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是以凤白泠独孤鹜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铺天盖地的血红色,染红了她的眼。凤白泠揪住床褥的十指骤然松开,无力地垂下,稳婆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吓得腿脚直哆嗦。“殿下,失血过多,没气了,得快些请太医。”“一个与人苟合的娼妇,也配请太医?”男人低沉…

小说《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免费试读第49章

铺天盖地的血红色,染红了她的眼。

凤白泠揪住床褥的十指骤然松开,无力地垂下,稳婆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吓得腿脚直哆嗦。

“殿下,失血过多,没气了,得快些请太医。”

“一个与人苟合的娼妇,也配请太医?”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房中回荡着,空气里浮动着血腥的气味。

男人颀长的身影站在那,他披了件银狐大氅,上面沾了星星点点的红,厚重的狐毛遮住了他的脸,只能看到一双沾了雪的筒靴,上面是精致的祥云纹。

他的手中提着一把剑,剑上鲜血还在流淌。

“都出去领赏吧。”

小厮让一干仆从和稳婆鱼贯而出。

“那野种呢?”

男人低声问道。

“按照殿下的吩咐,已经送走了。”

小厮恭敬道。

一句句话都犹如刀锥,深深扎在了凤白泠心头。

临盆前夕,东方离命人送来了燕翅羹,凤白泠那女人蠢笨不堪,高兴着吃完后便不省人事,之后发生的一切,她都不知道。

榻上的凤白泠,女人面上布满丑陋的红疙瘩,身材臃肿,腹下血流不止,浑身狼藉,一如她在楚都的名声。

那人取出一方帕子,擦干了剑上的血,将帕子在烛火上点燃。

“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

帕子落在地上,化为了灰烬,男人消失在风雪中,就好像他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夜冰冷而又黑暗。

凤白泠一身冷汗,从榻上惊坐起。

那不是一般的梦,只觉得心疼得厉害。

被送走的孩子,是她那素未谋面的儿子。

不知是否是因为最近频繁使用第七识的缘故,凤白泠梦到了临盆那一晚。

那一晚之后,夏竹告诉她,她产后血崩,九死一生才捡回了一条命。

她醒来已经是两天后,身旁只有一个小鲤。

稳婆还有别庄的其他人,都神秘地失踪了,如今想来,那些人都已经被灭口了。

她还满心欢喜,自己和东方离有了一个女儿,当时的她是有多蠢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么珍贵的宝贝。

“那人一定是东方离,他知道孩子被送到哪里了。”

凤白泠眼底的冰冷,几欲凝结成寒霜,他的人带走了孩子。

外头一阵喧哗,嘈杂的脚步声传来。

“东厢闹鬼了,老夫人被吓得厥过去了,老爷他们都赶过去了。”

春柳轻轻叩门,提醒凤白泠。

凤白泠给凤小鲤拉好被褥,小家伙睡得正香,她睡觉也是个不安分的,白胖胖的小肚子都露出来了。

也不知梦到什么好吃的,睡梦中小嘴龇开,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春柳,你看着小鲤,我去东厢看看祖母。”

作为孙女,这个时候,也要表示下关怀。

东方莲华也起了身,由桂嬷嬷陪着,母女俩向东厢走去。

东厢是东方莲华原本的住处,是公主府最大的厢房,自带了最大的院子不说,内里的摆设和装饰都是当年宫里御造工匠的手艺。

赶到时,东厢灯火通明。

大房和二房的人都来了,凤展连兄弟俩都面色难看。

床上,老夫人直挺挺躺着,人中也掐过了,叫也叫过了,怎么也醒不过来。

连腿折了的凤香雪都被人搀来了,凤白泠母女俩来时,薛姨娘正喊人去叫杨大夫。

“杨大夫瞎了眼,来府里不方便。这黑灯瞎火的,去哪里找大夫?”

凤展天摆摆手。

“让我看看,我在别庄时,见过人厥过去,大夫急救的手法我记得。”

凤白泠故作关心,踱上前去。

“你懂什么,边上站着去。”

凤展连没好气道。

他已经从薛姨娘那知道凤白泠今日的行为,开口讨要田赋,这对母女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让阿泠试试,我的病,就是她给我治好的。”

东方莲华淡淡开了口,她平日在府里,是个不说话的,这一次开了口,那语气却透着不容置喙,多了几分皇家的威严。

凤展连一时半会儿的,竟忘了拒绝。

凤白泠走到老夫人身旁,用身子遮挡了他人的视线,飞快在急救箱里找到速效救心丸压在老夫人的舌根下。

她又抽走了老夫人的枕头,解开她脖颈上的扣子,过了片刻,老夫人缓过一口气,醒了。

薛姨娘在旁看着,眼眸闪了闪。

“娘,你可吓坏我们。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厥过去了。”

凤展天挤开凤白泠,嘘寒问暖起来。

“白影子,在房梁上飘来飘去,有鬼!”

老夫人虽然醒了,可披头散发,一张老脸上满是惊恐。

“娘,你不会是眼花了,东厢房好好的,住了那么多年,怎么会突然闹鬼?”

薛姨娘直摇头。

“你就是嫌我年纪大了!都怪你,下午阿泠孝顺说东厢房漏水让我换到西厢房,我本想答应,可你就是不答应。你见不得我过得好,恨不得我这把老骨头被鬼折腾死了。”

老夫人眼窝深陷,气得额头青筋都爆出来了,拿起鸠头杖就往薛姨娘身上敲。

她是个乡下人,对鬼神一说迷信得很。

薛姨娘被老夫人敲了两杖,眼就红起来了。

老夫人以往可都是被她哄得团团转,可昨夜开始,老夫人就嚷嚷着睡不好吃不香,今晚更见了鬼,脾气正躁着,谁不让她搬出东厢,她就跟谁急。

“娘,别气坏了身子。不就是换房嘛,府里随便你挑。我明个就让莲华把西厢腾出来。”

凤展连怪薛姨娘今晚怎么这么不懂事,事情说来也透着古怪,老夫人是下过地干粗活的,身体一向好,可这两天浑身不舒畅。

凤展连想起了“死”在柴房的那个丫鬟夏竹,可别是夏竹阴魂不散来缠着老夫人了。

换房的事,被老夫人这么一闹,就算是定了。

薛姨娘离开东厢时,脸绷得紧紧的。

凤白泠却是脚步都轻盈了,急救箱里的那一瓶兴奋剂可真是帮了大忙,吃了加料点心的老夫人如果再不答应,自己准保她夜夜失眠,日日暴躁。

只是……她回头看了眼东厢,漏水是她让春柳干的,可闹鬼又是怎么一回事?

1 2 3 4 5
继续阅读