时候该好好了解一下她的三位贵君了,总不能再出现上官浩的事情。

“是……”想见卫贵君下一道旨不就可以了,为何还要劳动大驾,亲自到竹雅轩。

虽然这样想,但也不敢多做耽搁,连忙在前引路。

从人来人往,金碧辉煌的皇宫大道,一直到渺无人烟的幽深曲径,顾兰舟不禁蹙眉。

越走越安静,这个卫青阳不会也跟上官浩一样被打入冷宫的吧。

还不等她想完,前方隐隐传来缕缕琴声,那琴声时而舒缓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呢喃细语,引导着人心底的共鸣。

顾兰舟不禁被这修扬的琴声吸引,顺着琴声而走。

不知走了多久,琴声渐渐清晰,入目,竹林里,一袭青衫男子,席地盘腿而坐,一架古琴平放双腿,那盈盈指尖,一弦一弦优雅的拨弄着。

从顾兰舟这个角度,看不到男子的正脸,只能看到他那笔直的身姿。

悠扬的琴声,自他指尖缓缓流淌,一琴一弦,扣人心扉。

琴声如诉如泣,低低呢喃,仿佛在诉说着他过往。

琴声里,还有……还有一抹无可奈何……

这琴声,她似乎在哪里听过,好像是回宫那天晚上,在御花园让她失神落泪的琴声。

虽然不是同一首曲子,但这弹琴之人,必然是同一人。

看见拨琴的青衫男子,感觉他就是琴,因为他如今就是与琴合为一身,将自己的情感融入琴声中,倾泄而出。

突然,男子不经意一侧。

这一侧,刚好让顾兰舟看到他的侧脸。

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仍然让她的心重重一拍,一道惊艳闪过。

却见,那人垂眸唇角微勾,温润如水,同琴声一般。

微风拂过竹林,拂过他额角的碎发,而丝丝飘起。那唯美的画面,让她的心再次重重一拍。

而他那挑不出一丝瑕疵的面容,甚至让顾兰舟找不到该用何词去表达。

只觉得这人,美得不似凡俗之人。

走近不忍打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这青衫男子席地抚琴。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